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五代陶瓷前期造型较多地沿袭晚唐风格,保留了唐代的形制。但制作均较前唐更精巧优美、丰富多样。特别值得一

五代陶瓷前期造型较多地沿袭晚唐风格,保留了唐代的形制。但制作均较前唐更精巧优美、丰富多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五代时期烧制的唇口碗。唇口碗因口缘凸出如唇而得名,晚唐时开始出现,其主要器型为:厚唇,口沿外翻,碗壁略呈斜直,宽矮圈足,瓷胎较薄,制作规整,器表光滑,给人以轻巧之感。其造型特征与各地五代墓出土碗式颇多共同之处,是五代时期最为流行的一种典型碗式,但以白釉器为多见,酱黄釉器较为少见,因而珍稀。

    五代瓷器从唐代瓷器的雍容浑厚发展到优美秀致,充分体现了五代制瓷工艺的改进和提高:在制瓷原料上,为了胎薄就需加工得更为精细,使烧成后的胎质更加致密,玻化程度高,器物更加轻巧秀美。在成型技术上,五代的盘、碗胎质均较薄,器皿口沿常作花瓣形,有五、六、八瓣不等,宽圈足直而矮;执壶起棱作瓜形,杯作海棠式,仿造金银器,器物的成形难度均较大,表现出五代时期在成形技术上有新的突破。在装烧技术上,窑炉结构进行了开创性改进,成功地控制还原气氛。同时,使用匣钵装烧较唐代更为普遍,使瓷器呈色均匀纯净。为了器物外形美观、完整、实用,支钉不仅小,而且少,且在不显眼处,使满釉瓷器烧造成功,这是支钉工艺改进提高的硕果。


    五代酱黄釉唇口大碗,高5.8厘米、口径20厘米、足径10厘米,造型显得宽矮、规整、轻巧,其唇厚,口沿外翻,碗壁略显斜直,胎壁较薄,宽矮圈足,见坚致的灰白胎,碗内壁底见圆形涩圈无釉,而涩圈内中心有釉;圈足及足端无釉,而圈足内又满釉。内外壁均施满酱黄色釉,开细小冰裂纹。碗外壁见施釉不匀之缩釉点,釉薄处可见壁上的轮制弦削痕以及近底足处的竹片刮削痕。该酱黄釉唇口大碗应系五代早中期的民窑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