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被誉为“彩陶故乡”和“彩陶王国”的青海高原,其彩陶文化确实有其得天独厚的特点:一是所覆盖面积广,从西

千齐娱乐
被誉为“彩陶故乡”和“彩陶王国”的青海高原,其彩陶文化确实有其得天独厚的特点:一是所覆盖面积广,从西侧诺木洪台地到东侧的民和乐都一线,北至祁连山麓,南到黄河河畔,无不曾是各种类型彩陶的产地;二是青海高原彩陶品种繁多,粗略统计包含了马家窑类型、半山类型、马厂类型、齐家类型、卡约类型、辛店类型和宗日类型;三是青海高原彩陶纹饰题材多样,图案丰富,绘制精美,可说是洋洋大观,蔚为奇迹。

    宗日文化类型彩陶在青海众多彩陶家族中,是目前“人丁”不很兴旺的一支。20世纪末,青海省同德县宗日文化遗址出土了一批彩陶,其中有制作精美、纹饰细致,可与马家窑产品媲美的壶罐之类。另一类则是烧制疏松的粗坯器,造型多为无耳壶。无论大小、外形都很像后来的瓶子,纹饰则大都用暗红或棕褐色颜料在肩部画一组鸟纹,鸟身略似企鹅,鸟足或有或无,多的达4至6个,显然是一种夸张的变体。这种宗日类型鸟纹粗陶壶迄今发现很少,除青海省考古研究所转交省博物馆彩陶展厅陈列的数只外,外界甚难见到。


    笔者有幸在2000年从西宁奇石古玩城市场上遇到一只宗日类型鸟纹壶(见图),惊喜之余将此壶买下,据摊主说,此壶摆放了好多天,均因质粗、其貌不扬而无人问津。恰巧我遇而得之,实属有缘巧合。这件器物高26厘米,口径9.5厘米,肩径19厘米,底径12厘米。夹沙粗陶,烧结度低,肩以下及底部拍印有清晰的席状编织物纹,通体涂一层白色陶衣,肩周绘10只水鸟纹,仅头与上身,未绘足,其下画有代表水波的三角形线条。口部边沿绘短竖纹作装饰。笔者初步认为,水鸟纹为善于捕鱼的鸬鹚变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