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宋朝的制瓷工艺在我国陶瓷史上最大的贡献就是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如苏轼就有“定州花瓷琢红玉”

德甲球队队徽
宋朝的制瓷工艺在我国陶瓷史上最大的贡献就是为陶瓷美学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如苏轼就有“定州花瓷琢红玉”、杨万里也有“松风鸣雪兔毫霜”的句子等等。特别是古人的一句“夕阳紫翠忽成岚”句,让历代收藏者把钧窑瓷器视为珍宝。

  宋瓷之所以能风云收藏界上千年,还有让人不解的谜,即精美的宋瓷中还有能发出香味的瓷器。这在清代与清末民初的瓷器专著上也有记载。但清朝的《陶雅》一文进行了否定:“或谓宋瓷有以香质入料,久则异香喷发,且香气随年代而改变,嗅而知为某代之物。其说非也,盖瓷胎净细,阅岁浸久,自发古香,书籍亦然,非别有香料也。”而许之衡的《饮流斋说瓷》一书却肯定宋瓷能发出香味:“香瓷能于座间发出香气,恽南田有瓯香馆,即指此也,盖宋瓷制胚胎往往杂以香料,历年既久异香喷溢,最为珍罕之品有土胎香者、有浆胎香者、有瓷胎香者。浆胎香者较多,瓷胎较少,更有藏香胎、沈香胎等等……香瓷之香乃在胎骨,宋制器皿釉不到底,稍露胎骨于外故能发香,若釉汁满挂,纵香料入胎亦不能喷溢芬馥矣,是以香胎间于古瓷中有之,后代则甚罕也。”以上两书对宋瓷之中有香瓷说法各持己见。而笔者赞同宋瓷之中一定会有香瓷,这种香瓷绝不会是任何一种宋瓷都具有,只不过是官中精品之瓷器也。


  笔者本人耳闻民间收藏爱好者就珍藏有发香味的瓷器,乃写出拙文,盼收藏家、鉴赏家及爱好者解此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