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青花瓷概况 对于青花瓷起源及其发展的探索,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中、外学者做了大量研究工作

悠视棋牌
中国青花瓷概况

    对于青花瓷起源及其发展的探索,上世纪五十年代起,中、外学者做了大量研究工作。近30年来,由于扬州唐城遗址多次发现青花瓷片,中国青花瓷出现在唐代,已经成为定论。“特别是璧形底碗残器的发现,完全可以肯定这些青花器属唐代无疑,而且从各方面分析,应系巩县窑所产”(汪庆正《青花釉里红》)。
 
    但是,通过对实物排比的情况来看,包括1948年于河南洛阳出土、现珍藏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的白釉蓝彩三足罐;于印度尼西亚岛附近海域沉船出水的唐蓝彩菱形花草纹瓷盘等,唐代青花瓷的制作还不太成熟,釉下彩特征有的不明显,有的属釉中彩(马广彦、马平《浅谈釉中彩》2004年第12期《收藏家》)。而且,这一烧造技术,后来随着巩县窑的衰落还一度中断,可见中国青花瓷的发展,其道路还非常曲折。
 
    根据成熟青花瓷应具备的三要素,即,洁白的瓷胎和纯正的透明釉;釉下花纹用氧化钴料,发色青蓝明澈;平面彩绘技术熟练来衡量,并参酌各个时期青花瓷的生产实况,中国青花瓷器的发展大致可概括为如下几个阶段:
   
    唐代至两宋是青花瓷的萌芽阶段。元代后期,由于批量生产及钴料充足,青花瓷成熟一步到位。明洪武时期,来自主观与客观上的一些原因,青花瓷生产一度衰退。永乐、宣德朝是青花瓷黄金时代,被誉为明清以来最好的青花。(与郑和七下西洋所取得的青花料亦有一定关系)。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又一次陷于暗淡(俗称“空白期”或“黑暗期”)。成化、弘治和正德是青花瓷器的振兴时期,青花清丽淡雅,质量很高。嘉靖、隆庆至万历前期,青花用回青料、料色浓艳,产量大。但工艺较粗糙,瓷质有所降低。万历后期至康熙前期,是国内市场和对外输出的繁荣期。清康熙朝民间青花瓷进一步发展,是中国青花瓷的鼎盛期。正、乾隆以后,中国青花瓷的生产由极盛走向衰弱。


    元“至正型”青花瓷


    至正型青花,具体而言,是指十四世纪四、五十年代至元末(1341~1368年)的中国青花瓷。这一称谓,源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琉璃厂出现的一对署有“至正十一年”铭(1351年)的青花云龙象耳瓶(图1)。这对“至正型”器,由于无人识庐山面目,便随由一位英国年青人去了他国。慧眼识宝的为英国学者霍布逊和美国波普博士,他们依据此瓶上的纹饰,比照了伊朗阿德比尔寺院和土耳其托普卡比博物馆的传世件以及西方著名博物馆的一些藏品(图2),就此叩开了元青花认知大门。霍布逊发表的文章《明以前的青花瓷器》(《老家具》、1929年)与波普出版的二本书(《14世纪的青花瓷器》、1952年和《阿德比尔寺收藏的中国瓷器》、1956年),引起了外国对中国元代青花瓷的瞩目与认定。此后,国内专家学者,从中国元大都遗址和河北保定、江西高安等窖藏中,又找出一批相类的元青花瓷器。这样,不但确认了元青花,还确立了元青花“至正型”学说。
 
    元“至正型”青花,系景德镇窑在汉文化基础上融合西藏文化(尚钺《中国历史纲要》))及伊斯兰文化(刘新园《我看托普卡比博物馆藏元代青花瓷》)的产物,它代表了元代制瓷业最高水平。“至正型”外观特征为:胎体厚实、形体硕大;青花以进口钴料为主、呈色浓艳,采用国产钴料的色调深沉;画面满,纹饰密,装饰层次通常为四至八层,多的达九至十一层。器形规矩,图案精细,整体给人一种富丽、庄严的感觉。
 
    据国内外陶瓷学界粗略统计,全世界目前有元青花精品约300多件,其中,流散在中国本土以外的“总共不过200件左右(日本、三上次男《陶瓷之路》、文物出版社、1984年版)”。这些元青花瓷器,被分别藏于“英国、法国、美国、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阿曼、日本、印度、伊朗、土耳其等国”,尤以土耳其托普卡比博物馆和伊朗阿德比尔寺院“收藏最多,前者收藏70多件,后者收藏30多件。国内收藏有120件左右,且大部分是1969年以后陆续出土的。”(吕成龙《元代青花瓷器识鉴》,2004年第2期《故宫博物院院刊》)
 
    然而,近年来民间涌现的元青花却数倍于此。据闪淑华《祁门古陶瓷厂与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2004年第5期《收藏家》)一文介绍:“投送与'至正型'元青花云龙纹象耳瓶同类器物的稿件纷至沓来,天津、陕西、大连、苏州都有投稿,据目前所见,已出现五对同类瓷瓶。这五对中看图片与'至正型'标准器完全相同,区别只是颈部有铭文或没有铭文。”实际上,图片上的纹饰漏洞还是可找见的,例如,蕉叶的边线,被画成几乎呈对等的双边线、且双边线内留白;龙的颈脖,竟粗壮如蛇,这些,都属破绽。


    元青花珍稀的几点原因


    目前,有关元青花的讨论非常红火,令许多有识志士大惑不解的是,对于自己民族这么一大笔珍贵遗产,炎黄子孙以前怎么就视而不见,还要有劳外国学者指教,原因基于以下几方面事实:一、明朝建立后,元青花为何只存在于地下、存在于天高皇帝远的国外,而中华大地上(地面)则无影无踪!连宫内承传有序的自汉唐到宋元各式名瓷中,竟然独独缺少元青花瓷;二、我国第一部综述全国名窑的瓷器史专论《格古要论》,竟对名闻遐迩的元青花讳莫如深,相关论述不足十字、且耐人寻味:“白底蓝花者,甚俗”;三、洪武瓷为何要置传统纹饰固有的“共性”不顾,执意同前朝花纹较劲:你右我左;你下我则上(参见下一节)。这番意识形态上的针尖对麦芒,意味着什么?而这一同清王朝在纹饰上跟前朝情意绵绵(明末与清初一些青花瓷,多因纹饰相近,很难予以准确细分)和在款识上跟前朝卿卿我我(清三代一些官窑、民窑瓷上,盛行书写各式“大明”年号款)大相径庭的情景,又说明了什么?上述种种现象,只存在一种解释,那就是作为皇帝的朱元璋,出于政治原因,把属于中华民族文化精髓的元青花,特别是至正型器,斥之为“异端”,才导致元青花从中华大地上突然蒸发,才让传统纹饰(纹饰语言)在元明时分出现了骤变。
 
    明代御窑厂的建立,当在洪武二年。洪武三十五年一说,既不合历史客观,又悖于明太祖雷厉风行的办事作风。而且,“照第二种说法,则推断出洪武时期无官窑瓷器;现在一般认可第一种说法。”(耿宝昌《明清瓷器鉴定》)


    元代青花瓷鉴定要点
 
    元青花,以“至正型”器为典范,同时还包括“延祐型”和一些形、纹简陋,销售层次较低的青花瓷(图4)。为提高“目鉴”科学性,在前辈研究成果基础上,本文结合公私藏品,就元青花鉴定,谈一些肤浅的认识:
 
    1.大花大叶,叶为满色,但花朵不填满色,且外部绘有较明显的空白边线。山石、海水、人物、动物纹等(图5)亦相类,纹饰内露白。
 
    2. 缠枝莲叶,“叶形多呈葫芦状,或有一至五个尖瓣”(孙瀛洲)。
 
    3. 变形莲瓣边饰,有的为一组,有的画二组,构成上下对应的仰、覆莲瓣纹装饰。除盘以外,其他型器上的莲瓣,均呈单体形式排列,莲瓣间留有空隙、互不相连。明洪武时,除部分执壶和盏托外,瓶、罐、盘及碗的莲瓣纹边饰均呈并拢(共边)型。此后,这种绘法贯穿于明清两代。
 
    4. 蕉叶纹,多数作分开状,叶与叶之间留有空隙,少量为并拢型或叶与叶呈重叠状。明初以重叠状多见,偶见有分开的。宣德以后,蕉叶纹几乎不见有分开的,都为拼拢重叠状。此外,元代蕉叶的主脉,均以浓笔的粗线条表示;入明后,蕉叶的主脉均留白、呈中空型。同元代蕉叶主脉的粗实线条,在视觉上泾渭分明,非常醒目。
 
    5. 如意云头纹(亦称“云头纹”、“云肩纹”、“垂云纹”)。云头与两云脚相交之尖头,指向呈前后相背形态(图2),即,如意云纹两云脚间的尖头,与云头的尖头,方向相反,很少例外。而洪武,如意云的头与脚的尖头指向,均方向一致,亦绝无例外,并沿袭至永宣。成化起,如意云头的两尖头,既有朝向一致的,亦有相背的。
 
    6. 回纹边饰。由互不相连的单体回纹组成。有的回纹呈规矩的方形,有的为变形回纹,有的为减笔式回纹。明洪武时,回纹边饰由一正一反两方相连形式排列组成。明永乐以两方连为主,同时又出现一笔环连式的回纹边饰。宣德以后,除少数边饰仍作一正一反两方相排列连外,多数回纹边饰呈整圈一笔环连式,并延续至清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