摘要:我国的考古学家在北京、江西、湖南、河北等地的一些墓葬和窖藏中出土了元代青花瓷。然而,这些出土器却并非

我国的考古学家在北京、江西、湖南、河北等地的一些墓葬和窖藏中出土了元代青花瓷。然而,这些出土器却并非是元青花的主流,最为典型的元青花瓷仍然是以中东一带传世器为主,这些元青花瓷很多是中国专为外销而烧制的出口瓷,现存的元青花瓷中以土耳其和伊朗为最多,而且器型独特,多为大器。

    在发现的元青花器中,至正型的瓷器都带有几个特点:一是施青白釉,而非至正后期的透明釉;二是青花呈色灰暗,没有后期的深蓝色调;三是纹饰较简单。所谓“至正型”青花瓷器名称来源主要根据英国大维得基金会所藏的一对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此瓶身绘有缠枝菊、蕉叶纹、飞凤、缠枝莲、海水云龙、波涛、缠枝牡丹及杂宝莲瓣纹等八层图案。其首先由中国传出,后被美国的波普博士发现并认定为至正型元青花的标准器。之后将景德镇14世纪生产的符合此标准的青花瓷,统称为“至正型”青花瓷。






  
  如何区分元代早、中、晚期的青花瓷器呢?首先从国内外几个墓葬出土的遗物去探讨。例如在河北定与县窖藏出土的元青花梅花纹高足碗碗内纹梅花弯月纹,这种纹饰在南宋吉州窑碗内有同样的花纹。这种青花弯月纹高足碗的胎体,形制和纹饰而言,都早过至正型的青花器。在1978年杭州出土的三件元代观音像,都是在青白釉下用青花描绘的眼、眉、发及身上的服饰。据考证,这三件青花观音像的年代应在大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前。在1979年江西景德镇一带发现了四件成组的青花釉红瓷器,这其中还包括俑两件,塔四灵盖罐一件及阁楼式谷仓一件。后两件均带有“元戊寅年”款,可断定为公元1338年所烧制的瓷器。这些早于至正型的瓷器都带有各个特点;一是为青白釉,而非如至正型的“青花透明釉”。



    外罩的不同釉层,是区别至正前期青花的特点,不能出现后者之青花透明釉;二是青花呈色灰暗,不如至正型青花发色,深蓝而靓丽;三是早期的青花纹饰简单。那时的青花瓷还没被国人认可和取代流行多年的单色釉器。在至正朝之后,青花器已被国人和世界认同,其制烧水平已达成熟的高峰,在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青花瓷器,已誉满全球。在元代之时已有大量青花瓷远销阿拉伯国家。一些器型都是国外的定烧器,精美、秀丽、端庄、罕有,在内地及中国台湾地区等各大博物馆都没有见到。


  下面从青花瓷的胎体重量来分析年代。青花瓷瓷胎是从宋代青白瓷中发展而来的。为了使瓷胎在烧造较大器时不变形,当时的窑工、瓷匠创造了“二元配方”,就是瓷石加高岭土,这样瓷胎中的氧化铝的含量明显增加。元瓷胎色及质的特点是:“胎体较白,有粗糙和不吸水的特点”,经高温时,器大而不变形。但也有胎质较细密的器物。


    从元青花瓷所用的钴料方面研究,可发现当时所有的钴料有国产和进口两种。国产青主要来自云南、浙江、江西等地。国产钴料含锰量高,含铁量低。进口青料其铁、锰含量与国产青料刚刚相反,即含铁量特高,含锰量很低。在放大镜下细察,其表面发色浓艳,釉面有黑褐色铁锈斑,铁锈斑点深入胎骨。这种青花发色泛微青,光润透明而非常精美。
 
  元代青花器的造型非常丰富,其品类有各种造型的罐、玉壶春瓶、香炉、象耳瓶等各种式样;碗有敛口和敞口,前者口沿内敛,这种造型仅见于元代青花碗。当时元代烧造的盘,多有折沿、菱花和圆口两种,体积颇大,气势雄浑,看来很适合波斯人席地而、“大把抓食”的习俗。


     在器型之后再谈元青花瓷的各类纹饰。元青花共分两类:主要纹饰和辅助纹饰。主要纹饰多在瓶、罐腹部和盘心等部位。余下的部位则绘上其他纹饰。我们常见的纹饰有动物,如龙、凤、鸳鸯、狮子、海马、昆虫等。植物纹饰包括牡丹、莲花、菊花、山茶、灵芝、芭蕉等。其他还有八宝纹、回纹、卷草纹、莲瓣纹、波涛纹,而且一器之中分多层纹饰。在此时人物故事纹才出现,如“三顾茅芦” “萧何月下追韩信” “昭君出塞” “唐太宗故事”等纹饰,为明代纹饰奠定了扎实基础。
元青花瓷的装饰最突出的特点是画面非常复杂,纹饰之间层层相接,填满整件瓷器的画面,但之间主次分明,给人以华丽、浑厚的感觉。这是元代青花器的装饰特点。那时候又创新了青花釉里红以及单烧釉里红一色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