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北宋钧窑,开创以铁元素青釉为主,并以铜元素入釉,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制成功以红、蓝为基色并产生各种窑变

北宋钧窑,开创以铁元素青釉为主,并以铜元素入釉,在高温还原气氛中烧制成功以红、蓝为基色并产生各种窑变色彩的青釉瓷器。这种色釉窑变,虽然在施彩施釉时有制作工匠主观愿望的因素,但在烧制过程中由于窑内气氛的许多不可控制因素的作用,烧成后的窑变色彩千差万别,出现艳丽无比的美妙效果。因此在北宋晚期被朝廷选中而设官窑生产,除烧制少量碗、盘类生活用圆器外,主要为宫中供应花盆、盆托及笔洗、瓶、尊一类文房器和陈设器。

  钧瓷之珍。发端于唐的钧窑产品,到宋代中期已长足发展,其时的产品从造型到釉色已经工艺精良,质量甚佳。到北宋晚期徽宗时代(公元1101—1125年)因官钧窑的建立烧造而达到鼎盛。此后虽然金钧、元钧大量烧造,甚至形成规模庞大的钧窑系瓷器品种,但从工艺精美和釉色绚丽上相比,官钧和北宋中期的民窑精品,可谓已后无来者矣!为什么将北宋中期的民窑精品钧瓷也视若官钧般珍贵?因为它的产量有限且质量上乘,其精美程度同官钧相比难分伯仲。清末民国的古玩行流行的“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黄金有价钧无价,钧器一具千重厦”,就是指上述珍品。老古玩行流传过一个故事:有家富户的钧窑器不小心被摔破了,因为釉色美丽,被加工成戒面还卖了不少钱。


  钧瓷之美。成功地以氧化铜为着色剂,烧制出色彩艳丽、窑变美妙、五彩缤纷的高温窑变釉品种,是钧窑工匠在中国陶瓷史上杰出的创新和贡献。钧瓷窑变釉在红、蓝二基色的基础上,因彩、釉配方的不同,彩、釉的叠加交融和窑内气氛的奇特变化,衍生出“玫瑰紫”、“海棠红”、“茄皮紫”、“鸡血红”、“葡萄紫”、“朱砂红”、“梅子青”、“胭脂红”、“鹦哥绿”、“火焰红”等10余个窑变釉品种。对于钧瓷釉色之美,古人用“绿如春水初生日,红似朝霞欲出时”和“高山云雾霞一朵,烟光空中星满天。峪谷飞瀑兔丝缕,夕阳紫翠忽成岚”这样的诗句来赞美,可称惟妙惟肖,千古绝唱,咏钧之辞,无出其右。


  西安悟陶斋古瓷标本博物馆收藏着一件北宋钧窑天青釉三紫斑窑变板沿洗,就是这一观点的物证。此板沿洗高3.7厘米,口径18.3厘米,足径8.9厘米,板沿宽1.7厘米。制作工匠在器物正、反两面,各用铜红料涂上三大块不规则装饰,因窑变作用由红变紫的装饰彩料好似三块彤云,分布于板沿洗内外天青釉的地色上,色彩斑斓,极富动感,青红蓝紫,美不胜收。


  为什么要涂三块红斑?它对后世的装饰风格有什么影响?笔者认为,北宋钧窑天青釉地三紫斑装饰,就是元代白釉地三红斑纹和明、清二朝白釉地红三鱼、红三果纹装饰的渊源。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三即是多”的观念,《道德经》第42章就宣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民间的“三番五次”、“三令五申”、“事不过三”、“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等成语和口头禅,都是这种观念的注脚。尽管从北宋钧窑到后来的金代钧窑,这类青釉红斑或紫斑窑变并不都是三块彩斑,但宋钧三块彩斑的装饰风格肯定影响到元代的釉里红生产并被继承,从而开明清二代官窑白釉地红三鱼(三果)纹之先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