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陪葬唐乾陵的章怀太子李贤墓出土了一对三彩天王俑,其色彩斑斓,形象生动,是唐代三彩天王俑中少见的精品

a偏
在陪葬唐乾陵的章怀太子李贤墓出土了一对三彩天王俑,其色彩斑斓,形象生动,是唐代三彩天王俑中少见的精品。天王在佛教中是护法之神,古代较大的寺庙前院设有天王殿,供奉位于四方的天王,造型互有差异。唐墓中经常有天王俑、镇墓兽和十二生辰俑出现,其作用则是在地下辟邪护墓。唐早期一般只有武士俑,高宗时出现天王俑,多为脚踏卧兽,武后及中宗时有脚踏卧兽和俯卧小鬼之分。玄宗时多为脚踏蹲坐小鬼,德宗以后天王俑制作逐渐草率。

    在章怀墓出土的天王俑通高127、宽53厘米,重45.5公斤,红色胎,胎上施白色化妆土。该俑头戴胄,身着铠甲,足登尖履,双目怒睁,一手附腰,一手半握拳于身前侧,脚下踏一俯卧小鬼。小鬼尖头、大耳,双爪撑在台座边沿,呈极力向上挣扎状。天王俑通体施以绿、黄、赭色釉,相互融合交会,显得整体斑斓绚丽。唯面部没有施釉,仅上以化妆土,但头顶釉子自然流淌覆盖了一部分面目。此俑形体高大,面目狰狞恐怖,使人感到极度神秘、威武而怪异,具有很高的艺术性,当为中宗时期烧制(见左图)。


    现在人们谈论唐三彩的时候总是论及它美丽的釉色和奇异的造型,很少有人提到唐三彩中的彩绘装饰技法。此对天王俑粗看绝对看不出有彩绘工艺,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一个天王俑面目上附有少量一层白色的东西,好像修复文物时粘上去的石膏没有清洗掉。石膏层上有毛笔勾描的细黑线,用以表现天王俑的眉毛,它突起的眼仁也用笔染成黑色。天王俑脸上的附着物原来不是石膏,而是唐代工匠施在它面部的一层白粉,用来打底子,又盖住了面目间的绿釉,便于用毛笔彩绘(见右图)。查看《唐章怀太子墓发掘简报》记有:“武士俑。两件。绿色彩釉,面部涂白。其一戴帽,着盔甲,左脚踩一鬼怪,鬼怪作卧伏状。通高130厘米”。经过对比照片,可以确定简报中的武士俑就是这里介绍的天王俑。在简报的天王俑黑白照片上可以看出它的脸部为白色,眉毛、眼仁、胡子为黑色,而目十分清晰。而到了现在天王俑脸部的白粉基本上已经脱落,露出了脸上施的白色化妆土和流下来的绿釉,与刚出土时的形象有了微妙的差异。这种情况也出现在一件高117、宽27厘米的三彩武官俑身上。


    其实在乾陵唐三彩俑类中大多数都加以彩绘,尤其是在面部用墨笔勾画出头发、眉毛、眼睛,用朱红勾画出嘴唇。但三彩中的彩绘工艺绝不仅限于面目,在三彩骑马俑的马身之上也有墨色描绘。由于一些三彩骑马俑制作时没有表现出马的束带和花饰,唐代工匠们便用笔描绘出马头、身部的束带和花叶形马饰,这种技法在昭陵唐三彩中也有表现。唐三彩又有一种绞胎骑马俑,汪庆正先生主编的《简明陶瓷词典》录有“绞胎骑马狩猎俑。唐绞胎陶。1972年陕西乾县懿德太子李重润墓出土……人马均为白、黑褐色绞胎……藏陕西省博物馆。”关于此件文物又见《中国陶瓷史》:“1972年陕西乾县唐懿德太子墓出土了一件绞胎骑马俑,人马全部是绞胎,这是目前绝无仅有的一件绞胎瓷塑。”可是又有人另有见解,见弋戈《李重润墓“绞胎马”有误》一文中描述为武士身上有褐,白色相间的绞胎纹,腿上木纹与马背上的纹理相连,线条流畅,粗细得当。但从马腹部的圆孔看釉层只是很薄的一层,器胎是纯白色的,所以弋戈先生仔细观察后认为这件骑马俑是在瓷胎表面绘出绞胎一样的花饰,然后再上一层透明釉,属于唐代的“仿绞胎”釉下彩工艺。又认为武士身上的纹理


    与马背上的纹理相连,也不属于绞胎贴面。因为绞胎贴面之间有接缝,接缝起棱处纹理并不相连。由于这件全国著名的绞胎骑马俑藏于陕西历史博物馆,不是赴国外展览就是长期陈列于省馆展柜,很难近距离观看,便很少有人能说清它究竟是用笔描画成绞胎纹还是属于全体绞胎或绞胎贴面。在这里还要介绍的是另外一件绞胎骑马俑,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从文物书籍上一般很难看到关于它的信息,以致以前人们多认为陕西馆藏的是一件孤品。该俑见中国国家博物馆《大唐丰韵·唐代社会生活展》小册:“三彩绞胎狩猎陶骑俑。陕西乾县出土。狩猎是唐代贵族时兴的活动,也是唐代艺术中常见的题材。这件俑表现的是猎手正骑在马上喂鹰,马背上还驮着一只刚刚捕获到的狐狸。猎手和马身上呈现出的斑纹是唐代陶瓷新工艺——绞胎,即用混揉好的双色瓷土切成薄片后贴于陶胎上,再上釉烧制,工艺十分复杂。”在观看此俑的图片时可以发现右侧马鞍、马臀上的黑色条纹好像毛笔勾勒而成,因为那里的黑色条纹距离较宽,缺少变化,与唐代绞胎细密不规则的纹路有一定差异,而马身右前部及人右腿上部的条纹比较像绞胎制成,所以“三彩绞胎狩猎陶骑俑”可能局部有彩绘工艺。当然这是照图索骥,在这里只是提出一种临时的看法而已,错了尚请大家指正。


    唐三彩大多在俑类头、面部彩绘,并有在面部施白粉后彩绘者。经彩绘后俑的神态更加传神,栩栩如生。另有少部分马身局部加以黑色描绘,以表现马的细微之处。总之,乾陵陪葬墓出土的唐三彩造型优美,釉色精纯,神态真实,姿态万千,是中宗李显时期唐三彩的代表作品。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这时期的艺术家们善于从现实生活中提取素材,又能抓住对象瞬间的特征,一下就将对象表现的形神兼备。这时期的艺术作品大多都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这些也充分反映在石刻、壁画之中。因为每段历史时期都会有一个时代特征,当时人们的审美观点、生活习惯、思想观念、社会习气大体上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