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世界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清末民初的中国到了一个转折点。甲午战争的硝烟漫漫散去,暂时的安定给一直在战乱

众合官网
世界进入二十世纪的时候,清末民初的中国到了一个转折点。甲午战争的硝烟漫漫散去,暂时的安定给一直在战乱中挣扎的华夏大地留出了休养生息的空隙。百业复兴了,千百年中积淀的技艺重新萌发,从翠玉、漆木到铜石、陶瓷都重新耀眼地放出光华,成为中国农业经济条件下手工工艺的最后闪光。

  代表着中国文化的陶瓷,开始寻找新的拓展,清末民初异常活跃的瓷画令人惊叹地取得了不同寻常的成功。


  一、从传统粉彩到新粉彩瓷画


  陶瓷的出现已有上万年的时间。这种以“用”为目的而生产的日用器具在自身发展中不断蜕化着。瓷匠们用自已的眼光审视着这种土与火的结晶物,用自已的悟感,用自已对美的理解来装点着作品。


  中国陶瓷的装饰经历了从单色釉瓷到彩绘瓷演进的过程。最初古代瓷匠们将略含铁质的釉涂在瓷胎表面,烧成后呈各种绿色,称青瓷。这种如冰似雪的玻璃釉,深深满足着中国人的崇古心理,追求釉表的玉质感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成为唐宋瓷的终极目标。


  宋元的北方磁州窑采用白地黑彩、红绿彩等工艺将民间喜闻乐见的牡丹、梅竹、凤凰、婴戏等内容装饰瓷器。到了元代,青花瓷发明了,优异的理化性能使之能精细入微地表现各种题材,自此青花成为中国瓷业的主流。


  清初釉上五彩兴盛一时,到康熙后期,瓷匠们把中国画中的铅白粉打底再点色渲染的方法移植到瓷器上,诞生了粉彩。


  粉彩是瓷器装饰的一个革命性的创造,不但釉彩柔和,色泽多样,而且通过渲染丰富了表现方式,能用于各种题材的内容,产生和纸帛上的工笔画相似的效果。


  从康熙后期到清末的二百年中,粉彩成为景德镇瓷的主要装饰手段,不但题材广泛,而且技法多样。但是和其它的彩绘瓷相同,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作为瓷器的辅助功能而出现的,都是在实用的前题下所添加的美术要素。


  清末时,景德镇的一些有较高艺术素养的画师发明了浅绛彩,很好地将元明以来的浅绛山水技法用于饰瓷,成为以欣赏为目的而创作的瓷画。但浅绛彩曲高和寡,到民国初就难以为继了。这时,瓷人们又转而用传统的粉彩工艺在瓷上作画,出现了新粉彩瓷画。
和传统粉彩有别的是,新粉彩瓷画不再作为瓷器的辅助功能而出现,而以“画”为主体,采用传统中国画形式,有题款和印章,以纯粹的“画”的面目出现。


  说其“新”,还因为民国初西洋和东洋的釉彩进入中国市场,在色彩上和性能上比国产原料更优异,这样使新粉彩瓷画一出现就引起轰动,风靡一时。


  二.月圆会和珠山八友


  景德镇瓷业自元明以来长期的生产运作,分工日细,至清代已有采土、制胚、饰瓷等专门行业。从乾隆起,粉彩流行,专门绘瓷的“红店”迅速发展起来。


  粉彩在工艺上采用两次烧成的方法——先高温烧成白瓷,再彩绘并第二次低温烧制。红店购买窑户的白瓷绘画,烧成后出售,也有些替客户订画礼品瓷。清末时,景德镇红店形成相当规模,红店中绘画的师傅称“画红”。


  红店有不同档次,有些画高档日用瓷和陈设瓷,有些则画低档日用瓷。由此“画红”的水平也高下相差甚巨,有些经过专门训练的字、画俱佳,这些画师的培养使景德镇绘瓷有着非常雄厚的技术基础。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时,随着新粉彩瓷画的流行,涌现了一批名家,其中最著名的是“珠山八友”。


  珠山是景德镇的一座小山,位于明清御窑厂的所在地,珠山上有一座建筑称环翠亭。活跃在景德镇的新粉彩高手为了切磋技艺同时为了便于接受订货、在珠山的环翠亭组织了“月圆会”,每月的月半会面一次,最初有八个人参加,因此称为珠山八友或八大名家。以后参加的画师略有调整,最后有十个人参加过月圆会。


  珠山八友在民国初都堪称高手,且各擅其长,从今天来看都属大师级的画家。


  王琦(1884—1937)号碧珍,别号陶迷道人。宝号陶陶斋,擅长写意人物,有任伯年风格,珠山八友领袖。


  邓碧珊(1874—1930)别名小溪钓徒,所画鱼藻纹有日本画风格。


  汪野亭(1884—1942)别名平,平生,所画青绿山水影响巨大。


  王大凡(1888—1961)名堃,号希平居士,又号黟山樵子,斋名希平草庐,素画工笔人物。


  田鹤仙(1894—1952)别名青,作品以红梅为主。


  徐仲南(1892—1952)别名竹里老人,擅长松竹山水。


  程意亭(1895—1948)别名翥山樵子,斋名佩古,花鸟甜美鲜丽。


  毕伯涛(1885—1961)别名黄山樵子,专画工笔翎毛花卉。


  何许人(1882—1940)别名达,雪景山水最有名。


  刘雨岑(1906—1969)又名雨城,擅长花鸟。


  珠山八友形成的艺术团体对民国初的陶瓷业产生巨大影响,但活动仅十年左右。据记载1928年成立,到1937年即停止活动,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珠山八友领袖王琦这一年去世,二是抗战爆发,已很少有高档艺术瓷的订货,活动也难以为继了。


  三、釉彩工艺和绘画艺术的完美结合


  以珠山八友为代表的新粉彩画师,所取得成就令人感叹,成为二十世纪初中国瓷业的闪亮点,足以比肩明清官窑的艺术成就。民国新粉彩瓷画用釉彩在瓷面作画,其性质已不是一般的“饰瓷”,而已上升为瓷上的画,成为新的绘画品种,新粉彩瓷画正是釉彩工艺和绘画艺术的完美结合。


  新粉彩瓷画要求作者熟练掌握釉彩工艺。釉彩粘稠浓厚,和普通的中国画颜料完全不同,全凭画师长期训练培养的特殊技法来掌控,或毫如纤发或苍劲粗犷,都能运用自如。且釉彩经调配组合,烧成后万紫千红,都是下苦功学到的本领。这些新粉彩画师大多祖祖辈辈以瓷为生,从小身濡目染,这是得天独厚的优势。


  中国书画的造诣是新粉彩画师成功的另一半。珠山八友中,邓碧珊是前清秀才,写得一手好字,在景德镇有大名,不少画师拜他为师学字。王琦自幼捏面人,对人物头部造型尤其熟练。这样的书画功底在珠山八友和其他有名画师中大多具备。新粉彩画师的纸帛上的普通中国画都非常出色。珠山八友之一的王大凡有一张民国时期的润格,每尺银元三元,且瓷画,纸画同价。这张保留下来的珍贵资料说明当时他们的身价不低,而且也替人作普通的中国画。因此珠山八友这批画师实践上是以画家的身份在画瓷,他们作品的艺术含量以此能得到证明,决非普通工匠可比。


  孜孜以求地提高绘画技艺是珠山八友的共同特点,邓碧珊的画中带有浓郁的日本画风格。珠山八友领袖王琦以黄慎的人物画为蓝本,吸收了海上画派任伯年、钱慧安的人物画法,人物面部用西洋画画法,分出明暗,称“西法头子”。擅长花鸟画的程意亭到上海拜海上画派名家程瑶笙为师研习花鸟,回来后作品面目一新。其他画师也有相似的经历。这样深厚的传统中国画根底,海上画派的直接传授,西洋画和日本画的营养,民间美术的技巧风格,使新粉彩瓷画能挤身于“画”而不是普通工艺品。


  近年来,对珠山八友及新粉彩画师作品艺术价值的认识,民国新粉彩瓷画成为艺术品市场的热点、价格成几何级数上升,但仍一画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