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高邮地区有没有唐人陆羽在《茶经》中喻为“类银”、“类票”的白瓷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应首先从高邮地域和

极虎地
高邮地区有没有唐人陆羽在《茶经》中喻为“类银”、“类票”的白瓷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应首先从高邮地域和历史风貌说起。秦汉后,高邮历朝有县、路、军、道、州建制,有“战驿通埠”之称,隋炀帝开筑运河后,高邮曾是日出千马、夜行百船的南北大通道,又聚集东部之盐运,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而唐白瓷落地高邮是顺理成章的事。

    根据近年高邮地区考古新发现,约在隋代末年,北方众多窑口生产的白瓷和三彩器在此后逐渐出现,尤以河南巩窑和河北邢窑、定窑白瓷为最。高邮出土的定窑白釉器,胎多洁白纯正,釉面透明度极高。高邮白瓷出土主要分布在老城区,以西南段为丰,晚期有一定数量的巩窑器,虽发现不多,然所见盆、炉、人像等,个个形状极富盛唐丰盈富足之态,手感厚实而圆润。


    唐中期巩窑白瓷高足杯极具代表性,该杯装饰技法为圈足唇口外翻卷,天字足、束腰型,杯底部与足顶有公母榫相接,乃巩窑器一大特征。高足杯整体造型典雅美观,坯胎修整精细,实为不可多得的白瓷珍品。


    高邮出土的唐白瓷品种数量甚少,后期更为成熟的高档白瓷进入流通的可能性极少,亦有少数传出各地,当然不会落入寻常百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