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搞瓷器收藏首先从熟悉瓷片开始,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我在藏界见过不少骑着毛驴找毛驴的“高手”,他们也许是

奥讯球探网
搞瓷器收藏首先从熟悉瓷片开始,这是毫无疑义的。但我在藏界见过不少骑着毛驴找毛驴的“高手”,他们也许是常年身在 庐山的缘故吧,就是“不识庐山 真面目”,眼睁睁地看着真东西,与自己手里的瓷片对不住,其结果让真东西擦肩而过,成为终身憾事。

    我想起了《韩非子。显学》中的一段话,“视锻锡而察青黄,取冶不能以必剑;水击鹄雁,陆断驹马,则藏获不疑钝利。发齿吻形容,伯乐不能以必马;授车就驾而观其末涂,则藏获不疑弩良。”意思是,光看锻锡多少,审察剑的颜色,连欧冶子也不一定能判断剑的好坏;如果把它拿去在水中斩杀天鹅、大雁,在陆地斩杀马匹,那连一般的奴隶也会毫不犹豫地判断剑的利钝。拨开马的嘴唇和牙齿,看马的外表,伯乐也不一定能判断马的好坏;如果给它驾上车,察看它最后所达到的终点,那连普通的奴隶也会毫不犹豫地断定马的好坏。伯乐识千里马,不能光靠拨开马的嘴唇和牙齿,看它的外表,而是全面地观察分析。我们认定瓷器,不能从这里得到启发吗? 玩了那么长时间的瓷片,为什么还认不得真货呢?我们拿元青花来说吧,釉下青花是元代开始大量烧制,这一点大家认识都一致。目前的分歧在民间有没有元青花,究竟有多少的问题上。我认为,民间肯定有。关于数量问题现在不好预测,随着认识的不断深化,科学的不断发展,器物的不断发现有多少应该承认多少,不要怕超过了国外数量。要想找到真正的元青花,目前的主要问题不是拿着瓷片去找元青花的问题,而是从“民间没有元青花”的怪圈中走出来,真正深入到民间去找元青花,这样肯定会有收获。元青花的胎、釉、青花发色以及纹饰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万变不离其宗的规律,要辨认它,一定要坚持科学态度,全面分析,上手实践。我们都知道,一个父母生的哥俩长相个头都不会一样,何况在七百多年前近一个世纪时间段内烧造的元青花,我们现在拿几个瓷片去对象,这不是笑话,又是什么呢?要知道,一个窑内同一天烧出来的器物,也许因为放的位置不同,它的青花发色和气泡就可能有差别。关于纹饰,一个画匠一个风格;就算一个画匠画的,上午和下午;情绪好时候,情绪低落时候画的效果肯定不会一样的。所以,你用几个瓷片怎么能找到一模一样的元青花呢?我奉劝那些玩瓷片的朋友,请你们从骑着的毛驴上跳下来,到博物馆去看看真正的元青花,到出售高仿青花瓷的商店去摸一摸,找玩元青花的藏家谈一谈,到民间去找一找,既认识了真的,又认识了假的,道行深了,届时精美的元青花在 你面前就会站出来向你打招呼:“我就是元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