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耀州窑唐三彩作坊和窑炉遗址位于陕西省铜川市黄堡镇耀州窑遗址的中心地带,东距黄堡镇约l公里,南距西安8

网络真人秀
耀州窑唐三彩作坊和窑炉遗址位于陕西省铜川市黄堡镇耀州窑遗址的中心地带,东距黄堡镇约l公里,南距西安80公里。1984年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发掘,共清理出唐代三彩作坊一组7座和焙烧三彩器的马蹄形窑炉3座,以及试烧三彩釉的小炉2座,出土三彩器具4000多件(片)。另外,在铜川和西安等地唐墓中也陆续出土了大量精美的唐代三彩器,同属耀州窑三彩制品。这些唐代三彩器型丰富,色彩斑斓,在世界陶瓷工艺上具有很高的成就。

    耀州窑与唐三彩


    唐代三彩器,简称唐三彩,是一种低温釉陶器,白色粘土作胎,用含铜、铁、钴、锰等矿物作釉料的着色剂,在釉里加入很多的炼铅熔渣和铅灰作助熔剂,经过80000C的温度烧制而成。釉色呈深绿、浅绿、翠绿、蓝、黄、白、赭、褐等多种色彩。


    唐代三彩器是由汉代釉陶逐渐发展而来的,主要用作随葬的明器,它是唐代社会厚葬习俗的产物。这种新型的陪葬用品在京城长安大量烧制、运用的同时,很快波及河南、河北、四川、山西等地,逐步成为达官显贵及平民的新宠。


    随着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截止目前巳后发现了河南巩县黄冶唐三彩窑址、陕西铜川黄堡镇唐三彩窑址及作坊、西安西郊原机场唐三彩窑址等,河北内丘的邢窑、四川省邛崃尖山子窑等也曾烧制三彩器。陕西出土唐代三彩器的墓葬就有2000余座,主要分布于西安及其附近各市县。河南境内也有1000余座,主要分布在洛阳及其附近的洛宁、宜阳、偃师、巩义、郑州等地市。其中耀州窑唐代三彩器,无论从烧造工艺上还是施釉特点上,都具有浓厚地方特色。此外,在出土耀州窑器物中,还有三彩瓷塑玩具、大型琉璃建筑构件和制作三彩的模具等。据此可知,不论是小件器物,还是大型建筑构件,耀州窑的唐代三彩作坊都有所烧造,这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耀州窑制作唐三彩工艺的成熟和烧造规模的庞大。


    耀州窑唐三彩的发展和演变


    耀州窑唐三彩文献没有明确的记载。良西在《陕西耀县柳沟唐墓》发掘简报中称:“陕西铜川黄堡发掘出了唐三彩作坊和烧三彩的窑炉遗址,根据三彩作坊和窑炉内出的器物观察,这一座唐三彩作坊建于盛唐,毁于中唐,而耀县柳沟唐墓的器物出土,从各个方面都证明了其三彩器为铜川黄堡烧制,这是毫无疑问的。其年代属于初盛唐之际,即高宗时期,从而证明铜川烧制唐三彩的历史比原来推断的还应早二三十年,也应该是起于初唐后期。”


    唐代经济繁荣,文化艺术高度发展,受当时厚葬风气的浸染,使耀州窑唐三彩应运而生。然而,一种工艺的形成并非一朝之功,但从耀州窑出土的三彩器中可以看出,其不论从烧造工艺还是制作规模都已相当成熟。那么耀州窑的唐三彩为什么一开始就有一个较高的起点?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一是作为大唐国都长安的京畿窑场,耀州窑一方面自身传统文化积淀深厚,另一方面受京师长安民风民俗、社会时尚和审美意识等因素的影响,从而使其在创烧之后迅速发展为国内名窑之一。耀州窑三彩器是根据当时长安城大量需要而烧制,西安、铜川唐墓中出土的唐三彩大多是黄堡耀州窑的产品;二是特殊地位的确定和信息交流的聚汇造就了耀州窑烧制技术的迅猛发展。铜川陈炉镇清雍正四年(1726年)《重修窑神庙碑》证实了唐代初年即已修窑神庙了,时间应早干贞观二年(628年)。窑神庙的创立,一个方面反映了各家窑户祈求富足、力图提高烧制质量的美好愿望,另一个方面也说明当时制瓷业已成为黄堡镇人普遍的谋生职业,其规模应是很大的。这样,就使得陶工们的经验、技术得到了汇聚、交流,而汇聚之地的黄堡镇则成了信息交流的重要受益者。


    耀州窑三彩器初期的作品造型简单,釉色单一,主要以单色釉或黄、绿色为主。器物有大批陶塑工艺品和玩具,棕黄釉犀牛枕和双鱼瓶代表了耀州窑低温单色釉陶器的制作水平。到了盛唐、中唐时期,随着烧造工艺技术的不断提高,耀州窑三彩制品的生产日臻成熟,在工艺、造型、装饰、釉彩和品种等方面都已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单彩、多彩陶制品进入了全面发展阶段。特别是三彩龙头套饰等建筑构件的烧制,标志着耀州窑唐三彩烧制的高度发达。另外在装饰上创造出了刻花、印花、贴塑等新工艺。


    耀州窑唐三彩与其他地区唐三彩的差别


    唐三彩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它的制作又因地而异,具有不同的地域特色。


    前面我们谈到,除了耀州窑发现唐代三彩作坊外,河南巩县黄冶唐三彩窑和西安西郊原机场三彩窑、河北内丘的邢窑、四川省邛崃尖山子窑等都有烧造三彩遗迹。但从出土的器物来看,尤以河南巩县黄冶窑和西安西郊原机场窑为典型。下面笔者就以这两处窑址为重点,分析——下它们与耀州窑唐三彩之间的差异。


    1.古陶瓷的烧制尽管受时尚、技术、原料等客观条件影响而变化万千,但就地取材是其遵循的最基本的原则,故不同地方的产品,其胎料和釉料的化学组成不完全一致。耀州窑的制坯原料取自当地的“坩土”,所用釉药“取自富平”。那是一种含钾、钠、镁、钙等熔剂较多的一种釉石,可以单独作釉料,亦可与他种原料共同合制釉料。胎质的坚硬度跟Al2O3的含量和烧制温度有关,Al2O3的含量越高,烧制温度越高,胎质也就越坚硬。若含量低,温度提高到一定程度就容易发生变形。耀州窑所用原料纯系坩土成分,含铝量在2 6%~2 8%之间;黄冶窑的含铝量在26%一27%左右,大致相同。耀州窑唐三彩器的胎体有粗松和致密两种,胎色有白、白中泛微红之分;黄冶窑大部分器物胎质坚硬,胎灰色白,但到唐代晚期,胎有白中泛红现象;西安窑器物胎色大部分泛红,没有白胎器物。从目前出土的器物看,耀州窑器物不见施化妆土的现象,而西安窑仅在生活器皿中施有化妆土,黄冶窑则大部分施化妆土。


    2.唐三彩的基本釉色是黄、绿、蓝、白、褐以及由此而繁衍出介乎纯色之间的中间色,其主要呈色剂为铜、铁、钴、锰等,不同元素含量的多少直接影响釉的呈色效果。从呈色的整体效果看,刁;论是黄冶窑、耀州窑还是西安窑,其呈色大体相似,不同之处是耀州窑三彩制品多用赭色等釉料作底,然后以黄、绿等色釉料加以补衬,而黄冶窑和西安窑则多用黄、白等色釉料打底,然后以绿、赭等色釉料进行补衬或组成图案。视觉上,耀州窑器显得古拙、凝重,而黄冶窑和西安窑的则较注重突出图案和颜色的强烈对比。另外,耀州窑唐三彩棕、赭、绿、黄相间居多,而且施釉彩较薄,有开片现象,釉汁较为浑浊,玻璃质感强;巩县窑和西安窑虽然也有黄、绿、棕等色,但黄冶窑则以蓝彩居多,西安窑则以绿彩为多,釉汁厚重,釉的流动性明显强于耀州窑唐三彩。耀州窑的釉汁虽然也相互交融,但没有黄冶窑和西安窑那种浓艳的效果,较为凝重。


    3.耀州窑三彩器以小件器居多,有生活用具、明器和小件玩具。黄冶窑和西安窑则以大件器物为主,其中尤以俑、镇墓兽等明器为多。耀州窑的三彩制品中,有不少大型建筑构件,如三彩瓦当、三彩龙头套饰、琉璃瓦等;而黄冶窑则未有发现,西安窑也仅出土有琉璃瓦,而不见大型建筑构件。


    4.从工艺上讲,黄冶窑和西安窑讲究修胎,器物造型非常规整。耀州窑修胎较为粗糙,但其注重胎的装饰,不仅常在胎体上刻划弦纹、菱形纹和斜方格纹,有时还模贴莲花或动物纹样。耀州窑和西安窑唐三彩器以施半釉者居多,施满釉的器物相对少见;而黄冶窑的则多施满釉,施半釉的反而不多。从装烧方法上看,耀州窑仅用耐火材料制成长方形架板,将三彩制品放置在架板上直接用火烘烤;黄冶窑则为了充分利用空间,广泛采用窑柱上棚架垫板分层摞烧的装烧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