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明、清陶瓷业形成欣欣向荣的局面,宫廷和市场的需求量日渐增大是很重要的因素。其中,景德镇的瓷业最为典型

k8凯发
明、清陶瓷业形成欣欣向荣的局面,宫廷和市场的需求量日渐增大是很重要的因素。其中,景德镇的瓷业最为典型。景德镇自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在那里设置“天下窑器之所聚”的“御器厂”,御器厂就有“雄村十里”之称。那时,景德镇城区的正街从御窑东门起向北伸展,将御器厂和玉龙山西侧的民窑联成一线。官窑从最初的20座增至58座,民窑则达数百座,从业人数十余万。到了清代,景德镇城区南拓,便呈现出狭长条状的街市布局形式,而窑场因为主要在中央一带,不仅“终岁烟火相望”,官窑、民窑之间的相互影响,也通过街市形式表现得更为热烈。

  明代官窑分钦定与部定,钦定指御用器,要求定时解运京城,供皇室使用;部定指工部定烧瓷器,主要用做赏赐品,一般没有时间要求。明嘉靖以后,由于经济上的原因,官窑器的制作实行“官搭民烧”,即不再专门设厂,而下派到民窑去烧造。所以,明万历三十八年后,就未见有再烧官窑瓷的档案记录。“大明天启年制”官窑款瓷也很少见。


  明代御窑厂对出厂的御用器,要求非常严格,要进行两次拣选,特别是前中期,不合格的器物一定要打碎。现陈列于景德镇珠山御窑厂的2只由破片粘成的青花瓷龙纹盘就是当年故意打碎的,因为一只盘上不该画四爪龙,另一只是龙的一只眼睛没有点眼珠。明代后期至清代,次品才不再被打碎;乾隆七年六月,清高宗曾下达旨令:“御厂烧之脚货瓷器不必送京,即在本地变价处理。”于是官窑瓷流向市场,形成清代瓷业“官民竞市的局面”。官窑精进的工艺给民窑以影响,“官搭民烧”的制度,促进了民窑对质量追求。现在景德镇做仿古瓷的高手,也学明代御窑厂的方法,做得不好的仿古瓷就打碎,所以仿古瓷的质量也越来越高了。


  明嘉靖年间官窑停办后,清代顺治年间又复建。清官窑以督陶官的姓氏称呼。如臧应选的臧窑,郎廷极的郎窑,年希尧的年窑,唐英的唐窑。在创制名贵品种上,各个官窑都有了不起的成就,如郎窑的红釉烧得好;年窑仿烧的宋代名窑瓷,产品精致;唐窑最杰出的成就在于能制作各种高档的工艺瓷,它的各式转旋瓶“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还能制仿其他工艺品的工艺瓷,且仿得惟妙惟肖。


  清代官窑分为御窑、部定窑、王公大臣窑三种。御窑专门烧造皇家用瓷。《国朝宫史》卷十七“铺宫”条规定了从皇后、贵妃、妃子到答应、常在等宫女日常用瓷的颜色与数量,如:皇太后,黄瓷盘二百五十,各色瓷盘百;皇后,黄瓷盘二百二十,各色瓷盘八十;皇贵妃,白里黄瓷盘四,各色瓷盘四十;贵妃,黄地绿龙瓷盘四,各色瓷盘三十;妃,黄地绿龙瓷盘二,各色瓷盘二十。


  这种用瓷制度,清代各朝都遵行,这也是为什么同一纹饰的碗,清代各朝(特别是乾隆以后)都有制作的原因,再加上清代官窑次品瓷器可以就地处理卖给民间,这就给现代的仿制品以可乘之机——以清嘉庆以后的真品做蓝本仿制,然后打上乾隆、雍正、康熙的官窑款,就可以卖到较高价格。现在古玩市场上,各种颜色釉、黄龙、绿龙、蓝龙、紫龙官窑款的器物比较多,正是因为当初这些品种是作为日用瓷生产,清代官窑次品不再打碎,而是就地处理的缘故。


  明、清时期的民窑,除景德镇窑之外,福建省德化窑也是很有名的。德化白瓷,瓷质细腻无瑕,胎釉凝重,以弥勒、达摩、寿星等佛道人物为题材的瓷塑最为名贵。塑像背后常见何朝宗、张寿山、林朝景等制瓷名家的钤印。此外,它的仿青铜器造型的器皿也很受青睐。


  明、清两代的民窑产品,质量虽逊于官窑但它的彩绘瓷,尤其是清康熙、雍正、乾隆以前的青花瓷,纹饰不拘一格,清新明快,十分耐看。时至今日,无论官窑、民窑,清康熙、雍正、乾隆以前的瓷器,民间能完整收藏,是很难能可贵的。明、清民窑瓷的生产量非常大,古陶瓷专家耿宝昌先生这样描述:全国各地无论走到哪里,都可以见到明代中、晚期至清代的景德镇民窑青花瓷。当时,外销瓷产量很大,18世纪欧洲掀起的“中国热”中,瓷器最热门。明、清时期全国各地还有地方瓷业,多为当地销售,产品均属民间日用器皿,影响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