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针对历史上对民窑抱有的某些偏见,20多年来我写过不少文章谈过个人的看法。在《中国民窑瓷绘艺术》和《民

斯特拉
针对历史上对民窑抱有的某些偏见,20多年来我写过不少文章谈过个人的看法。在《中国民窑瓷绘艺术》和《民窑青花》二书中更是较为集中地从学术研究的层面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似乎感到言而未尽,在这里想再为民窑说句话。

  历史上非议民窑,除了说瓷质粗糙工艺不精外,还有一条就是说画得草率粗俗。这里想就所谓画得草率粗俗谈谈个人的认识。


  与官窑相比,民窑画风确实不够工细。官窑为皇室极少数人服务,画工必然毕恭毕敬,小心翼翼,就怕有一点闪失。不惜时间,不惜工本,细描细画。烧好之后百里挑一。景德镇御窑址出土许多永乐宣德大盘,画得工细,烧得也好,只因有一点小疵,就被砸破埋掉。而且皇帝常常亲自决定花样花色。如雍正就批评一种菊花画草了,叫再往细里画。照说,拿到画龙案上的菊花绝不会象民窑用瓷的大笔挥就,必是工细画法,但他还嫌细的不够。似乎历代帝王的审美爱好都一样,都喜欢工细画法。大概这样可以显示富有和高贵。


  民窑呢?它服务的对象是千千万万黎民百姓,凡夫俗子。得满足大家吃饭喝水的日用需要。这就不能象给皇帝那样不惜工本,不计时间地细描细画。为适应大批量生产,只能相对简化画面。但,光多、快、省也不行,还要画得好。画得不好看,人家不会买。多、快、好、省是统一的。这就逼着画瓷艺人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这就是写意画法。从繁到简,甚至由简而到抽象了。这能不能说是粗制滥造?不能。这种简化的写意画法是经过世世代代许多群体的摸索、研究、提练、创造而到十分成熟了的艺术风格——写意画风。请看磁州窑那些大罐大瓶上龙飞凤舞、天马行空的佳作;青花瓷上那些大笔写意、漓淋酣畅、出神入化,或者铁线钢丝,浓淡晕染的瓷画妙品。


  民窑写意画风是与官窑不同的两条艺术道路,也是与官窑不同的审美趣味。它千百年来,端在黎民百姓手中,是已经被广为认可了的艺术流派。


  官窑是工笔画派。


  民窑是写意画派。


  当然,说民窑写意是指主流而言,并非说民窑就没有工细一种。这是应当说明的。


  工笔好,写意也好。官窑工笔中有优劣之分,民窑写意中也有优劣之分。官窑布局严谨,画面丰满繁密,华贵富丽,有精雕细琢之美;民窑挥洒自在,灵气十足,有质朴自然之美。两种美谁也代替不了谁。


  因而,不可拿官窑画风和审美的标准去要求民窑,从而否定民窑画风。千百年来,之所以对民窑瓷绘存在偏见,这是重要原因之一。我们不会拿赵佶,工笔画的标准去要求八大山人;那么,为什么要拿官窑工笔画的标准去要求民窑呢?


  明明是两种不同的艺术流派,不同的审美趣味,简单地拿草率和粗俗贬低是不应该的。可是,至今不少学术著作、大报小报、有意无意地在宣传只有画得精细才是好的。提到精品好象只有画得精细才算精品,写意佳作就不属精品。做为个人,当然可以有自己的偏爱,但历史研究和学术评论,是不能受国内外古董商人左右的,是值得注意的。


  以上是从画风说。民窑瓷绘的历史价值还远远不止这些。从中国绘画发展史看,瓷上绘画也做出了多方面的独特贡献,我已写入以前的两部专著中,在此就不重复了。


  长久以来,陶瓷史界的研究,主要把精力放在鑑定、窑口、起源、色料等方面,而对陶瓷的装饰艺术一瓷绘的研究相对比较薄弱。这影响到对民窑瓷绘的深入认识。我在《民窑青花》(台湾版)一书的结尾中提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为建立民窑瓷绘研究的新学科而努力”,目的正在于通过更多人创造性的努力,还民窑瓷器以历史的应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