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黑釉瓷器作为出现较早的瓷器及南北各地均大量烧制的品种,民间流传甚丰,但是除了有官窑背景的黑定、黑建瓷

街头足球视频
黑釉瓷器作为出现较早的瓷器及南北各地均大量烧制的品种,民间流传甚丰,但是除了有官窑背景的黑定、黑建瓷外,其他黑釉瓷似乎不为人所重。我想可能有如下原因:首先,黑釉器大多数为民间生活用瓷,烧制的窑口多,产量大,是生活必需品,黑釉瓷在古代可能像现代家庭厨柜里的白瓷印花碗一样普遍。其次,由于黑釉瓷产量大,市场需求旺,所以大量的黑釉瓷都不及同时代其他品种瓷器精细,以至于有人将黑瓷与粗瓷划上了等号。另外,黑釉瓷器形制比较少,装饰方法单调,这也是由它们的服务对象及用途决定的。但这些并不等于黑瓷无精品,近些年来,我收藏了些历代黑釉瓷,其古朴庄重的形制与釉色让我颇为着迷。

    金代浑源窑黑釉剔花罐(图1)。此罐断代断窑明确,主要得益于专业文献的对照。此罐从造型、纹饰、胎釉各方面都与我国曾发行的邮票《中国瓷器——磁州窑》其中之一相似,此罐广口,短颈,鼓腹,圈足,高20.5厘米,口径11厘米,足径10.5厘米,口底相若,颈部双耳对称与口沿平齐,耳以凹纹线分两半,罐内外满釉,底足无釉,足内无釉,胎质粗,厚重,罐体中心一周搔地留黑,饰以缠枝牡丹。整个罐显得古朴厚重,端庄大方,既是一件实用器,也可以作为陈设器。


    辽代黑釉剔花皮囊壶(图2)。此壶来源于山西北部(宋时属辽地),此壶体模制,提梁捏塑,竹节状,黄白胎,施黑釉,中有酱色斑点,平底足不施釉,修足工整无垂釉。壶内无釉,壶身两侧凸棱内搔地留黑,各有折枝菊一朵。壶高17厘米,底足椭圆,口径3.3厘米,形体较小,显得小巧秀气,为已经汉化的少数民族用具。


    宋元时期黑釉梅瓶(图3)。此瓶也具有地方特色,模制薄胎,梯形口,丰肩,收腹,圈足不甚圆,黄白色胎,略显赭红色,通体施黑釉带茶叶沫色,底足无釉,足内满釉,瓶内无釉,此瓶高约32厘米,口径约3.2厘米,足径约8.3厘米,整体比例协调,清秀,亭亭玉立,颇合诗人欣赏品位。


    宋代吉州窑玳瑁釉盏(图4)。北方地区少见吉州窑器,此两只碗大小相似,风格相同。盏薄胎,胎色黄白质细腻,盏内施青黄色玳瑁釉,窑变成多种色调,如细丝,斑块,变幻莫测,因叠烧有一盏心有窑粘。盏外壁黑釉中条带状玳瑁纹放射状排列,盏外壁施釉不到底,下方积釉厚,小圈足,足壁薄,足心浅无釉,此盏口径为12厘米,底足径2.5厘米,高约4.5厘米,与北方窑普通黑瓷盏相比,体小,胎薄,质轻,风格迥异,多次观察后觉得好像盏内壁原有贴花装饰,可能因为烧窑时未掌握好火候而未烧出纹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