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深圳玺宝楼青瓷博物馆珍藏有一件西晋青瓷堆塑谷仓。这件西晋青瓷堆塑谷仓做工精美、保存完整,除了具有同时

传奇3g外挂
深圳玺宝楼青瓷博物馆珍藏有一件西晋青瓷堆塑谷仓。这件西晋青瓷堆塑谷仓做工精美、保存完整,除了具有同时期谷仓的一般特征之外,还因堆塑有极为少见的龟趺碑铭和佛教造像而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收藏价值,是一件难得的青瓷珍品。

    谷仓罐是一种流行于三国和两晋时期的明器。谷仓罐是由五联罐发展而来,也称“魂瓶”。其造型一般以罐为主体,罐口大多以堆塑的人物、鸟兽和楼阁作为装饰。主要生产于浙江会稽、上虞一带。


  该青瓷堆塑谷仓高43厘米,底径14.8厘米,胎质浅灰,通体上青釉,釉色青黄光亮,局部有细微开片。罐身有轻微流釉现象,盖因当时使用浸釉方法施釉所致。罐身下部有土浸痕迹。谷仓罐罐口堆塑主要包括楼阁、人物和碑铭三个部分。楼阁为庑殿式,分上下两层,共四个朝向。正面无人物,有两蹲兽分立门旁,蹲兽两旁有两阙,蹲兽上方为三个龙形印花装饰。其他三面:一面为上层一乐俑,下层两乐俑,一佛像造型;一面为上层和中层各一佛像造型,中层佛像两侧有龙形印花纹饰各一个,下层为两蹲兽造型,该朝向两侧各有一堆塑龟趺碑铭,碑铭造型和碑文一致,碑身均为长方形,顶部三角形,上有刻于釉下的阴文文字:“囗稽”、“出始囗囗囗囗囗宜子孙作吏高囗众无极”字样;第四面,上层为一佛像,中层为龙形贴花装饰,下层为三个并列的佛像。谷仓的四个小管已经退化,分立于楼台二层的四角,每个小管外均有一个兽头贴花装饰。罐身共有贴塑18个,包括持节俑5个、佛像4个、兽面衔环纹1个、龙纹3个、兽纹4个、骑马人像1个。罐身贴塑分布均匀,布局合理美观。


    罐口和罐身上堆塑的乐俑形象生动,吹拉弹唱各现其态。堆塑佛像背有项光,身披薄纱,盘腿坐于莲花座上,表情端庄安详。该件西晋青瓷谷仓表现出了一些较为鲜明的时代特征,这对于判定它的年代提供了有力的证据:


    首先、谷仓的胎质为灰胎,釉色青黄,较为稳定,符合越窑创烧时期的特征。


    其次、在谷仓上堆塑建筑始于东吴。一开始,堆塑建筑只出现于罐口的局部,并且不完整,只有简单的房檐造型,后来才渐渐发展到整个罐口以堆塑楼阁为框架的格局。此谷仓堆塑的楼阁结构完整,具有庑殿式楼阁的特征。可以大致推断为东吴以后的作品。


    第三、此仓没有刻画传统的群鸟争食场面。五联罐向谷仓过渡是从在五联罐上堆塑鸟兽、人物开始的。用群鸟争食于罐口为装饰,以表现粮食盈仓。这是一个相对稳定的装饰手法,沿用了相当长的时间。西晋以后,群鸟装饰逐渐减少,鸟的造型也逐渐呆板。这件谷仓上根本没有出现鸟的造型,而是在退化的四个小管外贴塑兽面。表现出鸟型纹饰消失后的时代特点。


    第四、历史遗存上保留的铭文是历史研究的重要线索。该谷仓的两个龟趺碑铭为我们提供了珍贵文字资料。但从目前的发现来看,历代谷仓中有铭文的极为罕见,所以这件铭文谷仓的历史价值更为突出。两个碑文上的“囗稽”、“出始囗囗囗囗囗宜子孙作吏高囗众无极”文字,有七个字无法辨认,但从碑文的结构和文字布局上看,与江苏吴县狮子山4号墓出土、上海博物馆藏和上虞龙山出土的铭文谷仓一致,可以大致推测所逸文字分别为“会”、“迁”和“宁用此丧葬”,或与此文义相近的文字。据《水经注·渐江水》记载:“浦阳江东北径始宁县西,本上虞之南乡也。”始宁县设置于东汉,位于上虞南面,西晋时两地同属会稽郡。文献和考古资料证明,西晋青瓷谷仓主要产于会稽、上虞一带。此谷仓上的龟趺碑铭与文献和考古资料相合,可以断定其产地为会稽,这是早期越窑的产地之一。


    最后一点,也是该谷仓最为特殊的一点。这件谷仓上一半人物造型为佛像。佛像头发卷曲,高高束起,身披薄纱,肢体在薄纱的层层皱折下隐约可见,佛像身后有光环环绕。此类佛像应属于笈多式造像风格,保持了佛教东传早期的特征,符合两晋时代风貌。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有众多文字和实物记载,谷仓这种明器虽然流传的时间不长,但是堆塑其上的佛教造像,也佐证了佛教在中国的本土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堆塑谷仓上所反映的人物形象、活动场面、建筑形式与外观等都具有时代特征。这为研究西晋前后时期浙东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等提供了第一手实物资料。深圳玺宝楼青瓷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堆塑谷仓,不仅器形优美、釉色光润,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而且具有丰厚的文化和历史内涵,这使它具有了其他同时期作品所不及的价值,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稀世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