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元代青花瓷,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和收藏来看,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延祐型,一是至正型,至正型以英国

公爵300


    元代青花瓷,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和收藏来看,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延祐型,一是至正型,至正型以英国人维德基金会收藏的至正十一年1352的青花云龙象耳瓶为标准器。
 
    延祐型青花瓷典型器物是:江西省九江市博物馆收藏的延祐六年1319纪年墓出土青花缠枝牡丹纹双耳盖瓶,该瓶施透明青白釉,用国产青料,青色中带灰,积青处呈蓝褐色。瓶身堆塑兽耳,瓶盖堆塑宝塔纽。瓶身绘有如意纹、牡丹纹、仰莲纹、缠枝菊纹等。
  
    另有,至元丙子1276纪年墓出土的青花观音像已具备延祐青花瓷的基本特征,是元青花延祐期的开始,景德镇出土“戊子年”铭至正八年,1348青花缠枝灵芝纹罐也施青白釉,用国产青料,仍属延祐青花范围。因此,延祐型青花的年限是:1276—1348年,是元代青花的辉煌前夜。延祐型青花只有施青白釉,用国产青料两个明显特征。
   
    目前,已知有纪年款或纪年墓出土的延祐型青花瓷,都属特殊订烧的器物。同时,在海外出土发现的元青花藏品中,并未发现符合延祐期特征的器物。因此延祐期青花瓷性质是可以认定的:延祐期青花仅限于国内使用,未作外贸商品,延祐期青花瓷仅限于少量烧制,未作商品进行规模生产。
 
    此件青花凤凰菊花纹菱花口盘属于元代延祐型青花瓷后期,元代青花菱花形大盘多见于至正型青花大盘中,可能因尺寸较大,而较难于烧制。此大盘具有延祐青花的施青白釉,用国产青料的两个显著特点。此件青花凤凰菊花纹盘纹饰特点,颇具时代风格,其画法采用勾勒点染,减笔没骨,其用笔富于变化,点线面结合,画面和谐有动感,有元大家赵孟兆页的风格。元画得宋金文人画笔韵,更写自家胸中逸气,用笔皆从书法脱出,中锋、侧锋和飞白等用笔极富节奏变化和质感。元绘画高潮是1287—1320年,以赵盂兆页入朝任职为标志,这是中国画坛继唐宋之后又一次达到统一,南北艺术相互交流的密度加大。此时也正值元代延祐年间。赵孟兆页提出的“书画同理、同源论”深化了元代绘画的艺术追求,导引了元代宫廷和江南文人画的发展趋向。其时代艺术风尚也深深地影响了元青花的发展,为元青花艺术的辉煌提供了养料,奠定基础。
  
    此件延祐型青花凤凰菊花纹菱花口盘的装饰手法,具有构图简单,布局疏朗,用笔简率,点染有秩。其盘共画了14朵缠枝菊花,一只飞风,笔法干净利落,点划塌染准确清晰,用笔和画法可寻到金代王庭筠的文人画画意,王庭筠的文人画画作标榜“雅逸淡远”是元代赵孟兆页的先驱,所作《幽竹枯槎图》水墨画,现藏日本京都藤升有邻馆藏 此盘的用料 墨浓淡相间,干湿并用,呈现出的墨韵雅致颇具元画文人雅趣。其无论是缠枝菊花、展翅飞凤都是一笔是一笔的画,不用勾线,成竹在胸,自由简约,一气呵成,达到了艺术的高度,特别是凤凰的头颈部、菊花的缠枝用游丝笔法画出,准确有力,富于弹性。凤凰的三尾长翎及翅羽都用宽笔、托笔,有一种精细和粗犷和谐之美,形成一种严谨和豪放的对比,是一幅难得的青料水墨画。
 
    此件元代延祐青花凤凰菊花纹菱花口盘,盘高:4.9厘米,深:3.8厘米,口径:34厘米,足径:20.8厘米。造型特点侈口折沿呈十六瓣形。沿面稍宽,腹壁微曲,弧度不大,比较矮浅,盘底宽平,圈足。施白釉,莹润光洁,白中泛青,釉色通体一致。盘的青花装饰采用满布局的构图,菱花形的外沿画出两道起伏的边线。在平折的盘沿画出二方连续的卷草纹,严谨有序,线条流畅,一丝不苟。在盘沿和内腹壁交界处是两道细弦纹,使盘的结构上界线分明,形成不同的装饰区间,在内腹壁这个区间,以二方连续的图案构图画出六朵盛开的缠枝菊花。在外腹壁和盘底之间是两组弦纹,每组有两道细线组成,同内腹壁以二方连续的图案构图画出六朵盛开的缠枝菊花。在开阔的盘底绘出凤衔菊花的图案。此凤展翅欲飞,三尾长翎飘升,曲颈、口衔菊花瓣。盘底较厚,盘口沿侧无青料。釉面光洁凹凸不平,用高倍放大镜观察部分的釉层,在密布的雾状小气泡中散落着大气泡,无中等气泡过渡,器物釉表有棕眼。所用国产青料为色淡处略灰,色深处,有凝而不舒的结晶斑块,呈色色相为蓝灰或蓝黑,见浓淡色阶,青料积聚处有蓝褐色或黄褐色斑点,釉面亚光。胎体厚重,手感沉重。胎色灰白,胎质较粗松,胎底有釉斑,颜色不够均匀,胎底有火石红,口沿边折沿无青料。
   
    此件元代延祐青花凤凰菊花纹菱花口盘,是延祐型青花瓷器难得一见的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