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众所周知,古代宫廷画家是专门为帝王服务的,能应招进入宫廷为帝王画画,是画师们的荣耀。他们的绘画水平从

众所周知,古代宫廷画家是专门为帝王服务的,能应招进入宫廷为帝王画画,是画师们的荣耀。他们的绘画水平从某种角度而言,代表了当时最高的成就。而宫廷画家创作的作品一般极少流到民间,故宫廷画家的作品属于稀缺资源,向来弥足珍贵。
在2007年以前,宫廷画家的作品价格基本被清代郎世宁统治,之后,海内外市场又有多件宫廷画家精品露面,很受大藏家和机构的青睐和追捧。如在2007年中贸圣佳拍卖会上,清代著名宫廷画家徐扬的《南巡纪道图》(见上图)再次吸引了来自各地的大藏家。《南巡纪道图》卷为纸本水墨淡设色画,纵28.4厘米、横1930厘米,由清乾隆时的宫廷画家徐扬所绘。据悉,此图见于《石渠宝笈·三编》“乾清宫”著录。画幅包首上的题签为:“南巡纪道图,臣徐扬恭绘”,以楷体书写。画卷本幅最后的左下角有作者署款:“王道荡平图”(篆书)、“臣徐扬恭写”(楷书),款下钤印两方:“臣徐扬”、“笔沾春雨”。画面本幅的前后两端钤有“乾隆御览之宝”、“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嘉庆御览之宝”、“嘉庆鉴赏”、“石渠宝笈”、“宝笈三编”、“宣统御览之宝”等收藏印章共九方。这卷《南巡纪道图》曾经在“文革”期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一度收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
2004年,这件珍品曾在现身北京翰海秋拍,以1980万元成交价轰动一时。此次这件流传有绪,且赫赫著名之物再次现身拍场,相信将引来诸多藏家的争夺。当拍卖师宣布:“徐扬《南巡纪道图》起拍价1800万元时”,拍卖场上的气氛达到了高潮,几位卖家随后轮番举牌,1900万元、2003万元、2203万元,成交价节节攀升。显然藏家之间你争我夺,互不相让,最后出人意料地以3696万元的天价被一藏家收入囊中,轰动拍场。由于此价比2004年的1980万元高出了1700多万元,不仅创下了徐扬作品的最高价,而且打破了以前郎世宁保持的市场纪录。同年,在2007年苏富比拍卖会上,清乾隆御制“鉴古席珍”题诗画册受到众多藏家关注,这件珍品由郎世宁、董邦达、邹一桂、钱维城、丁观鹏等宫廷画家共同绘制,画册中还有乾隆帝的跋语,结果上拍时受到热烈追逐,以3896.75万港元成交,再创宫廷画家作品市场最高价。2009年徐扬1760年作《平定西域献俘礼图》手卷在中贸圣佳获价1.344亿元;同年,明代宫廷画家吴彬《十八应真图卷》在保利拍至1.69亿元,买家为金融大腕刘益谦。近几年,宫廷画家作品颇受市场青睐,在2010年保利拍卖会上,清宫廷画家钱维城的《雁荡图》手卷获价高达1.299亿元,价格再破亿元。2015年苏富比推出的郎世宁等绘制的《纯惠皇贵妃朝服像》以1.374亿元港元成交。2016年匡时国际拍卖会上,蒋廷锡《牡丹谱百开册》以1.73亿元的成交价再次刷新宫廷画家市场纪录,有趣的是:此作曾在2013年保利以1897.5万元成交,3年价格上涨了近9000万元,这些佳绩预示着宫廷画家作品已再上一个新台阶,由于收藏宫廷画家作品在民间流传甚少,且几乎没有是什么敷衍之作,普通藏家一般很难问津,所以,藏家追捧这类作品往往意味着品位、身价、时尚,后市宫廷画家作品将继续走红海内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