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寿州窑是目前安徽省发现的古代瓷窑遗址时代最早的一个窑口。它是我国唐代著名瓷窑之一。唐人陆羽在《茶经》

手机qq游戏下载2013正式版官方免费下载
寿州窑是目前安徽省发现的古代瓷窑遗址时代最早的一个窑口。它是我国唐代著名瓷窑之一。唐人陆羽在《茶经》中,将寿州窑列在当时名窑的第五位,居江西洪州窑之前,并指出:“寿州瓷黄”。它以出产黄釉瓷而闻名于世。

  寿州窑是建国以来安徽省关于古陶瓷考古学方面的首次发现。本文是笔者多年来参加调查、试掘,学习研究寿州窑中的若干浅识,不惴简谬,整理拙文,就教方家。


  一、寿州窑的分布与年代
  寿州窑分布区域比较广。从目前发现的被确认为寿州窑遗址的积聚点有10处。地跨古寿、濠两州,即今凤阳县和准南市等地,是一个从东至西长约80余公里延绵不断的大窑场。以淮南市上窑镇的窑河、高塘湖沿岸约2公里的地带上较为密集。


  寿州窑延续的时间长,它创烧于南朝的陈,历经隋、唐的繁荣期,唐末开始衰落,大约350年左右。隋及隋以前的早期窑址有地属凤阳县的临泉寺、大刘庄和上刘庄及淮南市上窑镇的管家嘴地区。唐代窑址主要分布在淮南市上窑镇的马家岗、高窑、上窑镇医院住院部、余家沟、东小湾、外窑及田家庵区的洞山、泉山一带。


  二、寿州窑产品的釉色


  早期寿州窑产品以烧造青釉瓷器为主,到了唐代改烧黄釉瓷,由青釉改为黄釉形成了唐代寿州窑的时代风格。唐代寿州窑虽然以烧黄釉为主,但是到了唐代中晚期也兼烧黑釉和少量绛红釉。寿州窑瓷器为高温石灰釉,含氧化钙量比较高,着色剂为氧化铁,由于烧造采用还原、氧化和先还原后氧化等不同气氛,使釉色形成青、黄、黑与绛红四种。


   早期青釉色不纯净,是由于釉层的薄厚不均,烧造技术的不稳定,窑膛气温不均匀,形成产品釉色的不均,青釉的色调呈现为青灰、青黄和青褐等。到了隋代由于烧造技术的提高,窑温控制适中,釉色就比较匀净,呈青色。淮南市博物馆藏有隋代管家嘴窑址出土的为数众多的青瓷片标本可以作为佐证。


  唐代寿州窑改烧黄釉瓷后,技术上有所创新。精致产品装在匣钵中入窑烧造,从而避免了窑中高温烟火对胎釉的直接熏染,使釉色纯净光亮,极大地提高了产品质量。寿州窑是较早使用匣钵的窑口之一。普通产品直接入窑叠烧,受到窑中高温烟火的熏染和冲击后,造成釉与胎的色泽不匀净。釉色呈现出黄、蜡黄、鳝鱼黄、黄绿、黄褐等不同几种,往往在器物转角积釉较厚的部位,呈现翠青色的窑变釉。


  寿州窑在唐代中晚期,用还原焰烧成了黑釉和降红釉。寿州窑的黑釉产品有些烧造得十分成功。淮南市博物馆收藏的寿州窑黑釉瓷注、黑釉盂口胆式瓷瓶及黑釉瓷枕等,不仅造型美观凝重端庄,而且釉色纯净均匀,被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确认为一、二级藏品。黑釉盂口胆式瓷瓶还是首次发现的寿州窑新品种,堪称寿州窑黑釉瓷器的代表之作。


  尤其需要引起重视的是寿州窑绛红釉的发现。绛红釉色彩较灰暗,红色不够鲜明,并有大小不等黑色或褐色的斑点。寿州窑绛红釉的出土,是一千多年来的首瓷发现,显示了寿州窑匠师们的高超技艺和创新精神,它是寿州窑匠师们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认识了色元素在高温中化学变化的性能,即改变窑火的气氛,釉色也可随之转变再引起第二次化学变化,获得新的釉色。绛红釉就是采用二种以上的不同气氛一次烧成的结果。


  唐代寿州窑的绛红釉,非常类似后世宋代定窑名贵的“紫定”,而且它比“紫定”的出现要早二百多年。。令人十分遗憾的是寿州窑这一新的釉色品种未能得到普遍的应用,因寿州窑的衰落而被淹没。唐代寿州窑的绛红釉与宋代定窑的“紫定”是否存在什么联系,还有待新材料的不断发现和深层次的研究。


  三、寿州窑器物的胎质


  寿州窑瓷器的胎体总的来说胎坯较厚重,质粗,坚硬,少有光泽,击之清脆有声,吸水率低,耐火度为1200℃。但早期青釉产品的胎体比唐代中晚期的黄釉、黑釉产品的胎体要细。如隋时管家嘴的青瓷胎质较细腻,玻化程度较细,凝结度也高,有光泽,呈青灰色。中晚期黄釉和黑釉器的瓷胎显得粗涩,呈淡红或黄红色,胎泥一般未经淘洗,含有少量的白色或铁黑色砂粒,形成大小不等的气泡。正因为寿州窑器物的胎土未经淘洗,比较粗糙,为了弥补这一缺陷,匠师们在器物的胎胚上先施一层瓷衣——一种质地白腻的白色瓷土,谓之“化妆土”,再在瓷衣上施釉料,使表面光洁,增加器物的美感,提高了产品的质量。寿州窑是较早使用“化妆土”的窑口。


  寿州窑胎胚的原料是就地取材。附近的山区盛产粘土(瓷土)矿。这种粘土当地俗称“老土”、“坩子土”、“拌子泥”,有黄、灰白,棕色,土状,可塑性强,烧结后为黄白色,耐1200℃的高温。至今上窑镇缸厂还在采用。


  四、寿州窑产品的种类


  寿州窑产品的种类,一般说来,早期生产的器物种类偏少,到了唐代寿州窑的繁荣时期,种类逐渐增多。早期生产的主要器物有碗、盏、高足盘、罐、壶、瓶等。造型端庄凝重。壶多浅盘口,颈肩部多饰有凸弦。壶、罐往往都有系。碗、盏为平足,敞口直唇。早期寿州窑尽管器型种类比较少,但是在造型上却极富于变化,如壶有四系、六系,罐有四系、八系。龙柄壶有单身、双身两种,碗、盏、高足盘等口、腹、底部都有不同的变化,给人以线条流畅、造型优美的印象,显示出寿州窑匠师们高超的工艺技术。早期寿州窑瓷器继承了当时我国北方青瓷的风格,同时在器物种类上又生产当时南方普遍的盘口壶、四系罐等器物,吸取了当时南方青瓷的一些特色。地处我国南北分界线淮河之滨的寿州窑融合了我国南北方青瓷造型的特点,形成了过渡地带早期寿州窑器物造型鲜明的地方特色。


  唐代寿州窑在原来的基础上,生产规模、产品种类、数量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时期寿州窑的产品十分丰富,有碗、盏、豆、盘、罐、壶、注子、钵、杯、水盂、瓶、枕、砖、碾轮、纺轮、玩具等十余种,基本上是当时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生产与生活用品。


  五、寿州窑瓷器的制作工艺


  寿州窑瓷器在制作工艺方面比较原始。器物的胎坯用轮制法,即采用旋转筑成以及慢轮制坯和修整加工等工序。借用陶钧旋转的动力,将锤炼成熟的胎泥拉成毛坯,待干至七八成后,再放到陶钧上用木质旋削器,旋削切除把和加工腹、足部分。有些复杂的器形,还不能一次成器,必须经过拼凑粘合才能成型。器物的流嘴、柄等采用模制而成,待干至适当之时,再用瓷泥和釉料配成浆水挂在胎上。玩具类都用手制。


  寿州窑瓷器在制作工艺上有自己的特点。它的器物胎体比较厚重,器多平底,有的底心微凹。碗类圈足器,因使用上的需要,由平底心微凹,发展成宽圈足,窄圈足等不同阶段,这一特征可以作为我们鉴定寿州窑碗类器物年代的参考。碗、盏一类器物的边棱用刀削去一圈。钵类器物体型较高,敛口圆唇,腹壁微曲。注、壶为唐代流行式样,喇叭形口,圆唇,长颈,壶柄为宽带形曲柄,壶嘴为多棱形短流或圆柱形短流,平底。枕类器物都不大,为长方形,平底,棱角作圆形或方形。瓷玩具有骑马俑,马头高昂,短尾,人两手持缰绳,双腿夹马腹,姿态生动,形象逼真。寿州窑瓷器采用蘸釉法施釉,即在胎坯干至适当时,先施白色瓷衣(化妆土)后用蘸釉的技法施瓷釉。早期寿州窑器物一般施釉仅及腹上部,下腹部、底部、圈足无釉。唐代器物施釉至腹的下部,但多数不及底,圈足无釉。通常釉层薄厚不甚均匀,釉色浓淡不一,玻璃质感强。釉与胎有时结合得不甚好,发生剥釉和自然开片现象,时有淋釉现象出现,多集中在腹的下部,出现蜡泪痕。


  六、寿州窑瓷器的装饰方法


  寿州窑瓷器的装饰手法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变化的。早期寿州窑瓷器装饰方法主要有划花、印花、贴花和绳纹四种。都装饰在瓶、罐、和壶上。划花有单弦纹、复弦纹、弧纹、波浪纹及莲瓣纹等。贴花有卷草纹。绳纹是制作成绳子形状的泥条,当胎坯还未干时,用泥浆水贴在器物面上,组成各式纹样。一种器物也往往兼用几种装饰,组成带状或团花状图案。唐代寿州窑的纹饰保留早期的装饰外,又增加了几何纹、叶纹、云龙纹、鸟兽纹、云气纹、附加凸弦纹、凹弦纹,还有少量的漏花纹等,更为丰富多采并富于变化。


  七、寿州窑的生产与销售


  寿州窑位于淮河南岸,背依上窑山区,面临窑河、高塘湖,这一良好的地理位置,是寿州窑建窑及其发展的基础。寿州窑所需的原料,包括瓷土、釉料、化妆土、燃料等均为当地所产。淮南市上窑镇附近丘陵地带蕴藏着丰富的瓷土矿,釉料则采用山上、河中的“山釉”、“河釉”制造的,化妆土的原料亦是当地生产的“焦宝石”。寿州窑产品通过窑河、高塘湖转运淮河,畅销整个淮河流域。根据考古材料证实,在皖、苏、豫广大地区均有寿州窑黄釉瓷器出土,甚至隋、唐时期最繁华的商业都市,当时对外贸易重要港口的扬州,也大量出土寿州窑黄釉瓷器。1983年笔者在扬州国家文物局举办的古陶瓷鉴定培训班学习期间,正值扬州旧城改造的起步时期,在扬州文昌阁地段的地下施工中,学员们都捡到了数量可观的寿州窑瓷器残件。这足以说明寿州窑产品在当时市场之广大,销售之畅通的情况,是深受当时老百姓喜爱的生活用品。


  寿州窑作为隋唐时期的民间瓷窑之一,三百多年间,对当时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常物质生活的需要方面,做出了它不可磨灭的贡献,被誉为唐代名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