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历代民窑日用瓷器的品位和产量、销量,难见史料有详细记述。现在想了解那些品种产量销量,靠史料是难得解答

捷报比分网
历代民窑日用瓷器的品位和产量、销量,难见史料有详细记述。现在想了解那些品种产量销量,靠史料是难得解答的。日用瓷随用随破,破碎之后,可说去路只一条,就是作为垃圾埋入地下了。因而,从全国各地地下出土的瓷片,窥见历代瓷品的品种和产量销量,成为没有办法中的可行办法。

    据我多年天南地北捡集瓷片的经验,印象中,所见次数最多的品种是明代后期到清初之间的青花团螭碗。这种碗从已知标本得知,始于明嘉靖年间,“大明嘉靖年制”款的瓷器多有出土,我本人也在北京、南京和景德镇检集到嘉靖年款的碗底多个。嘉靖画法,总的看较为工细,器型也有嘉靖特点,胎薄而较规矩,可视为初创期。到后来,画面才逐渐从具象向抽象演变,到崇祯时已出现完全的抽象画面了。这时有些器皿瓷质粗糙,估计产量相当多。


    说团螭碗产量多销路大的依据,一是出土数量多,天南地北足迹所到之处,几乎处处能遇到这种碗底;二是出土地域广,不仅城镇闹市有,高山、海滨和穷乡僻野都有出土。例如五台山上,在山顶一个小庙周围也能捡到团螭碗残片。又如五夷山顶,也能见到相当完整的碗底。一位友人赠我从北京慕田峪长城烽火台里捡到的残片中,竟也有这种碗。南京王志敏先生曾收集到“庚午科制”团螭碗底,是当年崇祯科考考场的专用瓷。可见,城乡百姓、山中僧道、戍边士兵和科考员生,都用到这种碗碟了。


    说到这里,应当提一件事。荣宝斋所编辑的《荣宝斋》双月刊,2002年第1期上刊出张松祥先生的文章《中国青花瓷的两个起点阶段》,该文将几个青花罐定为唐物,又将青花团螭碗(图)定为宋物(该文附有彩图数帧)。对此笔者都持怀疑态度,特别是团螭碗。张文认为碗心纹饰是“凤尾卷曲如长尾金鱼,这是宋代简化的凤鱼纹特征”。关于这种碗,可以肯定并非宋瓷。如上所述,南京出土了崇祯科考考场用瓷,我在北京火车站邮局所捡标本亦可作证。那是一个瓷片洞(坑),全系明代嘉靖各种青花和磁州窑白瓷黑花,厚厚的瓷层紧压,看得出不曾被搔动过,其中就有“大明嘉靖年制”款团螭碗。至于景德镇明后期的民窑中常见这种团螭碗蝶,就更有说服力了。再说,如此产量大,销路广的日用瓷,如果真是宋代的日用瓷,那真简直不可想象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