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柴窑瓷一直是萦绕考古界的一个谜。明代文献关于五代柴窑的记述比对宋官窑、哥窑的记述要一致、明确、贴切得

德甲球队队徽
柴窑瓷一直是萦绕考古界的一个谜。明代文献关于五代柴窑的记述比对宋官窑、哥窑的记述要一致、明确、贴切得多。《博物要览》用四句话概括其总特点更是一语中的:“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

    它的釉面晶莹锃亮,呈纯正天蓝色,各器间略有深浅之分,但差异不大。胎为蓝色,釉无色透明,两者均极薄,合在一起的厚度仅约1毫米多,素有“夹心饼干”之称的龙泉仿官薄瓷恐怕也只能对之自叹弗如、甘拜下风了。它胎体脆薄,发声清脆,易破裂。器面布满花岗岩纹一类细纹,常见有裂痕。从烧造工艺看,只有垫烧,无支钉支烧。垫烧有两种情况,要么底足刮足垫烧,口沿满釉;要么口沿刮边垫烧,底足满釉。器型特点都是小型陈设品,不少为带有双耳的贯耳扁瓶、贯耳方瓶、贯耳观音瓶,也有仿古琮式瓶等,以及笔洗之类文房品,因体小薄脆,文房品也只能是观赏品,不可能是实用品。由于器体又薄又小,器物的重量一般均在1两到3两之间,小的不超过50克,大的不超过150克。


    从柴窑瓷使用的性质,造型的小巧、优美,工艺的规整、精细来看,可以推断出,它应是文献中所说的后周世宗柴荣钦定烧制的御用瓷,不可能是民窑产品。成品的数量也相当有限,在明代就有“柴窑片瓦值千金”之说。作为独树一帜的窑口,柴窑瓷在陶瓷史上创造了3个“最”的记录:最小、最薄、最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