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年前与青花瓷片一次偶然的邂逅,使我对青花纹饰画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收藏界对青花瓷的研究重在釉

足球比赛规则
20年前与青花瓷片一次偶然的邂逅,使我对青花纹饰画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然而收藏界对青花瓷的研究重在釉色、器形、胎质、窑口和断代,而对解读纹饰画意似乎重视不足,我就从文学创作的平台“趁虚而入”,迷上了“青花花”。

  婴戏图


  画的是儿戏,实则非同儿戏


  明清时期的青花瓷画中,婴戏图(或称童戏图)占的比重很大。婴戏图画的是小儿玩游戏。若要给其分类,我以为主要分两类:一是纯粹的游戏,二是带有一定隐喻性质的游戏。纯粹的游戏比较好识别,诸如放风筝、武术等,隐喻性质的游戏则要作一番解读了。


  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是官本位的社会,人们追逐的就是读书做官、加官晋爵,当“人上人”。是一片明成化年间的青花瓷片,瓷友均认为所画为“破缸救友”,说的是北宋司马光少年时砸破水缸救出溺水同伴的故事。但细细看来,此图缸中并无溺水孩童,也没有人砸缸。我以为此图其实具有隐喻性质,叫做“戏鱼于盆”。为什么要戏鱼,因为鱼跳过龙门就成了龙。从画上小孩双手伸入盆内,旁边有一楼阁状建筑(龙门),可见图画演绎的是“鱼龙变化”。是一只清康熙年间的青花盖碗,画着四幅婴戏图,分别是放风筝、玩纸风车、抢帽子和钓螃蟹。其中后两幅画即具有隐喻性质,抢帽子抢的是“乌纱帽”,其含意一目了然;钓螃蟹,画着一个小孩提着荷花灯在捉螃蟹。荷花灯象征着光明、清廉(青莲),螃蟹则是“横行霸道”的贪官的写照,正大光明的官去捕捉“横行居士”,该图要表现的思想是非常政治化的。为一片明代晚期的残瓷片,画着两个小孩在下围棋,围棋盘上只有三块圆棋子,我认为这决不是简单的对弈,而是在演示“三元(圆)及第(地)”:把三块圆石头放在棋盘上,就象征着科举连过三关,中了状元。再看空中有三只飞舞的蜜蜂,“蜂”是“封”的谐音,这幅婴戏图最终可解释为:即将“三元及第”,“封官晋爵”。


  从孩子们的游戏中可折射出明清时期的社会心态,即望子成龙,光宗耀祖。为了达到此目的,社会和家庭联手对孩子施压。我有一片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片,画面是一位教师或家长模样的人,拿着一本书让孩子背,书桌上有一把戒尺,看来孩子若背不出来,少不了一顿打。《三字经》上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师长对学生体罚在封建社会是天经地义的事。一边是做“人上人”的仕途诱惑,一边是师长的严加管教,孩子只有服从的份儿,哪里还谈得上什么浪漫天真、放纵童心?由此可见,有些“婴戏图”实在非同“儿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