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陶灯,是紧随石灯之后,最早为人类服务的灯具之一。它的历史,几乎和我们使用陶器的历史一样长。 最初的陶

长期传奇私服
陶灯,是紧随石灯之后,最早为人类服务的灯具之一。它的历史,几乎和我们使用陶器的历史一样长。

  最初的陶灯,没有固定的形制,通常以日用陶器代之。许多陶制器皿,都曾被当做灯具的替代品。随着灯具越来越广泛地应用,古人逐渐把它的形制确定在少数最适合做为灯具的器皿上。诸如碗、盏、盆、豆、等等。这以后,古代灯具虽然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和演变,造型千变万化,但都没能脱离开这些最基本的造型。


  先说碗和盏。陶碗和陶盏属餐饮具,但也是被借用为灯具最多、最简便的器皿。另外,家家都有,可以随意取用。其中“盏”字,直到今天仍被沿用为灯具的单位名称。只是“盏”比较低矮,光照范围受到了限制。所以,大部分的灯盏和灯碗都须有一个灯台,将其托起。在这方面,它不如“豆”。


  豆,是古代食物的盛器。由敞口承盘、高柱执柄,还有喇叭口圈足三部分构成。豆,又有不同的材质。《尔雅·释器》说:“木豆谓之豆,竹豆谓之笾,瓦豆谓之登。”这其中的瓦豆,就是陶豆,亦称“登”。豆有高柱,可以把灯光送得更远。由于有了这样的优势,又经过不断地改进,终于形成了很有代表性的豆形灯。登,由此而成为灯具最原始的名称。


  灯盆,或称油盆,不属于家庭照明用具。灯盆通常是在祭祀祖先的祠堂或搞宗教活动的寺庙里使用。是确保烟火绵绵不绝的大型长明灯具。


  大约在五千多年以前的原始社会晚期,出现了一种形状类似于今天“壶”的原始陶器。它的名字叫“”,高度约三四十厘米不等,是古代的酒器。在考古发掘中,曾多次发现过一种体积很小的形器,这显然不是酒器。因为那时人所喝的是度数极低的“酒水”,皆用大杯。按常理推测,酒壶不可能比酒杯还小。所以我认为,这种形器可能属于最古老的灯具之一。我收藏的一件齐家文化小陶“”,高6厘米,应是一例。如果这一说法可以成立,它还应该是后来壶形灯的鼻祖。那么,以往许多专家认为壶形灯是在唐代以后,才经丝绸之路从西域传入的理论,恐怕就要被动摇了。


  既然说到了西域的壶形灯,不妨简要地介绍一二。我所介绍的“西域”是广义的。它跨过了我国的新疆和中亚地区,主要指西南亚、北非和欧洲的一些地方。实事求是地说,最早的陶灯是在那里点燃的。


  在埃及国家博物馆的展厅内,摆放着五千多年以前,古代埃及人使用的、十分完整也十分古朴的陶制油灯。灯在古埃及人的心目中十分重要,这可以从陶灯装饰的日、月形手上看得出来。灯具中确有壶形灯,但说与中国的壶形灯是否有什么传承关系,还有待研究。历史上,类似的文化,几乎同时产生于地球不同部位的现象,屡见不鲜。


  比古埃及稍晚,古希腊也有了陶灯,且与古埃的大同小异,也是壶形,但彩绘华丽精美,散发着十分浓郁的荷马时代气息。


  在教皇国梵蒂冈的古代文物博物馆里,保存着大约2500年前的古罗马陶灯。


  在约旦王国首都安曼的历史博物馆里,收藏着从加瓦等地出土的、两千多年以前的陶灯。这些古代陶灯精雕细刻,制作十分精美,堪称阿拉伯雕塑艺术品。


  我国的两汉时期,陶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有许多陶灯的造型就是取像于人物、动物或器物。像我收藏的胡人俑灯、熊形烛台以及双兽头三足盘灯等等,均属此类。汉代还产生了施釉陶灯。灯具表面施以彩釉,使灯具更加华丽。汉代陶器用釉,以黄色或绿色的低温釉为主。陶灯表面的釉层降低了吸水(吸油)率,使灯具更省油,也更容易清洗了。


  三国、两晋以后,瓷器的普及使陶灯的用量大大降低。但是由于陶灯的烧制工艺简便,价格低廉。故此,在民间仍颇受欢迎。


  从原始社会到近代,陶灯的风格粗犷、质朴、逸趣纵横。别小看抓一把随意揉捏的陶土,它塑造出了世间形态生动、活泼、可爱而不造作的芸芸众生。于民俗之中,蕴蓄着大雅。冷眼看去,有些陶灯似乎略显稚拙,但如能静下心来,仔细品味,你就可以感受到在稚拙的表象之下,有一股掩盖不住的灵秀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