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制瓷跨越千年,但集原料、工艺、技法、烧造俱精之朝代,非清乾隆莫属,它是中国制瓷的巅峰时代。

中国制瓷跨越千年,但集原料、工艺、技法、烧造俱精之朝代,非清乾隆莫属,它是中国制瓷的巅峰时代。

    雍正四年至十三年间,由于匠师们的努力,许多原先很难控制和近乎失传的烧瓷技术,已经逐步恢复起来,并且由于皇帝的直接任命,不少新颖器物不断开发成功。同时在乾隆元年至二十年间有唐英等卓越的督窑官和大批管理人士的精心指导,使得乾隆早期官窑瓷器的烧造与雍正朝官窑的烧造水平几乎不相上下,如果不书款,很难区分前后。这里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乾隆皇帝对艺术品疯狂痴迷,无论是皇家府库里的历代名窑,还是景德镇新造瓷器,他都有着浓厚的玩赏兴趣,从而使得瓷器烧造达到前所未有的新局面。


    在去年上海嘉泰秋拍会上,有一件“清乾隆青花釉里红粉彩云龙纹抱月瓶”,体态丰盈稳健,瓷坯洁白细腻。采用唐英首创的高岭土高配比的瓷土配方,加上工艺繁复的夯制,从而使得瓷器器物庞大而未有变形塌陷的优点。扁瓶通体施透明白釉,纯净娇嫩,明亮透澈。瓶口沿以青花绘海水纹,瓶身以粉彩绘祥云纹,交叠悬停,气韵生动,云朵填彩细腻饱满,晕染匀称,达到了中国书画中的“墨分五色”的最高境界。值得注意的是,整件大瓶造型敦实厚重,却在瓶肩、瓶腹交界处贴塑双绶带耳,展现出苍穹秀美的一面,可谓粗秀相合、动静相宜的完美典范。瓶身青花海水和蛟龙的绘画与粉嫩娇艳的粉彩绘画相结合,不但工艺繁复,烧造也更为困难。“不惜工本”可谓乾隆制瓷的宗旨,在这件瓷器上充分展现,无愧“历代美瓷推乾窑”的美誉!就当今而言,售价昂贵至极的古董名瓷中,乾隆官窑瓷器依然占有很大的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