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目前很大一部分古陶瓷研究者,把越窑的产生、发展、鼎盛到衰落的时代,定在东汉晚期到北宋晚期,就空间地域

美利达公爵300
目前很大一部分古陶瓷研究者,把越窑的产生、发展、鼎盛到衰落的时代,定在东汉晚期到北宋晚期,就空间地域大多认为,在现浙江省的宁波、绍兴地域为主。

  从考古学角度审视古陶瓷的研究,我从地层学和制品类型学(标型学)两方面着手,提出浙东青瓷发展的历史,是先越窑、早期越窑、越窑三个阶段。


  早期越窑窑场,主要分布在绍兴、宁波一带,烧造时间长达五百余年。大量的古窑址遗存表明:


  第一、早期越窑由原始瓷发展而来,或称为早期越窑从先越窑发展而来。即:陶与原始瓷(先越窑)合烧一专烧原始瓷一原始瓷与成熟瓷合烧一成熟瓷器发展成单一的瓷窑。


  第二、时代跨度。东汉晚期,早期越窑产生与成熟:东吴时,早期越窑获得了大发展,不但窑址数量增加,而且质量不断提高;西晋时,早期越窑达到了繁荣鼎盛,这时作坊不但成倍增加,而且生产的制品多样,釉色大为改善。尤其是随葬的冥器,造型奇特,品种多样,东晋时,由于社会政治、经济的动荡等历史原因,早期越窑生产停滞。这时不但作坊大幅度缩减,而且制品中冥器绝迹,生活用具品种亦大为减少;南朝与隋代,早期越窑处于低谷时期,不仅窑数量寥寥,而且制品种类不多。


  从宁波、绍兴地区发现的近60处的东汉窑址,说明宁绍地区,是烧造成熟瓷器的主要生产中心,也是中国瓷器的发源地和世界烧造瓷器的发祥地。


  东吴窑址,主要集中在上虞曹娥江中游的丘陵地区,目前已发现窑址30余处,是浙东这一时期主要生产中心。


  西晋时期,上虞发现瓷窑60余处,是浙东的中心产区。


  东晋南朝窑址与吴、西晋时期相比,出现大幅度的缩减。当时上虞曹娥江中游两岸,保存的东晋、南朝瓷窑址10余处。东晋窑址在慈溪上林湖的古银锭湖一地,发现8处。南朝窑址,除宁波市江i匕区云湖窑有一定规模外,在上林湖鳖裙山、小姑岭和萧山的戴村上董均有发现。


  早期越窑窑具上的铭文,分别分布于慈溪、鄞县、上虞、余姚等县市。典型的有:慈溪市上林湖黄鳝山,东汉晚期的筒形垫具上书写“徐师有”。上林湖的周家岙,东汉晚期Y78三足支具上,书有“大”和“吉”。上虞大善村,东吴窑Y16的三足支具上,书“宣”。横塘南朝窑址的垫饼底部书“贾”。鄞县东钱湖玉缸山,东汉晚期的三足支具上,书“王”。余姚市马步龙三国西晋窑址中,三足支具上书“安”。陈家岙三足支具上书“朱”等。这些主要是姓氏、姓名两类。


  早期越窑的胎


  浙东地区所产的瓷石原料是一种含石英一高岭一绢云母类的花岗岩类凤化后的矿物。它具有制造瓷胎所必须的石英、高岭、绢云母等3种基本旷物成分,可以用它做成瓷器的胎体。从上虞早期瓷器胎的化学分析得知,坯土中氧化硅的含量很高,氧化铝的含量较低,在15.65-18.06%之间。氧化铝的含量低,使瓷器容易发生变形现象,加上这时期的碗、盏、盘采用选烧法,胎体的底部都要承受一定的压力,所以坯壁比较厚。同时坯中含有2%左右的氧化铁和1%以内的氧化钛,在还原气氛中,高价铁(Fe203)还原为低价铁(FeO),低价铁比高价铁助熔作用强烈得多,能够在较低的烧成温度下烧结。另外铁与钛又是一种着色剂,这是浙东青瓷瓷胎呈现浅灰、灰白的原因。


  早期越窑的釉


  早期越窑是根据器物不同用途来施釉。大量标本证明,碗、盏、钵、盆内满釉,外半釉。壶、罐等容器一般口沿内外及外壁施釉,内壁露胎。由于胎的颜色对釉的呈色起着衬托作用,所以东吴时期浙东早期越窑青瓷胎色淡灰、釉色呈青。西晋以后胎呈灰或深灰色,因此釉色作青灰色。


  浙东早期越窑的瓷釉属石灰釉,釉中含有16-20%的氧化钙,含量这么高的钙是靠加入草木灰而得到的。钙在釉料中是助熔剂,能在较低温度下玻化。铁是青釉的主要着色剂,在不同的烧成气氛中,使釉呈现青、青黄等不同的颜色。


  早期越窑制品的分期


  根据110座早期越窑不同时代纪年墓的调查、发掘资料,经过排比研究可分五期。


  1、创始期(东汉晚期—220年)


  目前10座纪年墓出土物证明,早期越窑在公元2世纪开始趋向成熟,到2世纪晚期,不仅烧制日常的生活用具,而且也开始烧制冥器。此时流行的实用器有壶、簋、钟、罐、钵、撂、耳杯、香熏、五联罐以及冥器灶、井等。从奉化白杜“熹平四年”(175年)墓出土物看,当时瓷器已相当成熟。


  2、 发展期(220—265年)


  东吴时期有20余座纪年墓,年号有正始、赤乌、五凤、太平、永安、甘露、宝鼎、建衡、凤凰、天册、天玺、天纪等,基本上包括了东吴时期的各个朝代。从20余座纪年墓中出土的早期越窑器皿,基本上反映了这一时期的发展概况。常见生活用具有罐、壶、碗、耳杯、勺、钵、尊等;日常用具有虎子、香熏、唾盂、三足奁等;文房用具有熊形灯、蛙形水盂、三足砚等冥器有猪圈、鸡笼、栏圈、灶、井、火盆、提篮、堆塑罐等。


  3、 繁荣期(265—316年)


  西晋早期越窑作坊比东吴时又增加近一倍,可见制瓷业发展非常迅速。30座纪年墓出土物证实,这一时期常见的器物,生活用具有壶、罐、碗、碟、盏、盆、钵、耳杯、扁壶、簋、盂等;文房用具有蛙形水盂、兔形水注、砚等;日常用具有香熏、盂、洗、狮形烛台、虎子、唾盂、神兽尊等;模拟生产、生活设施用具的各种小冥器,如火盆、灶、吊桶、扫帚、畚箕、筛、磨以及反映地主庄园经济内容的冥器,如鸡笼、牛厩、鹅圈、羊栏、猪舍、狗圈和专用冥器堆塑罐、镇墓兽、男女瓷俑等。


  4、 停滞期(317—420年)


  东晋纪年墓比西晋时略多,现有30余座纪年墓,但是青瓷出土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种类上,都比西晋时大为减少,可见此时早期越窑生产开始出现停滞趋势。


  常见器物,生活器皿有钵、碗、碟、罐、盘、盘口壶、盆、大耳杯、鸡首壶等;日常用器有尊、唾盂、洗、虎子、香熏、灯等;文房用具有砚台、水盂等。总之,东晋前期绝大多数器物沿用西晋时造型。


  5、低落期(420—589年)


  现有窑址、10余座纪年墓资料表明,南朝为早期越窑器物出土数量最少、品种最缺的时期,浙东地区制瓷手工业发展处于低落阶段。常见的器物有:罐、碟、杯、壶、天鸡壶、碗、钵、盘、盏托具、尊等。纪年墓中出土碗、盘数量特多,且大小配套。如刘宋元嘉二十四年(447年)、梁天监年间之器物,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通过对浙东早期越窑青瓷创始、发展、繁荣、停滞到低落各个阶段纪年墓资料的排比研究,对下列问题有了较明确的结论。


  1、专用冥器的组合


  东汉晚期至南朝时期,随葬的青瓷除一些生活器皿及日常用品外,还出现了专门用来随葬的冥器。这类冥器主要流行于东汉晚期至西晋时期,其中东汉晚期以五联罐、灶、井为主;吴早期以堆塑罐、灶、井、火盆燃斗等为主;至吴凤凰元年(272年)后开始出现鸡笼、猪圈等冥器,直至西晋太康九年(288年)后,除以上冥器外,又增加了狗圈、羊圈、鹅圈、牛厩及畚箕、筛、扫帚、磨、吊桶等,西晋永宁二年(302年)出现了男女瓷俑、镇墓兽等。这些专用冥器至东晋消失。


  2、典型器物的演变


  罐、壶类等器物在东吴至西晋时较矮胖,东晋时器形逐渐增高,至南朝时演变成瘦长、大口、大平底。


  堆塑罐 东汉时期的五管瓶至熹平四年(175年)前演变为五联罐,到东吴太平二年(257年)演变为堆塑罐。西晋时,堆塑罐中五联罐已被亭、台、楼、阁所取代,罐腹部贴塑人物、飞兽或佛像。西晋永嘉七年(313年)以后,堆塑罐消失。


  堆塑罐纪铭,最早出现于东吴永安三年(260年),铭文为“永安三年时,富且洋(祥)、宜公卿、多子孙、寿命长、千意(亿)万岁未见英(央)”,盛行于西晋。


  虎子 东汉晚期出现虎头,吴赤乌十四年(251年)前后,虎子形制为圆筒口,奔虎提梁;至吴天纪元年(277年)演变为无虎头,绞索提瞩西晋太康九年(288年)口部作成张嘴,圆筒口的虎头,此后虎头逐渐缩至口上部,提梁印绞索纹或斜方格纹。东晋初至咸和四年(329年)间,虎子已作无头;咸康朝以后,纪年墓中不见虎子出土。


  香熏 东汉晚期至西晋年间,香熏普遍作圆镂孔,罐形或附有双耳。西晋元康朝,出现了三熊足的承托盘,炉身为三排三角形镂孔,间饰斜方格网纹,小孔管上置鸟钮。东晋时期,香熏有承盘,四层枫叶纹,镂孔球形,褐色彩,承盘立柱,三角形镂孔,山峰式,鸟钮等。南朝时期纪年墓中不见香熏。


  纪年墓材料证实,以动物形象作整体造型的器物最早出现于东吴甘露元年(265年),盛行于吴末至西晋时期。天鸡壶则最早出现于西晋永宁二年(302年)。


  3、各时代流行纹饰


  纪年墓出土物证实,斜方格网纹出现于东吴永安三年(260年);模印佛像最早见于吴永安六年(263年);刻划羽翼纹大约兴起于吴甘露元年(265年)前,至东晋咸康朝后不见。联珠纹于吴末与西晋初年出现。东晋时最为流行的褐色点彩最早出现于吴建衡二年(270年)。南朝时盛行的莲瓣纹,纪年的则始见于齐永明元年(483年)。


  装饰艺术鉴赏


  目前出土的所有瓷器中,最早运用动物形象的是在东吴、西晋、东晋和南朝时期,尤其是西晋时期成就最为突出。


  浙东早期越窑器物造型构思巧妙,器型丰富,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以动物形象作为创作的依据和素材。可以说,浙东早期越窑造型中,运用动物形象的数量之多、比例之大、形式之多样、设计之精巧,都是以前任何时期所无法比拟的。


  早期越窑制品动物形象的运用有三种


  1、形象类动物塑造


  器物外形基本完整,在器表的显著位置象征性地附加或堆塑动物形象作为装饰通过艺术处理,以达到比喻和联想的效果。


  鹰形双耳盘口壶,是象形类青瓷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在盘口壶的肩部堆塑鹰首,壶下腹部堆塑贴两只鹰爪,肩部左右各置一耳,耳下线刻硕大的圆形羽翼。鹰形的表现简练,整体感较强,而且含蓄,借助器腹的浑圆饱满,概括地、形象地衬托出威严和矜持。


  青瓷猛兽尊造型奇特,制作精细。腹壁堆塑神兽,双眼突出,口内含珠,形态狰狞。


  这一时期,形象类早期越窑中比较有特点的,还有一种器型是鸡头(首)壶(或羊首、虎首),它是由盘口壶逐渐演变而来的。到了东晋以后,除了在壶的肩部贴塑引颈高冠的鸡头,还于后部塑龙头把手,造型优美而匀称。


  2、拟形类动物塑造


  器物主体模拟一个完整的动物形象。这是浙东早期越窑青瓷造型中最具特色的形式,它在器形上设计别具匠心,对表现对象的观察细致敏锐,能够抓住动物造型的基本特征,在胎体捏塑、施釉和烧制水平上都有较高的要求。器型生动活泼,外观引人注目,有许多令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的精品为我们所熟悉。


   拟形类器物中数量多、变化丰富的是青瓷文房用具和日常生活用具,如各式青瓷水注、灶台、插座和虎子等。它们大多体积不大,被设计成狮、虎、熊、牛、羊、兔、蛙等各类动物形象,其中不乏立意新颖、装饰性强、制作精美的好作品。


  3、装饰类动物塑造


  器物的顶部、肩部、盖钮或其他相关位置,用个体或组合的动物形象作为装饰,体现设计者的艺术构思和制作工艺水平。这类动物造型比较写实,与器形的巧妙结合,创造出使人印象深刻,甚至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


  甘露元年铭青瓷熊灯,盏盘下的中心支柱被塑成穿着衣服的小熊,双臂抱头,形象生动,逗人喜爱。熊形柱与器身浑然一体,平稳自然。


  西晋元康七年(297年)墓出土的青瓷飞鸟香熏,器物造型特点简明,透雕球形香笼结构简洁,风格明快,而香笼顶部的飞鸟形钮则是点睛之笔。小鸟的造型简练生动,振翅欲飞,使整个器物造型有着动与静的对比变化。


  青瓷带盖四耳盂,盖钮被巧妙地捏塑成两只抵喙相戏的雏鸟。由于捏塑技巧熟练,表现恰如其分,我们仿佛能够感受到,雏鸟肢体的柔嫩和童稚可爱。装饰类动物造型青瓷器的时代特征和地区特点都很明显,早期越窑中青瓷人物堆塑罐(谷仓罐),集捏塑、堆贴和雕刻等技法于一体,即使造型和装饰相当繁复,也不显得杂乱,整体感觉比较奸,体现了当时青瓷造型和制作工艺所达到的高超水平。人物堆塑罐的动物形象,大都是现实生活中工匠所熟悉的,所以多数很真实,颇有情趣。


  综观浙东早期越窑青瓷,各个历史时期器物的纹样发展、演变序列,前后关系是一脉相承的。从东汉晚期至南朝,是我国青瓷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期,浙东早期越窑青瓷的发展与成熟,使制瓷技术在全国范围内得到了辐射性的传播,为早期越窑青瓷系的扩大及唐宋越窑的空前繁荣,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装饰艺术的发展


  从目前110余座纪年墓葬资料研究表明,浙东早期越窑的装饰工艺,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和生活习惯的改变而不断地创新与提高。不但在器物的造型、品种上大大增多,而且在美化制品上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


  1、东汉时期的所有实用器上出现的各种纹样,都与当时人们生活起居中的席地而坐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在瓷器装饰上,一定要适合席地而坐的视觉效果。


  正因为人们席地而坐的习俗,所以从瓷器出现开始,大多器物都把装饰的重点放在口沿、肩部及上腹部,即视觉效果最佳的位置。各类器物中,总是在肩部、颈部施上弦纹、水波纹、点线纹或镂孔或堆贴。在早期越窑阶段,把纹样施于器物下部的几乎没有。例如洗、盆、盘之类,往往在口沿上施弦纹、水波纹,在内底中间施水波纹与太阳纹,这些都与生活中视觉有关,使人们能感受到美的联想。


  到了唐代,人们发明了椅子、板凳,逐步改变了席地而坐的习俗,瓷器上的装饰艺术出现了大转折,实用器上的艺术加工,一改过去把重点放在肩、颈上的情况而改在制品上部。


  东汉浙东早期越窑制品,处于陶瓷合烧阶段或成熟瓷器阶段,装饰艺术上还是继承了原始瓷的工艺与纹样。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


  第一、在泥条迭筑器物上,大多拍印各种几何印纹。其中尚见的有席纹、蝶形纹、梳纹、叶脉纹、蛛网纹、网格纹,方格纹、菱形纹、麻布纹等。这类迭筑器物的器耳,大多为杉叶或羽毛纹。


  第二、在拉胚成型的器物中,有布纹、绳纹、点线纹、圆形镂孔。在碗、盏、盅一类小件器物中常见水波纹。


  2、三国东吴到西晋时期,装饰艺术明显地呈现三个特点:


  第一、明器出现。在明器上的装饰特别讲究,如狗、猪、羊、鸡圈、各类堆塑,采用了捏塑、堆贴和模印,反映了封建经济的繁荣与习俗。


  第二、实用器装饰开始注重形体造型的美观。出现了熊灯、蛙形水注、鸟形杯等新的器型,采用堆塑、雕刻等手段,使青瓷器物造型得到整体美的效果。


  第三、早期越窑制品,开始注重与外来文化的交融。特别是在浙东与西方人民交往中,所喜爱的扁壶之类的出现,和以褐彩绘为主体的羽人、佛像、西方胡人活动的场面等,就是中西文化交融的例证。


  3、西晋时期,浙东地区是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之一,因此制瓷手工业发展也特别快,目前所知的古窑址与东吴时期比,增加近一倍,可见制瓷业速度与社会需求。为了适应“闭门为市,牛羊掩原隰,田地布千里,商贩千艘……”的社会景象,早期越窑在装饰艺术上有了进一步的拓展,其特点:


  第一、在一些盛器上,采用鸡首、羊首、虎首、牛首、鹰首等畜禽类头首的装饰,使制品整体造型生动、有生气。


  第二、西晋出现了“带式”的纹样带。这类带式的装饰,一般均由方格纹、弦纹、联珠纹、花蕊纹组成带式,也有用龙、凤、虎交替组成。


  第三、模印纹样的大量运用,说明制品成批生产,并有一定分工。例如模印佛像、铺首衔环等。


  第四、镂孔装饰中出现了三角形、凸字形和树叶形等。


  4、东晋时期社会动荡,浙东窑业迅速走下坡路,与西晋时期相比,窑业作坊几乎要减少一半,大多数处于停滞阶段。根据纪年墓资料研究表明:


  第一、公元333年(即咸康时)以前,装饰艺术还是直接延续西晋时的装饰。东晋咸康以后,到南朝初,从时间上看,将近有半个世纪,典型的带式组合的纹样基本上刁;见。在装饰上仅见到弦与点彩。


  第二、前朝众多动物造型的器皿大为减少,工艺与装饰艺术水平也大不如以前,从停滞走向衰退。


  第三、盛极一时的各类明器消失。


  5、南朝到隋,可以说浙东早期越窑的低落时期。不仅窑业作坊屈指可数,而且品种奇缺,装饰艺术也大为衰退。装饰纹样以莲花、莲花瓣等题材居多,这与南朝提倡与信仰佛教有密切的关系。


  综观早期越窑装饰艺术纹样的演变、发展,可以看出装饰艺术由发展至停滞的运行态势。即东汉形成期、三国东吴发展期、西晋鼎盛期、东晋停滞期、南朝隋低衰期。现存窑址中的纹样与遗址中出土遗物的纹样,也证明了这一发展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