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今陶瓷艺术品市场存在这样的误区,即谈仿色变,评仿嗤鼻,见仿生怒。其实这些并非明智之举,对待仿古瓷还

当今陶瓷艺术品市场存在这样的误区,即谈仿色变,评仿嗤鼻,见仿生怒。其实这些并非明智之举,对待仿古瓷还是要辩证地看,那些以仿充真,牟取暴利者,当然不足取,但是一些明确标明为仿古瓷品,而且由高手制作,瓷胎晶莹,工艺精美,造型雍容华贵,色彩典雅秀美,则应另眼相看了。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类仿古瓷品越来越显示出其自身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仿古瓷品历代都有,而且延续数百年,至今已成为博物馆珍藏的艺术品。日本箱根美术馆收藏一件官窑瓶,见于《世界陶瓷全集》宋代卷,实为明代景德镇民窑仿官窑器物。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原典藏名称为官窑的两件器物:一件为粉青三层方壶,定为宋代官窑。但从传世官窑器物及窑址发掘情况来看,此件当为明清时期仿品。另一件器物为月白釉贯耳瓶,也定为宋官窑,但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宋代贯耳瓶比较,尽管尽力模仿宋代官窑“紫口铁足”及釉质片纹,但从足部修坯规整等特征来看,应是清仿品。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


    清代历朝仿官窑作品很多,以雍正仿官窑水平较高,所仿器物釉质凝厚滋润,有粉青、灰青等色,釉面有片纹,胎也仿官窑黑胎,模仿“紫口铁足”特征,仿品一般书“大清雍正年制”青花篆书款。乾隆仿官窑早期仿品与雍正相同,晚期质量较差。道光仿官窑造型较笨重,釉质疏松,无质密感。咸丰、同治、光绪仿官窑器物无论造型还是釉质,都比清前期仿官窑器物逊色。


    民国时期,景德镇出现了以“珠山八友”为代表的新粉彩鼎盛时期,同时也出现了一批仿古粉彩绘瓷名家,其中以胡颜标所仿乾隆珐琅彩最为传神。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民国精品瓷器行情看涨,在北京荣宝某次秋季拍卖会上,一件民国粉彩人物牧童骑牛图花瓶,估价8万至9万元,最后以9.68万元成交。民国精品瓷器之所以被看好,一则因为无论从烧造技术上,还是绘画技法上,都不亚于清晚的官窑瓷器;二则民国精品瓷器大多仿清三代官窑瓷器,流至海外的不少,世界上不少博物馆都把这些民国仿品看作清三代的官窑器物,从而抬高了民国仿官窑瓷档次;三则民国仿品距今近百年,有不少仿品完全可以和清三代官窑瓷媲美。


    新中国成立后,民国时期的景德镇绘瓷名家大部分被集中在陶瓷美术合作社工作,王锡良、张松茂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当年都在合作社工作。1958年9月在合作社的基础上建立了景德镇艺术瓷厂。这些绘瓷名家和老艺人,在传承清雍正官窑粉彩瓷制作工艺的基础上,借鉴铜珐琅彩、料器配彩和金漆工艺品镀金技术,使粉彩装饰技艺日臻完美,制作的仿古粉彩瓷,可与官窑瓷媲美。尤其是艺术瓷厂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制作的仿古粉彩瓷大都由身怀绝技的老艺人和绘瓷名家亲手制作,如由老艺人杨家鑫精心制作的粉彩群仙瑶池赴宴图双耳瓶,瓶身通景画面上,单人物就有近80位,姿态各异,神情并茂,不愧为仿古粉彩瓷中的精品。


    这些老艺人和名家制作的仿古粉彩瓷还在传统施彩技艺的基础上,发展了粉彩织金、青花斗古彩等施彩新法。如老艺人吴元清的代表作墨彩图案斗方云龙金钟瓶以黑、红、赭为主色来表现纹饰画面,以黑色为主调,用金线勾勒,其笔下的金龙金凤神灵活现,纹饰繁复,色阶丰富,色调温润,颇有官窑气派。此外,这些仿古粉彩瓷在烧造技术、图案设计、施彩技艺、制作流程等方面,都严格按照官窑制瓷的工艺要求来制作,由于粉彩彩绘技艺不断发展,仿古粉彩瓷出现一批精品。


    目前,已经有一些有识之士把收藏的目光投向仿古粉彩瓷了,去年在一次拍卖会上,由老艺人仿制的乾隆石渠宝笈画的一套花鸟瓷板,成交价8.8万元,这无疑是一种信号——收藏仿古粉彩瓷的最佳时机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