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汾彩:装饰从清代开骀在原“古彩”的基础上逐步演变形成,到了康熙、乾隆年间可说是到了兴旺阶段,装饰手

足彩优化
“汾彩:装饰从清代开骀在原“古彩”的基础上逐步演变形成,到了康熙、乾隆年间可说是到了兴旺阶段,装饰手法绝大部分进取是以中国画来装饰的,其效果简直是中国在陶瓷上的再现,不同的只是所用材质不同。采用中国画装饰的粉彩在瓷,其工艺性更加和中国画表现技术法融为一体。粉彩在这段时期发展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有些精品在皇宫中才可享用。到了民国和解放初期,随着粉彩瓷的不段发展,以景德镇 “珠山八友:中的王琦、王大凡、刘雨岑的人物和花鸟画。把中国画工笔重彩的表现手法运用在粉彩创作的作品中,更使粉彩和中国画融为一休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刘雨岑的水点写意花鸟,首次以陶瓷原料,创造性的利用粉彩玻璃白打底,以代替国画宣纸吸水白功能,然后再用水样红以写意没就骨画法更加生动,真可谓粉彩与中国画相互借鉴,利用的“一绝:,史无前例,对后人影响极深。建国十周年人民大会堂用瓷及国家礼品瓷:水点瓷雄称艺林。国画是陶瓷绘的”源“,先有了”源:才有粉彩绘画艺术的产生。绝大多数有成就、有艺术修养的粉彩艺术家们都能够画一手好国画,道理很简单。二者是一脉相通的姐妹艺术,只是在不同的材料质上作画而已。


  进入21 世纪的今天,粉彩又在原有传统表现形式上不断创新,无论是创作题材上、材质的运用上、表现技上都有新的突破,如同新彩、表花、色釉等结合在一起的综合装饰方法,使粉彩以崭新的面貌出现。这种新的粉彩装饰,在很大程度上是与国画不断创新分不开的,近年来国画家们把工笔和写意画结合在一幅画中,工细中又不失气韵。这种新的艺术形式也影响到粉彩的创作,例如:粉彩与表花结合在一件作品中产生出的“斗彩”。那浓艳浑厚的表花写意花叶,配以点染的花头,产生出强烈的色彩对比,其艺术效果类似国画中的写意现工笔,结合在一块产生的艺术效果。又如:为了使粉彩颜色更加丰富艳丽,粉彩绘制人员用“新彩”颜色直接上色,不用珠明料打底的传统着色方法,再在新彩颜色上填上一层粉彩,使之色彩更加鲜艳夺目,光亮又不失粉彩风格。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松茂所作的牡丹,就是打破了原有的传统的粉彩着色工艺,巧妙利用新彩颜色渗入,又不失粉彩风格,使整个画面艳而不俗,别出一格,在色彩的运用上真不愧中一位高手,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就不一一列举。


  以上所述说明国画的创新直接影响粉彩工艺的变革,无论是工艺操作,还是创作技巧色彩应用等方面都出现了崭新的局面,使传统的粉彩艺术又向前迈进了一步,这是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也是人们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必然之路,艺术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