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收藏本是祖父之爱好。在我们陈氏一脉,收藏是他老人家首开先河。祖父1883年出生,海南琼山人,1914

收藏本是祖父之爱好。在我们陈氏一脉,收藏是他老人家首开先河。祖父1883年出生,海南琼山人,1914年留学日本东京牙科医学院,1917年回海口市中山路开办海南第一家牙医馆———陈正记牙医馆。海口老一辈有名望之牙医如蒙家泰、邱礼谦等均是祖父的弟子。

  由于牙医不能拯救社会,祖父便将陈正记牙医馆交由广州西南调剂学院毕业并当多年药剂师的三儿子———我的父亲陈永泉料理。而后,祖父全心致力于风水和古文化研究,手持罗盘,周游祖国大江南北,广交名流,收集字画文物,练得一手好书法,留下大批医著、书画、古瓷器等,成为名副其实的古董收藏家。


  祖父收集具有极高观赏价值的古董文物数百件,“文革”时损失了一大部分,所幸父亲明智地将文物转移,临终时交由我保管,才使文物得以部分保存。几十年来即便在最贫困潦倒的时候,我也没有将这些文物出卖,而是与之朝夕相伴,受其耳濡目染,并开始喜欢上收藏古陶瓷器。


  由于学识所限,我对陶瓷的认识,不及冰山一角。所幸弟弟在大学里学的是陶瓷专业,毕业后先在国家建材研究院陶瓷研究所工作,后在陶瓷厂当 13年副厂长、厂长,再任海南省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所所长、陶瓷专业高级工程师,是海南省较早的陶瓷专家之一,对我的收藏多有助益。我们兄弟俩于是合力继承祖父之遗志,常往返于国中长江中下游地区,收藏各类古陶瓷制品。十几年下来,居然小有规模,摆弄的林林总总,有分门别类的器物数百上千件。在对这些藏瓷的认识研究中,总感到旧的问题没有弄明白,新的问题又接踵而至,事理相错,扑朔迷离,让人兴趣盎然,乐此不疲。小结起来,便是一部分搞清楚了,一部分悬着,一部分还正在认识研究。囿于经验和学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对古人留下来的一个门类的东西尽量地保存保留,努力去尽一个传承者责任。我想,玩古陶瓷的主要意思大概在此。


  进入收藏圈后,我惊奇地发现在各个门类中都有一些孜孜不倦的同道,在许多方面他们的进取精神、痴迷程度都远远地超于我们。有些同仁钻研探究,成绩斐然,成了某个门类民间的专家。和他们交往多了,才真正地感受到我国历史的悠久,祖先留给我们物质上的精神上的财富是多么丰富多彩、博大精深,也庆幸自己有机会参与到这个认识、传承的过程中来。过去那些奔波、寻觅、路途崎岖、汗流浃背的时光,只是每一个收藏爱好者所经历艰辛历程的一部分,而小有收获的欣喜和空手而归的沮丧,则又是另一部分人生体验。当你在收藏研究中解读了古代的历史文化信息,寻找到一种历史的归属感时,那洋溢于心中的愉快是难以言表的。这才是我热衷于收藏古陶瓷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