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件白釉珍珠地六管瓷瓶,其造型虽原于瓶的基本形制,但多出六根瓷管,甚是奇特,其用途

荣耀传奇私服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件白釉珍珠地六管瓷瓶,其造型虽原于瓶的基本形制,但多出六根瓷管,甚是奇特,其用途亦有探讨的余地。现仅以此瓶为例,浅谈一些看法,以求教大方。
  
    此白釉珍珠地六管瓷瓶是宋代磁州窑(系)的作品。瓶高21.6,口径10.3,底径8.3厘米,大唇口,微外撇,较短粗胫,宽肩,大圆腹,腹渐收,至足部直径约为腹部直径的二分之一,略像梨形,圈足,足墙宽厚,足际无釉。瓶肩分置六根空管、短粗、直口、管中空,但不与腹腔相通,其高度约与瓶口持平。通体施肥厚白釉,色白泛微灰。釉不到底,圈足外墙露胎无釉。足底心施为稀薄的白釉。腹部剔刻花纹。
  
    肩、腹之间剔刻两道弦纹,腹下部以一道弦纹相隔。上下弦纹之间的腹部剔刻“C”形和“O”形纹为主体,形似珍珠,腹中部剔刻出变形缠枝花。剔刻文原于陶器的原始纹饰,是以工具于器坯表面干涸的釉层上剔刻而成。故名。此种工艺流传至今。在漫长的岁月里又出现了许多别称,如剔刺文、刺剔文、锥刺文、针刺文等,由于工具不同,施用手法各异,便产生不同形状的纹样。到了宋代磁州窑(系)的各个窑场均广泛使用这种工艺,尤以河南省更为常用,当阳峪(修武)窑、鹤壁窑等均多生产此类产品。这件白釉珍珠地六管瓷瓶可能是这些窑中的某一窑场所产。我们若从所施白釉的厚度,剔刻的技巧,以及相似藏品来分析似乎更接近当阳峪窑的产品。
  
    此瓶腹部所剔刻的纹饰是变形缠枝花。构图原则是以波状浅与切圆浅相组合,再在切圆空间或波浅上缀以花卉,并点以叶子,作二方连续或四方连续展开。此种新型的纹样,不仅在宋代普遍使用,而且以后历代均在使用。陶瓷上的绘画主要选取现实的实物为主体进行创作。在创作过程中对实物的表象难免有所取舍,而形成新的组合图样,如宝相花就是选取唐代的某些花卉而组成的纹饰,再如缠枝花本应是某种植物的花或枝,但在实际应用中产生了变形,而这种虽以脱离原所取植物的本相,但图案则更为精致美丽,称之为变形缠枝花。这类花卉图案到了宋、元时期的定窑、吉州窑,尤其是磁州窑(系)的器物上更是多见。此件六管瓷瓶所剔刻的变形缠枝花虽很难判断它原于何种花卉,但其图样流露着一种与器形象吻合的神秘感。
  
    多管瓶又称牛角罐,宋代以南方龙泉窑多见,而后向北方发展,磁州窑(系)亦多生产。因其肩部宽大,上面直立五根管,或六根管而得名。磁州窑(系)的多管瓶形体较为粗壮,管体短而粗,其造型很具有北方人的精神特征,是为鉴赏南北方所产的区别之一。至于多管瓶的用途,由于史籍未见记载,所以至今未有定论。目前有两种说法,一为冥器,一为供器。笔者倾向于供器之说。
  
    古代的随葬品大体上讲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墓主人生前所用的各种物品,如盘、碗、刀、剑等等。一种是墓主死后而未入葬前于灵堂所供之物,大底是墓主生前所爱之物。这类物品即非实用品,亦非冥器,应称为供器。入葬时随之埋之。一种是依据墓主人生前所居,所用之物按比例缩小而制作的物件,以反映墓主人生前的豪华,死后的享受,而共埋于地下,是为冥器。如常见的人俑、楼阁等。多管瓶是很明显不属于冥器之列。
  
    供器的来源一是陈设品,二是宗教供器。多管瓶应归于宗教供器。宋元时期有钱之家为何以多管瓶为宗教供器,这怨与当时的宗教信仰有关。所以,笔者认为我馆所藏白釉珍珠地六管瓶似应属于宗教性质的供器,待主人死后又为随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