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图中这件清道光官窑五彩蝈蝈纹盖碗,高7.9厘米,口径10.8厘米。撇口,弧腹,圈足。底款“大

香港有线足球台


    图中这件清道光官窑五彩蝈蝈纹盖碗,高7.9厘米,口径10.8厘米。撇口,弧腹,圈足。底款“大清道光年制”六字三行矾红篆书款。端庄雅致,胎体轻薄,莹润剔透。通体施透明釉,温润如玉,外壁粉彩装饰蝈蝈纹饰,三菊盛开,秋意浓浓;另一蝈蝈戏于黄菊之上,似吮吸花蜜,又像与花仙相戏,其旁绘另一小虫,欲振翅而起。两虫一静一动,甚为相宜。繁素相适,雅巧相宜,让人叹为观止 为道光官窑瓷器不可多得的精品。


    这件清道光官窑五彩蝈蝈纹盖碗的独特之处在于将中国民俗文化中的鸣虫文化融入其中。盖碗所绘蝈蝈形象生动逼真,为后人不及。明清的官宦贵族都喜欢饲养鸣虫,特别是蟋蟀和蝈蝈。蟋蟀只可把玩一季,而蝈蝈可饲养一年多。明代宣德皇帝喜好斗蟋蟀,从江西景德镇御窑出土的不少宣德年间青花龙纹蟋蟀盆来看,其工艺复杂,龙纹凶狠,青花艳丽,正好迎合了皇帝的口味。蝈蝈的饲养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在《诗经·国风·周南》中就有记载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其中“螽”就是指的蝈蝈,而“薨薨”就是形容蝈蝈的齐鸣。清代饲养蝈蝈成风,一些书籍上经常有记载 “……他们经常在冬日里,这些官宦贵族闲来无事,就聚集在一处,把各自携带的蝈蝈摆放在温暖的房间里,一边赏雪、一边享受蝈蝈悦耳的歌声。”无论从诗词还是从当时的小说记载来看,饲养鸣虫这个习俗历经百年延续至今,也算祖宗留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吧。


    挑选蝈蝈有很多窍门。成年蝈蝈根据颜色、体形,大约分为四个品种:青色的叫做“山青”,在它不动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蜡制品似的鲜艳、清亮;黑色或深咖啡色 的叫做“铁蝈蝈”;类似枯草颜色的叫做“草白”;另一种纯绿色的叫做“绿蝈蝈”。蝈蝈可以冬天饲养,根据老人们的经验,在冬天喂养蝈蝈,最重要的是掌握好喂养蝈蝈的环境温度。一般情况下,在高于27—28摄氏度时,蝈蝈就会开始大声鸣叫,而当环境温度低于20摄氏度,大约在16摄氏度左右时,蝈蝈就会停止鸣叫,零摄氏度以下时就容易造成蝈蝈的死亡。老北京的玩虫客常常可以将蝈蝈养一年之久。


    另外,会饲养蝈蝈的人都知道,盛蝈蝈用的器皿也非常讲究。一般来说,用葫芦器来装蝈蝈最好。那些葫芦的外表有着相当复杂的花纹图案,这些花纹并非雕刻而成,而是通过模子使葫芦在生长的过程中就形成的。在清代也有“官模”、“民模”和“本长”之分。葫芦的构造也非常巧妙,通常在葫芦口内会放置一个盘丝状的铜制线圈,再加上一个有着许多透气孔的盖子,这样一来,蝈蝈在葫芦腹内鸣叫时传出的声音就会更加清脆、优雅。


    老祖宗的这些民俗文化流传下来实属不易。现代人民生活富裕了,不知道这样的传统文化是否还能被人们继续“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