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此件三彩牵马俑出土于唐永泰公主墓,纵5、横7、高16厘米。模制中空,胎体呈黄白色,发髻、眉目描墨,双

江苏舜天俱乐部
此件三彩牵马俑出土于唐永泰公主墓,纵5、横7、高16厘米。模制中空,胎体呈黄白色,发髻、眉目描墨,双唇点朱,面、胸及腹部饰肤彩。头微在侧,辫发盘头,目视右上方,左手附腰,右手置于右前方作持缰状。袒胸露腹,脐部下凹,腰束带,双脚呈八字立于梯形平板之上。身着草绿色短袍,襟边内侧施赭黄色釉,并饰剌剔纹。腿部施草绿、赭黄釉,尖履与平板施赭黄色釉。釉面、彩绘层微有脱落,其余完好。此俑工艺精湛,釉色明亮,形象生动,是难得一见的唐三彩珍品,因而把观察到的特征作以介绍。

  其一:此俑为模制,中空。模件衔接后于短袍底部留出气孔,双臂与上身衔接处不见痕迹,制作精细。模件衔接时处理不好则会起棱或有细小裂痕,此问题涉及胎体原料、接茬两端胎泥密度、器物大小、加工工艺、窑内温度等多方面因素。例如乾陵陪葬墓出土的三彩骑马俑,上半部人物和马身衔接处在人物腰部,位置高低稍不有同,一部分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一部分则明显可见。从三彩骑马俑人物标本中,可见衔接茬口断面呈锉刀般高低起伏的条状纹,有可能是工匠加工出来以利于茬口衔接。


  其二:此俑胎体呈黄白色。通常认为粉白色胎体的三彩俑多为精品,黄白胎则要次一些。此俑却说明黄白色胎也有精细之作。可见对待一类器物要加以分析,不能统而论之。这一点就像用陶瓷标本鉴定陶瓷一样,所有特征都对则一定是真品,有一点或两点特征对不上也不能证明是赝品。这时便需要加以分析、考释而作出正确的判断。唐三彩(含单彩)胎体常见砖红、粉白色,另有粉红和黄白色。



其三:此俑虽经历一千余年,彩绘依然保存较好,为其他三彩俑所不见。其发髻染以墨色,双眉为细线勾描,眼睑及双睛黑色,唇部用朱红点染。最为奇特的是面及腹部施以如肌肤般的彩绘层。这种色彩极为少见。唐代人物塑件大多仅在面部施化妆土或白粉,就是在以彩绘见长的唐代彩绘人物陶俑之中也很难见到肌肤般的肉色彩绘。


  其四:此俑仅施绿、赭两种釉色,分为服饰、襟边、踏板三个部分,色彩调配恰当,给人以清快醒目的感觉。其绿釉之上不见低温铅釉常附有的“银釉”。从《中国陶瓷史》可知,“银釉”为铜绿釉层溶蚀下来的物质和水中的可溶性盐类,在一定条件下于釉面形成的沉积物。唐三彩的一部分绿釉也会有“银釉”出现,但一部分则无。如此件三彩牵马俑之绿釉明亮清纯,可是用15倍放大镜侧光观察此俑绿釉,可见多彩的“虹光”。现代唐三彩存储器也带有人为仿造的“虹光”,但赶不上“银釉”的效果,却比三彩真品的“虹光”强烈。唐三彩真品“银釉”如汉代铅釉陶,其“虹光”用放大镜也可观察到。


  其五:此俑的袍襟边内侧施刺剔纹,呈密集的点状、条形和锥形。刺剔纹亦称剔刺纹或锥刺纹,因所用工具不同做成的花纹形状也不同,有麦粒或俗粒状、枣核状、三角形、菱形、方形和锥形等等,盛行于石器时代早期和中期。而一些大型三彩马的马鬃、马鞍多见划刻或刺以粗细不等的短阴线和长条形纹,其以划刻为主,并不适合称为刺剔纹。由此看来三彩俑在模件衔接之后还要经过精心加工修饰,并不是简单的模制成型。


  总而言之,此件三彩牵马俑的特征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其精纯的釉色、细致的彩绘、生动的神态和造型、精湛的工艺是三彩俑普遍具有的特征,而黄白色胎体、肌肤色的彩绘层、剌剔纹又是其特殊性。由此可见对于一类器物既要总结其普遍具有的特征,亦要了解其特殊性,从而避免作出片面、错误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