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彩陶,是我们祖先史前的遗物,五六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尚未找到象形文字记录语言、情感、心灵与历史时,仰韶

彩陶,是我们祖先史前的遗物,五六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尚未找到象形文字记录语言、情感、心灵与历史时,仰韶、马家窑、马厂、辛店与齐家的彩陶形制、彩绘图案与装饰,充当了当时的语言符号。因此,这批带有宗教色彩的生活与祭祀用具,它们与殷商的青铜器,秦汉前的玉器一样,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宗教神性。

  上世纪二十年代,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不经意间发现了我们祖先的这一史前文明遗物,近百年来,我们的文物考古与收藏界关注者廖廖,究其原因有三条:第一文物考古与收藏囿于传统的框框,认为除青铜器、瓷器、玉器与书画外,其他的概不入流;第二,彩陶研究需要人力、财力与时间。殷墟甲骨文发现,激起了几代知识分子的解读热情,它历经百年,才有今天成就。彩陶发现后,无此天时地利人和。第三,彩陶的形制、图案、花纹与装饰,比甲骨文更抽象、更朦胧,自然也更难准确把握。


  由寻觅收藏开始,梁志伟将自己的心仪,变成了一种文字的解读,他将品赏与揭开彩陶之谜结合起来。在这本书中,他拈出了“陶以载道”,这四个字是他面对彩陶的发现,也是此书最大胆、最有光彩的点睛之笔。


  仔细想一想,梁志伟的立论确有道理。殷墟甲骨文问世前的数千年间,生活在黄河中上游我们的祖先,他们生活、生产与种族繁衍中,需要有精神寄托有情感交流。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伊伊呀呀”的声音需要记录传给他人,于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即彩陶的形制、图案、花纹与装饰便诞生了,这可以看作是我们祖先童年时代的一种语言。例如,马家窑的一群小人彩陶舞蹈纹盆,记录的就是当年部落或氏族的一场宗教仪式;仰韶的彩陶人脸双鱼盆,与同时期仰韶滚圆大肚子的女性彩陶人头器口瓶一样,都带着种族繁衍的希望。这些具有宗教色彩的陶盆与陶瓶,是六千年前祖先思想与意识、精神与情感的记录。


  彩陶的形制、图案、花纹与装饰,是比甲骨文更古老的一种文字符号,这一符号,以简单的单纯,洋溢着人类童年的气息,带着超越时空无限的原始宗教情感,它以一种神秘的色彩,记录着当年人类的历史,一代又一代人们的理想、生活希望与追求。这很像早期生活在墨西哥丛林里的玛雅人以绳结为语言一样。稚拙、神秘的彩陶语言,蕴藏着史前文明的演进与变化。


  面对着四处收拢的千姿百态的彩陶藏品,梁志伟悟出了彩陶与道的关系,于是,写出了彩陶形制与生殖崇拜;彩陶纹样与自然奇石纹样互相借鉴关系;彩陶审美意识与中国书画发展;彩陶纹样与书画发展演进等一系列文章。在这些文章中,梁志伟用解剖猴子的方法,试图揭开我们古典审美意识、艺术发展与彩陶之间的关系。自然,对于梁文文中的种种说法,我们可以见仁见智。但是他解析彩陶之谜的努力,追溯中国古典艺术发展之源的思路与做法是值得肯定的。


    一方面这是前人很少涉及的领域,许多神秘的盲点需要有志者去揭示,例如,殷商至秦汉,我国青铜器、玉器出现的宗教色彩与人们日常情感的象征性,它与此前彩陶表现上的某种类同如何解释,值得研究。另一面,梁志伟作为一个彩陶收藏者,他由一般的喜欢、心仪进入品赏研究,这种且藏且说,且收且释的收藏之路,值得倡导。我们传统的收藏者,大凡是得宝后秘而不宣,不示与人。近年来,收藏大潮与商品经济结合,拍卖行槌声起落,成了人们收藏关注的曲线。其实,艺术品的收藏,无论古典还是现代,其本意是一种文化色彩的经济活动,它们是以经济为杠杆推广文化价值的认识与传播,一位合格的当代收藏家,他应该是藏、品、析三位一体者。


  由修复古瓷,进入到藏陶、说陶,梁志伟找到了人生的趣味。清代词人项莲生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身”。其实,人活于世,实属不易,因此,“有点文学艺术的修养,人才能活得从容些”。台静农这话说得真好,收陶、品陶、说陶,虽无关救世济民,但它决不是无益之事。以彩陶为切入口,寻找中国古代艺术发生、发展与演变之谜。梁志伟抬出“陶以载道”为自己的收藏找到了一个理由,这也给自己的收藏鉴赏树立了一个目标。《古陶玩赏解密》是梁志伟试图解开彩陶之谜的第一步,彩陶鉴赏与收藏,是高级的精神文化娱乐,彩陶研究是我们民族艺术文化史上一座金矿,努力地开掘下去,一定会有更好的成果出现。我们相信梁志伟会把“陶以载道”继续说下去,说得更充分,说得更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