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读了高阿申先生的《说说元青花》(2007年8月27日《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周刊》)一文,觉得其中有些

读了高阿申先生的《说说元青花》(2007年8月27日《中国文物报·收藏鉴赏周刊》)一文,觉得其中有些观点虽然新颖,但经不起推敲:我想瓷器既不是“毒品”、更不是“妖魔”,它只不过是用来吃饭、喝水、贮物的器皿而已,用得着朱元璋兴师动众地来“清剿”吗!何况作为开国之君的朱元璋,连国家大事都忙不过来,哪里会去考虑对他的政权无任何危害的“元青花”?而且,朱元璋是一个讲求节俭治国的君主,连看到小太监穿着新鞋在雨水中行走都要叫来训斥一顿,难道对好好的“元青花”不让利用,非要砸掉了才痛快?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吧!而高先生为了让他的论点成立,还推想了七点理由,这七点无史记载和根据的理由能说服人吗?现逐条来谈谈我的看法,以就教于高先生。

  一、所谓“自明朝建立以后,元青花只存在于地下,要么存在于天高皇帝远的国外”。我认为这主要是由当时的国家局势所造成的。元朝是一个热衷于征服的朝代,这就要有经济实力作支撑,而筹资最可行的办法就是大量出口瓷器等手工业产品。而且烧制瓷器既方便、成本又低(用不花钱的御土、官柴和轮班匠);还受到外国人的欢迎,这是元青花大量出现在国外的原因。至于“存在于地下”是因为元末时局动乱、人人自危,一些富户和私人窑主为了逃避战乱,将带不走的元青花大器暂时窑藏起来,以备日后变现维持生计,因而出现“中华大地(地面)上几乎不见传世品(元青花)”,并非朱元璋的恶作剧。其实传世品还是有的,那只著名的元民张文进定烧的青花云龙纹象耳大瓶,不是在20世纪曾出现在国内古玩市场上吗?可惜当时无人认识而流落他国,成为至正型元青花的标准器。


  二、至于为什么“皇宫内承传有序的汉唐至宋元的各式名瓷中,唯独没有了元代青花”?我想,现在价值连城的元青花当时并不为游牧民族出身的君主看好,可能他们认为使用元青花不够档次、笨重又易碎,不符合天子身份,哪里有金器、银器轻巧漂亮气派!因此,在元宫内根本就不去用它,明清皇宫也就没有元青花的承传之物了。


  三、上面已经说过,由于当时元青花不是出口就是窖藏,可能连《格古要论》的作者都没有看到过“色泽靛蓝艳丽的元青花”。他所看到的是洪武初期民窑所烧制的那种有窑裂,缩釉,青花发色晦暗、装饰纹样简率的青花器,因此说了“青花及五色花者俗甚”的大实话,并不是因为害怕朱元璋而做了违心事,故意把好东西说成“俗甚”的吧。


  四、所谓“纹饰是瓷器上的语言”,而“洪武朝官窑器故意要同前朝花纹(元代)较劲”,这好像是朱元璋的旨意,是高先生的猜想。不妨我也来大胆猜想一下,是陶工从异族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内心表露,他们采用在纹饰上“你实我虚,你上我则下”的方式表达进入新社会(明朝)的愉悦心情。我们在史书上可以看到朱元璋的勤政和凶残,也可以看到他的节俭和三宫六院,更可以看到他制造的“文字狱”和妄诛功臣,但就是不见记载“野蛮摧残”元青花的事?我想如果当年真有此事,即使正史不载,野史也会透露。难道“摧残”元青花比制造“文字狱”、残杀功臣还要恶劣?更见不得人?


  五、所谓“(明)立国之初,利用百姓对前朝种族歧视之不满,掀起一场由其操纵,以肃清蒙元文化为名,包括蒙元文化载体元青花在内的大围剿,也就在所难免”。但查阅史书,明立国之初并没有发生过“肃清蒙元文化的大围剿”之事。其中所说的“蒙元文化载体之青花”,无非是说其上的纹饰,据我所见,元青花瓷上所绘的纹饰根本没有歌颂元朝统治者的内容,而有的是汉传统的花卉、鱼草、瑞兽、云龙及戏曲故事等,这与朱元璋的恢复汉制相合,有必要去“肃清”它吗?


  六、朱元璋之所以在洪武二年急着去设置陶厂(建文四年才改称御器厂),那是立国之初大量需要瓷器用于祭祈、馈赠来华使团及宫廷的日常生活用瓷,并不是“主要目的就为封杀元青花”。元青花是“死物”,难道它会与人竞争,非要烧制洪武瓷来“封杀”?


  七、把“元青花”与“胡惟庸案件”联系起来没有道理。胡惟庸因“通蒙古”等被诛,难道“元青花”会“通蒙古”?如果说留着“元青花”会使人思元,那么元朝留下来的东西多着呢,岂不都得消灭掉。


  行文至此,我们意见已经说完。我认为在“不见史载”的情况下,想像和推理是可以的,但要合情合理,经得起推敲,如有旁证那就更好了。


  然而事实说明,朱元璋起义时虽然打着“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的旗号,但他实现了消灭蒙元取得政权之后,不可能立即把一切都改变过来,这有一个延续和利用的过程。例如:明朝立国之初,中央机构仍沿袭元制,设立中书省,综理政务;对工匠的管理也沿用元朝的匠户制度等等。


  1973年11月,在安徽省蚌埠市(原属凤阳)龙子湖东岸曹山南麓的一座被盗的明朝开国元勋汤和墓中,发现一件未被盗走的精美的元青花双兽面耳大盖罐,可以否定所谓朱元璋曾发动过“清剿”元青花的事情。如果当年真有此事,作为朱元璋的大臣汤和,怎敢私藏元青花并用它陪葬?我想,“大胆假设”,是否应该“小心求证”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