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宋元时期吉州永和窑成为著名窑场,其出土和传世的器物不少,而史料记载稀少。书刻款铭的瓷片不多,

法国vs瑞士比分预测


    宋元时期吉州永和窑成为著名窑场,其出土和传世的器物不少,而史料记载稀少。书刻款铭的瓷片不多,文字丰富者鲜见,它们的价值不可小视,是我们研究永和窑的重要材料之一。


    历年永和窑书刻文字的瓷器主要为碗盏,有不少内底印有“吉”、“记”,或酱褐彩书“吉”、“记”、“福”、“慧”、“太平”、“本觉”等字,甚至少数碗盏上书有人名,如底书“谢囗”,内书“谢汶”等。它们或为吉祥文字;或为用造者名。笔者对历年发现的内容丰富的永和窑瓷片的几条文字作一识读,并略述其意义。


    1981年12月,永和肖家岭出土一件带款字的枕底残片图三 ,上印长条形文字花牌,上下二端饰花额,内有八字,分成二列,“元祖郭家/大枕记号”。发掘者在其考古报告中作了解读,“按字意应是其远祖为宋代‘五窑’之一的郭家窑。其具体烧造时间似是元代初、中期的产品。”将此瓷枕残片定为元代的观点在后来余家栋先生的著作《江西陶瓷史》和《中国古陶瓷标本——江西古州窑》中得到了延续,并被他人在有关吉州窑或永和窑的著论中引用,有的进一步说成:“此记款虽非早期印号,却是郭氏后代延续之信史”。


    据说江苏省南京市也出土过一只绿釉枕,底印款:“元祖肖家/大枕记号”,与前述郭家枕款形式完全一致。现已发现永和窑绿釉 制枕作坊有“真郭家枕”、“舒家记”、“严家记”、“陈家印置”、“曾家记号”,一共五家。有专家据此结合明代曹昭《格古要论》对古州永和窑的记载:“宋时有五窑,……”,认为它们就是当时永和的五大窑户。如将郭家枕定为元代产品,那么其他四家又为何时﹖故这片郭家绿釉枕片的时间准确认定与永和窑瓷器的时代体系的建立关系重大。


    对“元祖郭家/大枕记号”的识读需要了解中国古代手工业世袭的特点和广告用词方式。古代手工业大都系家庭作坊,技术世代相传,有着代代相承的特点。与现代社会情形相同,历史悠久、品牌响亮的产品在市场有着较高的认知度,产品自然畅售。南宋铜镜也有相同或类似的铭文,江西宜春市出土的铜镜铭文:“袁州江北祖代/杨家青铜照子”,“祖代”二字显系指其工艺代代相传,历史悠久。一枚南宋杭州铸造的铜镜铭文:“元祖杭州囗自营/高家青铜照子”,“元祖”与枕上二字完全一致。因为古代工匠文字书写规范不严,同音字替代经常出现,所以枕上款字的“元”应:为“原”字的误写,意为祖上历代制瓷,款铭具有广告作用。


    绿釉瓷枕为永和窑的主打产品之一,各地历年出土不少。安徽省黄山“宣和三年1121沈格夫妇合葬墓”中一次就出土了二件永和窑绿釉长方委角枕,此为时间明确的最早永和窑瓷器,其中一件底款“真郭家枕”。二枚铜镜皆时代明确,为南宋之物,结合永和瓷器的纪年出土资料,我们认定郭家绿釉枕为宋代之物,约为北宋末至南宋初,而非元代之物。


    《庐陵县志》中引《青原山记》中有:“欧阳铁杂著云:永和镇舒翁、舒娇,其器重仙佛,盛于乾道间,余见有元礻右、崇宁者。”欧阳铁1126-1202 生于北宋靖康元年,卒于南宋嘉泰二年,因此其记载可信。众家认为枕底“舒家记”款的产品即是舒翁、舒娇家造,其烧造时间同样在北宋末至南宋初,与郭家的烧造时间相近。因此我们可以肯定永和窑有款的五家绿釉枕主要烧造于北宋晚期和南宋前期。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元代还在继续生产此种形状的绿釉枕。


    一只褐色彩绘海涛纹残罐的腹部上下弦纹为界,绘画海涛,线纹细密,浪头白花,其中开一竖直的长框,上生荷叶,下托莲花,内书“囗人敬神会/永充供养者”,说明其也是一件供奉神器。肩上顺向书写一圈文字,“……作称心卖买和合者,丁未岁下市朱有成作工”。虽然残罐近半,但这行文字为我们提供了研究永和窑户经营思想的重要资料。


    《东昌志·东昌图境记》载:“(永和镇)……辟坊巷六街三市,……附而居住者至数千家。”“六街三市”为镇之最繁华处,专家考证六街是:瓷器街、莲池街、茅草街、锡器街、鸳鸯街和米行街;街市以今桐木桥肖家为界,当地称之为“中街”,往北为“下街”,往南为“上街”。“丁未岁下市朱有成作工”即知此罐为“下市”的工匠朱有成烧造。


    瓷窑工匠烧造器物敬神保佑也见于其他窑中。绍兴文管会的一件越窑罂瓶,腹部刻划:“上虞窑匠人项霸粮罂瓶一个敬献上新化之灵王七郎咸平元年七月廿日记。”广东潮州笔架山的10号窑炉中出土了一件佛像,其四面刻铭:“潮州水东中窑甲弟子刘用同男刘扶”;“新妇陈氏十五娘共发心塑释迦牟尼佛永充供养”;“乞保阖家人口平安扶荐亡妣李氏一娘乞超世界”;“治平三年丙午岁次九月一日题匠人周明”。它是窑户组成的行会首领的窑甲刘用雇佣窑匠周明烧造的佛像。因而这件永和的褐彩罐是窑户为祈祷神灵保佑而制作的。罐上的“……作称心买卖和合者”中的“和合”二字被发现者识认作“答”字,从笔划上完全可以分辨为“和合”二字,即和谐合意,古代还有“和市”、“和粜”之词,意为官民双方议价购物(图一)。古时商人为了牟取暴利,总是千方百计地将物价抬高,而买者要费很大的口舌还价,才能成交,商人的奸猾可见一斑。罐上的文字表明,永和窑户做买卖时要做到质量放心不欺诈,价钱称心不抬价,让顾客满意。他有这样的经营思想,生意必然会兴旺发达。


    这两块瓷片的文字丰富了我们对永和窑的认识,对其产品时代的确定提供了依据,敞开了了解永和窑瓷业经济情况的一扇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