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磁州窑烧瓷的品种很多,“白釉釉下黑彩是磁州窑瓷器的主要装饰方法”《中国陶瓷史》),是磁州窑最具代表

脉动时空彩游游戏
磁州窑烧瓷的品种很多,“白釉釉下黑彩是磁州窑瓷器的主要装饰方法”《中国陶瓷史》),是磁州窑最具代表性的产品。这种瓷器受唐代长沙窑釉下彩绘和在器表题写诗句装饰的影响,并把它发扬光大。白釉釉下黑彩瓷器经过磁州窑系众多窑口宋、金、元三代的发展,在最初单纯的黑彩绘画基础上创造出各种装饰方法。今天人们由于对其中一些品种的装饰工艺缺乏了解,常常把釉下黑彩误认作黑釉。下面我们来谈谈这几种工艺。

    白釉釉下黑彩绘画又叫白地黑花,其工艺过程是在成型的坯上,先敷一层洁白的化妆土,然后用细黑褐 料在器表绘画纹样或题写诗句,再施一层薄而透明的玻璃质釉,入窑烧制。此种瓷器最为常见,特征明显,传世品又多,稍有常识便不会认错。


    另一种白釉釉下黑彩划花瓷器,工艺过程与白地黑花瓷器基本相同,只是多了一道工序,用尖状工具在绘画好的黑色纹样上勾划轮廓线和花瓣叶茎,划掉黑彩,露出白色化妆土,入窑烧制后,黑白两色对比强烈。这种瓷器是磁州窑瓷器中的高档瓷,很少见,惟博物馆有为数不多的几件收藏,如上海博物馆的元代云雁纹大罐、首都博物馆的元代龙凤纹大罐,以及日本白鹤美术馆收藏的宋代鱼龙纹梅瓶,堪称精品杰作。因为工艺特征变化不大,故懂得鉴定白釉釉下黑彩绘画瓷器的人,一般不会把这种瓷器上的黑彩与黑釉搞错。


    还有一种釉下黑彩留白瓷器,或叫黑地白花瓷器,它的装饰方法与白地黑花瓷器相反,先用黑色线条勾勒出图案纹样,然后用黑料涂地,留出白色花纹,形成黑地白花相互映衬、对比强烈的效果。这种瓷器十分罕见,1955年安徽巢县南宋墓中出土了一件吉州窑烧造的黑地白花莲花纹瓶。由于对它的装饰工艺认识不足,《中国陶瓷史》一书把它误称作“酱褐色釉莲花纹瓶,”“通体酱褐釉地,上画白色荷花、荷叶与莲实纹。”另一本《中国陶瓷》文物出版社1985年出版 在介绍这件瓷瓶时,也把黑地白花认作黑釉,误称它为“吉州窑黑釉白花瓷瓶”。1998年出版的《中国古陶瓷图典》才对黑地白花瓷器的装饰工艺作出了正确解释。《中国陶瓷史》断定这件吉州窑黑地白花莲花纹瓶烧造于十三世纪初期,磁州窑风格十分明显。靖康之变,宋室南渡之后,许多北方瓷窑的工人不堪金人压迫,纷纷南迁,也把烧瓷的技艺带到了南方,对南方制瓷业的影响重大深远,为元代景德镇制瓷业的崛起作出了第一次推动。


    最后是一种釉下黑彩划花瓷器。它的工艺是在敷有洁白化妆土的器物上再施一层细黑褐 料,然后用尖状工具在器物表面勾划图案纹饰,划掉黑彩,露出白色化妆土,施玻璃质釉,入窑烧制。这种瓷器文献没有记载,国内博物馆亦不见有收藏,然民间偶有流传,摆在古玩市场地摊上无人问津,卖主亦不知其珍贵。《中国宋元瓷器目录》南方出版社2000年出版 一书,介绍了一件这类釉下黑彩划花梅瓶,定为宋代磁州窑产品,虽知其珍贵,把它登在封面上,称“十分罕见”,但也犯了分不清釉下黑彩与黑釉的错误,把釉下黑彩划花叫作“黑釉剔花”,并描述:“通体施黑釉,黑亮光润,上有棕眼”。


    磁州窑系的白釉釉下黑彩装饰方法还有好几种,如在一件器物上同时使用两种相反的画法,上、下部分白地黑花,中间主体纹饰部分黑地白花或黑彩划花,此种装饰吉州窑瓷器中亦有所见,此处不再一一介绍。磁州窑何时开始烧造白釉釉下黑彩瓷器?甘肃省博物馆藏有一件磁州窑“张家造”标记款的白地黑花枕,为长方形,枕面绘一虎,右上侧题“明道元年巧月造青山道人醉笔于沙阳”。明道是北宋仁宗年号,元年为1032年。此枕绘画笔法熟练,形象生动,烧造工艺已很成熟,因此可以断定磁州窑烧造白釉釉下黑彩绘画瓷器的年代在北宋早期,甚至更早。白釉釉下黑彩划花、黑地白花、釉下黑彩划花等装饰方法是在白釉釉下黑彩绘画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从文献和真正能够确定年代的博物馆藏品来看,磁州窑及磁州窑系烧制此类装饰工艺瓷器的年代不会很早,大约在北宋晚期或金早期,兴盛于金中晚期。准确时间目前还难于确定。釉下黑彩瓷器不论其装饰工艺千变万化,从瓷器种类来说,还应该是白瓷中的一种,它的釉是稀薄的透明玻璃质釉,即石灰釉,与含铁量很高的黑釉——石灰碱釉有根本性区别,两者不能混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