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直以来,陶瓷之于中国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它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不带功利,不着尘埃,象征着一

一直以来,陶瓷之于中国是有着特殊意义的,它是中国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不带功利,不着尘埃,象征着一种修养,一种品位,一种生活态度,中国有多神秘,陶瓷就有多神秘。

  然而如今,这种美好之物却有慢慢没落的趋势,套在陶瓷头上的光环,仅仅在历史书上可以找到。传统文化与现代商业行为错位了。


  景德镇的困局就是中国陶瓷的困局


  中国人都知道景德镇瓷器的地位。但是,目前的景德镇瓷器,却很难承受住景德镇这个盛名。景德镇陶瓷局副局长钟良贵表示,景德镇陶瓷衰退的根本原因是景德镇陶瓷发展史上有着浓厚的官窑情结,那种不计成本去生产高质量的陶瓷,不参与市场竞争的“官窑质量”思想,在景德镇根深蒂固。另外,景德镇所处的地理位置相对闭塞,文化、思想的相对落后,也导致了陶瓷生产的滞后。当沿海地区一些民营陶瓷企业已经在引入资本、细分市场、扩大产业规模时,景德镇却还沉醉于计划经济的概念之中,停滞不前。


  景德镇陶瓷股份有限公司是目前景德镇市为数不多的国有大瓷厂之一。该公司提供的产品为中南海、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专用,一些产品还被国家领导人作为国礼送给外宾,被誉为“现代皇家瓷窑”。但是资金问题已经令该厂伤筋动骨。据了解,现在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经超过了100%,建厂时向银行贷的款到现在还从没还过。办公室主任余根春表示,现在景德镇陶瓷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紧张地进行改制。


  其实,景德镇的状况就是中国陶瓷行业的缩影。由于资金、人才、生存需求、思维习惯以及历史包袱的原因,大量低档低质产品充斥市场,品牌乏力,这便是陶瓷大国的困局。


  外观质量是日用陶瓷的软肋


  我国陶瓷业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形成了河北唐山和邯郸、山东淄博、广东潮州等一批出口瓷生产基地。与许多传统工业一样,陶瓷的发展走了一条低质低价、薄利多销的路。从数据上看,我国日用陶瓷总产量约占世界总产量的60%,但出口日用陶瓷平均单件价格仅为0.32美元,远远低于世界平均0.87美元的水平,为英国、日本的七分之一,法国的三分之一。


  中国陶瓷与国外优秀企业的产品差距主要体现在外观、技术工艺和品牌知名度方面。在产品的内在质量方面,我国产品与国外产品差距不大,如热稳定性、吸水率、白度等质量指标并不比国外差,主要问题是产品的外观质量差。国外高档产品基本达到“五无(无斑点、无落渣、无色脏、无针孔、无釉面擦伤)、一小(变形小)、三光滑(釉面、口、底光滑)”的要求,而我国产品的外观质量离此要求仍有不少差距。另外,日用陶瓷在现代生活中不仅仅是实用,很大程度上已被作为艺术品。但我国产品无论花色品种还是式样,都难于跟艺术品相提并论。


  在“八五”、“九五”期间,我国引进了大量国外先进工艺设备,生产的产品质量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但从陶瓷工业整体上,仍沿用传统的生产工艺路线,生产以手工、半机械化为主,极大地限制了产品质量的提高。


  在品牌知名度方面,我们更有难以弥补的、不可估量的差距。在国际日用陶瓷市场上,美国的“皇家道尔顿”、日本的“诺里塔克”、德国的“罗森塔尔”、法国的“哈瓦龙”等品牌,却非常注重保持历史文化背景,且长期坚持精品化的路子。


  纠正错位的机会已经到来


  经过多年来较低层次的商业化发展,中国陶瓷在赢得短期利益的同时,也渐渐毁弃了自己的神秘光环,传统文化与商业利益错位了。


  2005年中国名牌产品的评价,给了日用陶瓷一个纠正这个错位的机会。广西三环企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景德镇陶瓷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华联瓷业有限公司、山东淄博华光陶瓷等日用陶瓷生产企业,目前正同台竞技,角逐中国名牌。从竞争对手那里学习,彼此都能成长得更快———各个企业都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