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田鹤仙,原名田青,别号“荒园老梅”、“梅华主人”,字鹤仙,斋名“古石”,浙江绍兴人,生于1894年,

足球运动员李明
田鹤仙,原名田青,别号“荒园老梅”、“梅华主人”,字鹤仙,斋名“古石”,浙江绍兴人,生于1894年,卒于1952年,为“珠山八友”成员之一。田鹤仙广学博取,吸众之长,勇于创新,创立了“梅花弄影法”、“虚实衬托法”和以山水功夫画梅,字与梅融为一体共组画面等艺术表现技巧,产生了深远影响,堪称瓷画梅花第一家。笔者就其两块梅花瓷板画浅谈其梅花瓷绘特点。

  图1、田鹤仙彩绘“写梅正好在春朝”瓷版画。高13厘米,宽20厘米。


  此图绘一树红梅,老干横斜,粗壮苍劲,梅蕊盈闹枝头。梅干连勾带皴,形象虬曲多结,满布鳞皴,苔点斑斑;花蕊以红彩点厾为之,得清雅高洁之态。图右上侧题书为:“晓起临池冻已消,写梅正好在春朝,疏笔正合逋仙格,想到孤山路未遥。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春月上浣古越田鹤仙写于珠山。”印章为“鹤仙”。


  图2、田鹤仙彩绘吹作江南第一花瓷版画。高41.5厘米,宽26厘米。


  此图绘红梅树干粗壮,虬曲苍老,枝条丛生,屈曲穿插,或俯或仰,或偏或侧。繁花累累,全放平绽,蕾蓄苞嫩,形态百出。红丽宣泄,生气盎然。图右题款为:“孤射仙人炼玉砂,丹光晴贯洞中霞,无端半夜东风起,吹作江南第一花。仿元人煮石山农之大意。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秋九月上浣。荒园老梅田鹤仙写于珠山。”印章为“鹤仙”。煮石山农者,即元代画梅大家王冕。其画梅承宋杨无咎一派,用笔简练,墨色清淡。王冕诗书俱佳,人品、画品、艺术气节可称“留得清气满乾坤”。


  田鹤仙画梅,越过清代扬州八怪,转而效法元代画梅大家王冕,作品用笔苍劲挺拔,用色淡雅绝俗,生意盎然。从笔墨特征来看,田鹤仙的梅花瓷画,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以双勾偏锋着笔写枝干,墨色以淡、枯、渴为宜,不死勾轮廓,出笔有飞白的效果,笔法在转折变化中虚实相连,枯湿相间。笔下老枝苍古,斑驳粗壮,收笔用浓料点苔藓,并以石青相破,尽显梅树苍劲老辣的质感和精神。老干间新枝纵横,出笔利落。枝丫讲究穿插造型,如“女”字形、“丫”字形、“井”字形等传统章法运用极妙,扭曲处更是似有若无,变化之妙,极富韵致。二是用圈梅法画梅朵,双勾着色,正、侧、偃、仰、背等朝向生动,圈花圆中带方,方中显圆,出笔随意,点染凝重。梅朵的布局少不寒碜,多不杂乱,姿态生动,映带有情。三是以山水功夫画线条,穿插上采用山水跌宕,令画面错落起伏,气势磅礴,山水功夫在花鸟瓷画上得以延伸、发展。四是多在画面的左右下角以三七之法起笔,而且靠近画面起笔处的梅干总是虚淡,具有画意无边的意趣。五是画梅花多是只画梅枝,不画背景,以“梅花弄影”技法衬以绰约的梅花树影,炽烈的梅蕊与冷峻的梅枝形成强烈的反差,造成虚实相衬、虚实相生的艺术效果,使画面增添了无限的美感。


  从田氏画梅花的设色来看:一是画梅干时多皴赭黄,斑驳转折之处笔重色浓,而梅枝多着淡青,冷暖相济,枝嫩梢细。二是以圈梅法勾勒花朵后,都依形填上玻璃白,再作少许晕染,薄而不淡,艳而不厚,最后以艳黑勾点花蕊,吐色争妍。


  田鹤仙的书法筋骨丰润,去妩媚之气,很有个性。田氏作品一般都是题写一两句诗文后,再落干支姓名款。常见落款为:“荒园老梅田隺仙写于珠山”、“梅花主人隺仙田青写于珠山古石斋”、“隺仙田青写于珠山”、“荒园老梅田隺仙写”、“田隺仙写于珠山”等。常见印款为:“隺仙”、“田印”。“隺仙”篆书方章中的“仙”字,单人旁顶天立地,“山”字小而居下边,特具个性。


  从整体画画来看,田氏作品梅满字多,焰红似火,开合有情,春意盎然;文雅的诗词与挺秀的书法,配以朱文小篆方印,充分体现了中国文人瓷画的气质。陶瓷美术家、“珠山八友”之一的王大凡曾赋诗“山水清晖成一格,梅花作出更无双”,以赞美田鹤仙的绘梅高超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