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编者按:经历600多年的描摹、烧制,传统的工艺师们慢慢将景泰蓝从器物的代称升华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象

实况足球8官方网站
编者按:经历600多年的描摹、烧制,传统的工艺师们慢慢将景泰蓝从器物的代称升华为一种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这种“瓷铜结合的独特工艺”,将中国工艺史上最牛气的两件东西——瓷器和铜器完美结合。

    绵延千年,现代的景泰蓝早已从皇宫腹地的深宅大院走进了寻常百姓家中的厅堂书斋。但与瓷器、玉器相比,人们对景泰蓝的了解相对较少,其收藏和拍卖价格还较低,上升空间很大。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领略这一精美工艺的惊世风采。


    “铜胎掐丝珐琅”还有个响当当的名字——“景泰蓝”。这个称谓最早见于清宫造办处档案。实际上,金属胎珐琅工艺,既不创始于景泰年间,也非景泰年间最为盛行,只是景泰时期把早期遗存的许多旧器物重新作了改装组合,方获取了“景泰御前珐琅”的美誉。


    明代的景泰蓝


    明宣德时期铜胎掐丝珐琅工艺的基本特征多以浅蓝釉为底色,亦有少量用白色釉为底者,其上由宝石蓝、鸡血红、车磲白、墨绿、草绿、绛紫、娇黄等多彩釉色组成缠枝花卉和云龙戏珠图案,釉色纯正稳重,釉面蕴亮,但有砂眼。掐丝的粗细,略显不匀,勾勒出来的花纹图案轮廓线衔接处不甚紧密,往往露出掐丝衔接的痕迹,铜胎的制造比较厚重,给人以自然朴实的美感。而“景泰年制”款的珐琅制品中,许多都是依赖早期遗存的旧器重新加工改作而成,也有部分“景泰年制”款的珐琅作品,是后世慕名仿制和改款的,真正景泰年制的珐琅器数量很少。


    明万历年间,铜胎掐丝珐琅的制造有了新发展,艺术风格和工艺技巧都有明显变化。以浅淡釉色为地的作品显著增多。擅长运用红、蓝、白、黄、绿五种色釉作图案装饰,色彩鲜明,对比强烈。珊瑚釉、青金石蓝釉,显色独特,有别于前期特点。松石绿釉则是此时出现的一种新釉色。这一时期的题材内容多有变化,年代款识的表现方法更是具有时代特征。通常多在器物的底部中心处,用彩釉如意云头纹组成长方形框栏,框内以绿釉为地,填红釉“大明万历年造”款。这种在款识周围装饰彩釉如意云头的方法是其他各时代所未见的。


    清代的景泰蓝


    清朝建立后,经过顺治年间的恢复期,至康熙时代,政权得到巩固,经济有了发展,一度停滞不前的工艺美术开始了全面复兴。金属胎掐丝珐琅制品主要由清宫“匠作”承造。开始时釉料色彩很少,颜色也不稳定。其后烧制出一些新色釉,显色也比较纯正。掐丝技术有了改进,掐丝线条纤细而流畅。


    雍正年间制造的掐丝珐琅器,目前尚未发现有年代款识的作品。但据“造办处”档案记载,这个时期设有“珐琅作”,并有制造掐丝珐琅器和仿制“景泰珐琅瓶”的记录,只是目前尚未能从遗存的大量珐琅器中把它们识别出来。这种情况说明,其作品的艺术风格同其后的乾隆时期已无大的差异。故乾隆时期的掐丝珐琅可以反映清中期的整体水平。


    乾隆时期,金属胎起线珐琅制品的烧造展现出新的繁荣景象。当时,宫内造办处的珐琅作生产了许多艺术水平很高的杰出作品;广州地区制造掐丝珐琅的技术亦有新的突破;杨州地区的掐丝珐琅生产也不逊色,烧制的作品很有地方特色。可以说,乾隆时代的铜胎掐丝珐琅工艺相当发达,掐丝珐琅制品已应用于宫中生活的若干方面。图案内容丰富,并把绘画晕染的技法融汇于珐琅制作之中,增加了艺术表现力。珐琅的釉色增多,出现了黑、粉红等色。铜胎制造均很规矩,掐丝起线粗细均匀流畅,填釉饱满蕴亮,镀金光泽灿烂。部分作品采用捶提起线的技法,颇为新颖,展现出中国历史上铜胎掐丝珐琅工艺的最高成就。


    铜胎掐丝珐琅工艺从嘉庆时期开始衰落,遗存的作品数量很少。造型颇显笨拙,掐丝粗壮,多采取留胎起线的方法,色调比较呆板。这种状况延至道光时期,更是江河日下,已看不到像样的珐琅制品出现了。1840年以后,具有鲜明民族风格的金属胎珐琅制品曾一度受到西方人的青睐。在这种情况下,民间掐丝珐琅工艺有了稍许恢复和发展。同治年间的掐丝珐琅制品,以浅黄色釉为地者居多,饰红、绿彩图案,色彩较单调,掐丝均匀细腻。此后,皇家设置了“印铸局”,生产的奖章、奖杯之类的作品,也运用了掐丝珐琅的工艺技术。   


    晚清以后,老天利、杨天利等一批生产景泰蓝的民间作坊逐渐兴起,景泰蓝也从御用走向民用。吉祥福禄的图案以及茶壶、扁壶等器物大量出现。如今的景泰蓝,可以说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堂百姓家”。当代景泰蓝工艺大师多是兼修东西方美学,景泰蓝作品多有时代创新,一些作品极富视觉冲击力和时尚感觉,开始受到年轻人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