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摘椰青时,泰国工人为何先掂三下?卞农出机场的时候热浪迎面,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头。没

摘椰青时,泰国工人为何先掂三下?

卞农出机场的时候热浪迎面,他下意识地摸了下头。没多久,额头就沁出了汗。

清明前,南京的气温骤升,但怎么也比不过曼谷的夏天。

2019年4月4日,苏宁生鲜团队到达时正值正午,他们很急,高温催化了内心的焦虑,所以明明20个小时舟车劳顿,辗转南京、上海、曼谷多地,可到达拉差汶里的第一刻,还是去了椰青工厂。

不想停,不敢停。

揭牌明明定在了第二天,还是想先了解下情况。作战前必踩点,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了习惯。

走进工厂的那一刻,是几人到达泰国以后第一次迎面凉爽的风,伴随着颈间的花香,那是合作伙伴送来的欢迎礼。

春天的抵达突然变得清晰。拉差汶里的季节是可以与南京同步的。

争第二,绝不是说说就算了

2019年2月14日,苏宁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正式宣布成立快消集团,整合苏宁线上超市、苏宁小店、苏鲜生精品超市、苏宁红孩子等多种业态,融合商品规划、供应链管理、双线运营、市场、服务等多项职能。

卞农成为苏宁快消集团操盘手。

据苏宁对外公开资料显示,快消集团成立后的主要目的有三,一是利用快消品双线经营的规模优势,洽谈工厂政策提升。二是,规划线上线下渠道差异化产品。三是,实现供应链的深度融合。

所谓深度融合既包括双线渠道供应链的融合,也包括超市、小店等不同业态的融合。

在那以后,卞农代表苏宁快消集团来往于各工厂、品牌商的频率越来越高。

不过,那时他还没有红。直到2月26日,非自愿但本能地,卞农“出道”了。

苏宁315发布会上,大快消和时尚百货老总的“第二王牌之争”成为了当天的压轴大戏。

卞农在上场前只当是寻常的媒体采访,他后来回忆,当时直接抢断苏宁时尚百货集团总裁龚震宇的发言进行反驳,是本能和胜负欲的叠加效果。

大佬之间“正面刚”的蝴蝶效应更加绵长。

卞农说,在那之后就算是和龚震宇开会,都会尽量比他早到,“这叫争先”。

2月底至3月,卞农代表苏宁快消,先后与百威英博、洪九果品、福临门、纳爱斯、展卉等数家品牌签约,联合苏宁拼购包下四川蒲江种植园10万亩,在荆州合力建小龙虾合作基地4000亩。

4月4日至5日,苏宁分别和拉差汶里、尖竹汶省签订战略合作,包下当地2000万颗椰青、2000万颗榴莲、2000万斤山竹。

苏宁生鲜团队在泰国参观椰青基地的时候,当地工人说,像他们这样的熟练工,颠一下基本就能判断成熟度。卞农心里估了个数,平均每个工人颠的次数在三下以内。

这次来泰国,当地的优质水果从树上到达消费者手中,苏宁快消设的底线时限,是72小时。在初步挑选上,时间就省了不少,团队稍微松了口气。

“刷我滴卡”

从拉差汶里到尖竹汶八个多小时的车程里,苏宁团队没有休息,卞农还自己写起文案、发布商品照片,进行原地直采的宣传。

带着病毒的“刷我滴卡”和“卞农跳”,又一次成为网友们狂欢的素材。

苏宁大快消的员工把卞农称作“夸夸帮帮主”,帮主当然建议不少,但万千话术始于鼓掌。

鼓掌几乎是卞农在工作群里最常用的表情包,大多数时候是单个表达,有时候是“三连掌”,表示极为认可。

从肯定开始的部分否定,像给负面的力量隔了一道棉花,拳头击来,力道弱了不少,这是卞农的说话之道。

有记者曾提问卞农对“车厘子自由”的看法。

卞农的回答大致分为三层含义:第一,备货充足、价格优势、多重渠道、冷链配送、秒达服务和小店触达,使苏宁得以在车厘子自由之战中突围。第二,3月苏宁超市将主打三文鱼。第三,“车厘子自由算什么呢?我们想实现大家灵魂的自由,想买任何地方的任何东西,都能实现。”

“车厘子自由”的诞生,包括后续香椿自由的持续发酵,意味着一些较高溢价品已经成为大众财务自由的微观象征。商品的零售价格与收入形成简单对比,得出消费分层的初级模型。

菜场内外,成为新中产阶级焦虑激化的集中表现。

那一句“灵魂的自由”看似玩笑,现在倒有点举重若轻的味道。

菜场自由是财务自由的初级阶段,随意购买食材不考虑价格,已是大多数人羡慕的购买力。卞农的回答透露着整个苏宁快消的动作预判,单一物质性的自由,网友娱乐调侃的颜色更重,比起某一特定商品甚至某一特别品类价格的下降,通过整合供应链,实现真正的购买自由,才是目标。

包含生鲜瓜果的“菜场”,已然成为苏宁快消加码填平的首块洼地。

菜篮子何以解忧?

前瞻产业研究院相关统计显示,以2013年中国生鲜行业交易规模130亿元为基数,2017年,中国生鲜行业交易额突破千亿(1402.8亿元),2018年达到2103.2亿元,相比2013年增长了1617%。

研究院预估,2020年该交易总额将达到3470亿元。其中,80%在菜市场,20%在大卖场。

互联网入侵下,夫妻店为主要形式的菜场日渐衰落,新业态的围剿之势汹汹。

目前,中国的生鲜电商大致可以分为四类,自营前置仓生鲜电商,比如美团买菜。第二类是平台类生鲜电商,例如饿了么。第三类是类似盒马菜市的社区生鲜店。第四类崛起的新玩家则是社团拼购,社团拼购大多为预定模式,配送为次日达,解决的并非即时性消费。

蓬勃兴起的买菜生意,表面上是一日三餐,背后是各生鲜巨头对庞大本地生活消费市场的争夺,这个入口流量大、粘性高,一旦用户养成使用习惯,将会很快向其他品类拓展。

苏宁快消对啃下生鲜市场这块硬骨头势在必得。

零售的核心能力是商品供应链的整合能力。

随着苏宁小店线下的大范围扩张,苏宁大快消势必将进入融合提速阶段。目前,苏宁的即时物流体系已经完备,在中心仓、前置仓、门店仓的联合下,可以匹配即时自提、1小时达、半日达等调度能力。冷链仓已建成46座,覆盖179个城市。

苏宁公开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苏宁物流铺设的前置仓、门店仓将覆盖全国200+城市。

日前,苏宁已经正式对外宣布,将于4月下旬,在苏宁小店APP上线商品预售和苏宁菜场两大重点功能模块。苏宁菜场将主打24小时内,从原产地直发至门店,最快隔日早上7点即可到门店自提。

预售功能,将采取先销后采的模式,大规格包装的商品如箱装车厘子、三文鱼等,短效期商品如草莓、山竹以及应季鲜花等都包含在内。

在社团营销上,截至3月底,苏小团团长招募数量已近3万,覆盖全国70多座城市,并在6月底前计划招募10万名团长。

加上苏宁拼购的加持,所谓四大生鲜电商,苏宁大快消背靠苏宁各大业态,全都收入囊中。

苏宁生鲜的这块牌子,打出去,不过早晚。

苏宁生鲜团队习惯性地开始整理自己的日程,大家这几天准备四季的服装都添置些,毕竟搞不好又要全世界跑了。

希望那里的天气,和南京一样好。

业界动态,IT资讯,业界,摘椰青时,泰国工人为何先掂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