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去年各大拍卖行的瓷杂类拍卖专场上,都透露着这样一个信息:颜色釉等以往不被投资者重视的瓷器品种,正逐渐

去年各大拍卖行的瓷杂类拍卖专场上,都透露着这样一个信息:颜色釉等以往不被投资者重视的瓷器品种,正逐渐成为投资理财的新热点。

  颜色釉天然去雕饰


  颜色釉瓷和青花瓷、彩瓷,是元、明、清三代景德镇制瓷业的三大主流产品,其中尤以颜色釉瓷器深受宫廷的厚爱,许多品种甚至为皇家所垄断。


  我国古代工匠在烧制瓷器前,在釉中掺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在不同的温度和焰性中,釉便会呈现出不同的色泽,这就形成了各种色彩缤纷的颜色釉。


  与青花瓷和彩瓷相比,颜色釉瓷更少人工匠意而富天然韵致。因为颜色釉瓷的欣赏价值就在于其釉质纯净典雅,“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诗句就可以用来形容颜色釉瓷的独特魅力,让人更为领悟中国艺术含蓄和高雅的一面。颜色釉瓷器多为单色釉。但是并非因此而色彩单调,红的热烈、黄的华贵、蓝的幽静、黑的神秘……给人以种种美的享受。颜色釉在我国的瓷器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被誉为彩瓷之母,也被认为是陶瓷收藏的更高境界。


  红釉瓷最惹人喜爱


  在众多丰富多彩的颜色釉瓷中,相对而言,红釉瓷器最让人喜欢。因为其烧成难度大,技术要求高。有时朝廷为了烧制几件红釉瓷,往往不惜成本加以烧制,民间也有“要想穷,烧郎红”的说法。因其数量稀少,而价值也就更高。


  明代永乐时期,出现了胎质精细、施釉匀净、红色鲜亮的红釉瓷,后人称之为“宝石红”,是当时颜色釉瓷器中最名贵的品种。清康熙晚期,江西巡抚郎廷极在督理景德镇御窑厂期间,仿古创新、建树颇多,风格各异的新品种相继出现,如郎窑红、豇豆红、祭红等红釉瓷独步一时,为世人所珍爱。


  不知不觉显峥嵘


  近年来,单色釉瓷器在拍卖市场上非常活跃。例如去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会上,一只曾由英国铁路退休基金会收藏的明宣德孔雀蓝釉盘,以1238.24万港元成交,刷新了单色釉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而广州艺拍的2004年春拍,清雍正的年红碗、清康熙的祭蓝釉罐等单色釉瓷也成为广大藏家激烈竞投的对象。如今,伦敦佳士得的拍卖会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且品类最齐全的单色釉瓷器拍卖会。前牛津大学教授E·T·Hall收藏的287件(组)明清时期的单色釉瓷器,成交249件,成交率近87%,成交金额为240多万英镑。


  据了解,本月7、8日在广州艺术品(公物)拍卖公司举办的迎春拍卖会上,众多颜色釉精品瓷将纷纷亮相,相信会引起不同类型买家的关注。其中一对清道光年间的官窑粉清釉日月盖罐最引人注目。业内人士认为,该品种即使是宫中传世品也不多见,极具投资价值。另外一件清乾隆的仿汝窑贯耳瓶也弥足珍贵,在乾隆朝同类仿汝窑作品中,属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