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常见一些著述,或说明清两朝瓷器,由原来的疏淡简约变得繁琐起来;或说清朝后期的瓷器与其它工艺品一样,追

比基尼派对
常见一些著述,或说明清两朝瓷器,由原来的疏淡简约变得繁琐起来;或说清朝后期的瓷器与其它工艺品一样,追求奢靡繁缛之风;或说明末天启一改嘉、万两朝的繁密变得疏淡了。这些说法都并不错,可是容易使人误解。

    因为,在追求繁琐的同时,民窑日用瓷的疏简画法并未消失,依然保持了民窑固有的画风特色。明朝如此,清朝也不例外,再说,民窑与官窑大不一样,不能以官窑的情况去代替民窑而下结论。


    以釉下彩而言,历来都存在工、写两种画风。唐宋如此。元青花十分繁密的装饰是其代表画风,但同时也存在疏淡一类。有明一代,以成化和嘉、万三朝民窑青花说,确有十分繁密的一类,但同时有大量写意画风的疏淡之作。嘉、万二朝民窑外销瓷有画得满满当当的,但日用内销瓷却仍以写意画风为主流。例如最常见的天官厚禄碗、团螭碗、寿字碟、婴戏碗、芦苇鹭鸶碗以及珍珠地碗等。像团螭碗碟,天南地北到处可捡到瓷片,产量多得惊人。即使万历数量较多的花鸟罐,也有画得十分疏简的。清朝后期,为适应市场需要,瓷器的花色品种更趋多样,追逐繁缛之风同时兴起,但传统的民窑写意画风仍是主流。道理很简单,民窑的主流是适应大批量日用需求,是不可能细描细填的。这一点,拙著《中国民窑瓷绘艺术》中已有反复阐述,不再多言。


    官窑主要是工笔画法,民窑主要是写意画法(请注意“主要”二字),这是官窑与民窑不同的主要之点。工笔和写意是两种不同的审美意趣,正如宋徽宗赵佶的工笔画与八大山人的写意画。不可拿官窑的审美标准去要求民窑。工笔和写意作品都有上、中、下之分,具体作品应具体分析。常见有些文章以凡画得精细为好,将精细与艺术水平高等同起来。如果不是对艺术的误解,就属商业性炒作了,是不可上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