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7. 龙纹。元代青花瓷器上,画龙的不少。龙躯细长,且细颈,细腿、细爪和尖尾巴(偶有火焰式大尾),体态

邯郸联盟
7. 龙纹。元代青花瓷器上,画龙的不少。龙躯细长,且细颈,细腿、细爪和尖尾巴(偶有火焰式大尾),体态轻盈。头较小,长鹿角,张口、吐舌,龙的下腭有须,上颌一般无须,但是,至正十一年铭标准器的龙上颌有双须,而此类带双须现象,在元青花件的其他龙纹图案上十分少见。龙身鳞片分两种,以网状细鳞片多见,以留白大鳞片少见,后者龙纹更加精美。龙有背鳍,腹下通常无橫纹带。胸与背部,常饰有火焰状飘带。肘部有长毛三至四根或一撮。龙爪以三爪、四爪居多,五爪极为罕见。
 
    8. 元青花立件中的玉壶春瓶与出戟尊,其内口沿部位,常常加绘一道卷草纹或云头纹边饰。入明后,此类内边饰现象,起初仍存在于明洪武朝玉壶春瓶上,洪武以后消失。
 
    9. 元代纹饰采用平涂法,“有的则是在浓笔边线内施以淡色”(孙瀛洲),小件器上为一笔点划,这就是所谓“一支笔” 的画法。从明成化起,以“二支笔”工艺见长,构线与填色是分别完成的。“明代青花多是填色或素描。这种技法上的不同,也可以作为划分元、明青花瓷器的旁证”(孙瀛洲)。
 
    10. 元代瓷胎,同明代后期及清代瓷胎相比较,有硬中见柔的感觉。“胎质淘练得不如明清瓷细致,因而在砂底处多有砂眼、刷痕和铁质斑点,并在底足、口边与缩釉露胎处呈现火石红色”(孙瀛洲)。
 
    11.除执壶、玉壶春瓶外,器物的底部一般露胎。涩底上往往粘有釉斑,这是时代风貌。“把杯、把碗底足内部多不挂釉,个别的在高足的里部挂半载釉”(孙瀛洲)。大罐的口部通常施釉,小罐的口部多露胎。梅瓶原本都带盖,盖内不施釉,这亦是特征,仿制品有的却盖内施釉。
 
    12. 罐的造型多数为口大足小,不同于明清罐的口小足大或口足大小相偌形制。碗、碟、杯的圈足较小,足墙较宽、较厚,给人一种头重脚轻的感觉。有的器物底部可见明显的旋坯痕,个别有粘砂现象。碗、碟、杯圈足的底心常见凸乳,俗称“脐”,为元瓷特征之一。
 
    13.大件器的胎体普遍厚重,小件器却都很薄,胎体大多薄于后世明朝同类器。而仿制品则不然,小件器也显得很厚实。
 
    14.除露胎较高的一些立件外,元代小罐、小瓶近底足处(胫部)常见指印痕。指印痕通常呈三个,系工匠捏着浸釉或刷釉时所遗。此现象,延续至明中期。
 
    15.入土之物,于器内的修胎痕(类似竹丝刷痕)上,常会出现土蚀痕迹(元器内壁多为荡釉、釉最薄,故竹丝刷痕处极易受到土蚀)。土沁斑是否自然、分布是否合理,辨伪时值得重视。
 
    最后要说的是,不管是窖藏的还是传世的,元青花终究会凝固住时光一些印迹:埋于地下的,其釉层稀薄处,不可抗拒地要染带上土沁、土斑;秘藏于地窖,釉面也会因年代久远,显出质地老气、宝光内含。而传世品,由于人间沧桑和岁月抚摸缘故,釉汁则越发滋润、宝光四溢;或因为历经使用,棱角的釉面不免要出现轻微的剥蚀或磕碰,以及支撑点和受力部位,会因磨损划痕纵横、细密,而附上累累旧气。
 
    譬如,作为传世品的香港佳士得2004年春第1021号拍品的元青花缠枝牡丹纹鱼耳大罐,给人印象便有三处大开门:一、器身底釉肥厚、古拙,釉面光泽柔和、并因釉层厚薄略有不匀显出些釉面不平整;器表上的使用留痕、受力点自然,器物易损易磨处,磨损痕流畅、分布合理;口部及鱼耳处的色泽发涩、微闪牙黄,同器身底釉的白中闪青出现反差,系口与耳因破损、略经修补之故,即修补(冷补)后历时过长,致该处变色、泛黄。二、器内修坯痕粗放、形态自然、有类似明代罐内常可见到的那种竹丝般的刮痕;内壁的使用留痕,同器外的吻合,属长期使用后的一种极合理的磨损遗迹。三、平底微凹,底面上旋坯痕清晰流畅(注:元器底足多数为刮底、底面凹凸不平,但有少量器物呈旋底。明代相类,特别成化瓷,旋坯器多见);胎白,涩底上萧散有砂眼和铁质斑点,特别是胎的质地,给人一种硬中带柔感觉。
 
    这件高50.5厘米的罐,口与耳尽管有损,估价为580万-650万元,仍以2190余万港元的高价位成交,原因之一就是器物大开门。

    真正古董会讲话,这并非泛泛之谈。倘若找不到感觉,请君切勿轻易掏钱买“元青花”,尤其是“国宝级”元青花,它从明太祖手中漏网可能性甚小,更不要说被“捡漏”。
 
    其实,“收藏”并非现代人专利,“自16世纪开始,在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中已经风行对明代永乐、宣德和成化瓷器的收藏和鉴赏。”例如明嘉靖王世贞著的《觚不觚录》、明万历谢肇氵制撰写的《五杂俎》,都有这方面实录,记载着明代有关宋代之哥、汝瓷及明代之永乐、宣德、成化瓷收藏,可就是没有元青花。
 
    难道明代士大夫和鉴赏家,他们不喜欢元青花?显然不是。真正原因是当时市面上看不到元青花、连皇宫里都没有,他们当然无法知晓中国还有元青花。
 
    眼下,随着“收藏热”,明洪武朝已显绝迹的元青花忽然出现那么多。因此,偏偏让你不经意间“遇”上的这类“元青花”,多数有诈。这真与假的识别,笔者以为,只要收藏者在认识论上没问题,又能抓住“目鉴”要点,应该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