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唐至五代时期流行的双鱼壶,构思奇巧,又讨年年有余的口彩,整体作并联的双鱼形,双鱼嘴为壶口,鱼体作壶身

四柱报
唐至五代时期流行的双鱼壶,构思奇巧,又讨年年有余的口彩,整体作并联的双鱼形,双鱼嘴为壶口,鱼体作壶身,鱼尾为假圈足。鱼背脊间各有凹槽。最典型的是唐三彩双鱼壶。清代流行的双鱼联瓶,实际上由前朝双鱼壶演化抽象而来,甚至加双盖,但有的仍为双鱼壶形制。

    清代同治粉彩英雄美人图双鱼壶,亦可称双联瓶。高34厘米,里外施肥厚白釉,四面绘孙策、郭子仪两位英雄和花木兰、班昭两美女,题诗文,颇有情趣。东汉末年,孙权的父亲孙坚、哥哥孙策,在军阀混战中,据有江东六郡,孙策为将军时年尚少,虽有位,但士民皆称呼为孙郎。他生性豁达,父孙坚战死后,孙策复整军渡江,所向皆破,旋自领会稽太守。壶的鱼眼部位用绿彩绘一方玉玺,上置兽纽,玺壁题写诗句:“英雄气忾冲四方,江东之土属孙郎。”下用红彩绘两枚白文印章。鱼身部分粉彩绘孙策像,一身铠甲,倒执霸王枪,俯视群雄。下方题写:“江东孙郎孙策年十六继承父业,统领江东招贤纳士,一时天下文武尽归孙吴,旬月之间威震江东矣。”双鱼壶的左面,在鱼眼部位,用红绿彩绘一线装书,题诗曰:“玉人如花月,美色正年华,佳人颜如玉。”下绘红章。壶身用粉彩绘东汉才女班昭,正端坐读书。她的哥哥就是写《汉书》的班固。班昭嫁曹世叔后不久守寡,博学高才。班固写《汉书》,其八表及“天文志”未及完成就去逝。东汉和帝诏班昭到东观藏书阁继写《汉书》,又数次召她入宫,令皇后诸贵人师事之。和帝号曰“大家”世称班昭为曹大家,家读如姑。其上方行书:“曹大家赞为大家闺秀,能识文断字,知书达理。且品若出兰,其芳自远,又如芙蓉出水,玉立娉婷。”绘红印押角。双鱼壶的另一面仍绘一英雄一美女。鱼眼部红彩画圈绿彩填色,上写“诗曰:将相才猷世所钦,位到公侯福有微。”壶身绘全身铠甲的唐代名将郭子仪。唐玄宗李隆基当朝时,郭子仪任朔方节度使。唐肃宗时,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战功显赫,封汾阳王,世因此而称他为郭汾阳。唐代宗时,已是三朝元老的郭汾阳屯驻河中,回纥数十万兵围之。郭子仪率数十骑进入对方营地晓之于理,回纥不战而退。唐德宗时,郭子仪任太尉中书令,世因称郭令公,赐号尚父。他身系唐朝安危20多年,死后谥忠武。该画像下方行书:“尚父郭汾阳王 子仪身为两朝将相,出入殊荣,曾为国征战,屡建奇功,忠心耿耿,授二十四考,封汾阳王之身,为天下奇也。”与郭子仪相连的一面,鱼眼用红黄绿彩绘一牌坊,上题:“兰阔别爷娘十二年回乡”。壶身绘穿戎装、手持弓箭的花木兰,其上方行书:“兰立人父病、弟尚年幼,不能从军,昔木兰代父征战沙场十二年矣,无人识其女儿身,奇也!”该双鱼壶口沿、腮部、鱼尾有三道凸出棱相膈,鱼尾饰花草,避免空白单调。此双鱼壶品相完好,只是原壶的主人可能在“文革”时为避嫌,将部分诗文刮落,故上述有的文字系据字痕逐一辨出。


    将四位文才武略的历史名人绘制于一壶,题写诗文自然率真,无八股味。将诗书画金石融于一体,在同治朝瓷器中并不多见。收藏此壶也收藏了历史,熟悉了历史典故,这大概就是收藏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