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收藏于河北磁县文保所的磁州窑金代八角形白地黑花诗文枕,瓷面规整大方,枕面有苏东坡《如梦令》词一首:“

uedbet黑庄
收藏于河北磁县文保所的磁州窑金代八角形白地黑花诗文枕,瓷面规整大方,枕面有苏东坡《如梦令》词一首:“如梦令  为向东波(坡)传语,人在玉堂深处。别后谁来,雪压小桥无路。归去,归去,江(上)一犁春雨。”枕底部印“张家造”戳记。而出土于磁县岳城水库的磁州窑金代长方形白地黑花文字枕(藏邯郸峰峰矿区文保所),枕面褐彩书苏东坡词《满庭芳》:“香露雕盘,寒生冰注,画唐(堂)别是风光。主人情重,开宴出红妆。腻玉圆搓素胫(颈),藕丝,新制(织)仙裳。双歌罢,虚檐转日,余韵上(尚)幽(悠)。人间何处有,司公(空)惯见,应为(谓)寻常。坐中有狂客,恼乱愁肠,报道金钗坠也,十指路(露),春笋纤长。亲曾见,全胜宋玉,想像赴(赋)高堂(唐)。词寄满庭芳”。

    瓷枕最早见于隋,唐以后大量生产。唐代、宋代之陶瓷枕应为硬质木、石、玉、铜枕之替代品。宋代李清照《醉花阴》词有:“玉枕纱橱,夜半凉初透”句,此玉枕实指瓷枕;北宋诗人张来《谢黄师是惠碧玉瓷枕》诗或可证之。唐代陶瓷枕在长沙窑、越窑、铜官窑等地多有发现,著名的有三彩枕、釉下彩枕及绞胎“裴家花枕”等。唐代长沙窑产品有“开平三年”长方形枕。


    作为民间瓷窑,磁州窑面对的是具有购买力的民众,很多是识字或能欣赏其书法、绘画的中下层百姓。其中有相当部分应是知识阶层,这从他们的诗文作品中可以反映出来。宋代文人已有消夏午睡的习惯,长方形瓷枕是理想的伏天昼寝用具。宋《齐东野语》卷十八:“纸屏瓦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杨万里选集》:“竹床移遍两头冷,瓦枕翻来四面凉”等。


    枕面题字、绘画是磁州窑枕的最大特点。题字有吉语类,如“福德”、“福德长寿”、“家国永安”;有处世箴言类,如“忍”、“清净道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有劝世类,如“常忆离家日,双亲拂背言。遇桥需下马,有路莫行船。未晚先寻宿,鸡鸣再看天。古来冤枉者,尽在路途边。”;有写景类,如“一架青黄瓜,满园黑白豆”,“风吹前院竹,雨打后庭花”,“细雨鱼儿跳,风吹燕子斜”,“白云过岭七八片,红树满溪三四花”;更有诗人名句,如“叶落鸟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有词、曲,如《喜春来》曲:“牡丹初放安排谢,朋友才交准备别,人生一世半痴呆,如梦蝶,不觉日西斜。”及《朝天子》、《山坡里羊》等曲。绘画有吉祥图案,如鱼纹、熊纹、鹿驮“福”字;有镇宅、驱邪猛兽,如狮、虎;有山水;有山水人物;有人物;有人物故事;多为民间生活小景。诗情画意,尽在其中。


    书写诗词曲赋于枕面的诗文枕颇引人注目,所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墨书苏东坡词枕是其中的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