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磁州窑是我国瓷器的重要产地,烧造时间之长,产品之多,影响之大,为后人所关注。 这尊


  磁州窑是我国瓷器的重要产地,烧造时间之长,产品之多,影响之大,为后人所关注。
    
    这尊孔雀蓝香炉产自明代早期磁州窑。孔雀蓝香炉为出土之物。高7厘米,直径14厘米,炉内外均施孔雀蓝釉,厚唇,炉身朝外自然敞开,呈喇叭状,炉身盛开三朵黑釉葵花,视觉效果突出,四周配上茎叶,主次分明,画面剩余空白处采用席纹补白,笔意流畅,构图精巧。香炉圆底露胎,留有修胎的痕迹;炉腰下有凸起圈,圈下外装饰三只浮雕型如意足,特色鲜明,十分大气。
    
    香炉所用的“孔雀蓝釉”又称“法蓝”,它以铜元素为着色剂,烧制后呈现亮蓝色调的低温彩釉。孔雀蓝釉原属于西亚地区的传统釉色,其制品在唐宋期间的商贸往来时被带到中原,金、元民窑陆续仿制,但钴料发色明显偏黑。明以后以钴为着色剂的一种低温蓝釉,釉色鲜艳,清澈透明。孔雀蓝或于白釉器上二次施釉烧制,或在素坯上直接施釉烧制。
    
    孔雀蓝香炉所绘制的向日葵原产地为北美洲,可能是明代郑和下西洋时带进的物种,向日葵寓意向往光明,深受华人喜爱。如今所知最早记载向日葵的文献为明朝人王象晋所著《群芳谱》(1621年),书中尚无“向日葵”一名,称为“丈菊”。原文云:“丈菊名本番菊,又名迎阳花,茎长丈余……”“向日”之名,见于文震亨《长物志》(约1635年)。此后,向日葵很快受到文人墨客的追捧,有诗云:“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望着香炉上的向日葵,我时常想起著名画家凡高的《向日葵》。凡高笔下的向日葵不仅仅是植物,而是带有原始冲动和热情的生命体。向日葵给人带来滚滚热浪,浓烈的金黄色彩,在有力的,雕刻般的笔触里,我们感受的分明是画家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的激情,旋转不停的画笔以及他的智慧和灵气。而孔雀蓝香炉上的向日葵也一定有着制作人暗藏的密码,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还是表达自己内心的激情?
    
    磁州窑古属燕赵故地,自古即有“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的赞誉。它为磁州窑陶瓷粗犷豪放、雄健浓厚的艺术风格提供了肥沃土壤。磁州窑陶瓷“化土石为神奇”,处处散发着浓郁乡土气息,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实用价值。作为北方民窑的代表,磁州窑陶瓷装饰内容带有鲜明的民间色彩,多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植物、动物、人物故事等。诗词与书法手段的结合运用,极大地丰富和繁荣了我国瓷器的装饰技法和文化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