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近读2005年1月19日《中国文物报》载欧阳希君先生《也说“建盏”及其他》一文,使我受益匪浅,尽管文

三多语音帝国
近读2005年1月19日《中国文物报》载欧阳希君先生《也说“建盏”及其他》一文,使我受益匪浅,尽管文中有些观点尚需商榷,但先生对窑口的了解,是身居北方的收藏研究者们很难掌握到的,这样的争鸣很有意义。

    宋元时期烧制黑釉瓷盏的窑口很多,不仅形成了遍布福建地区的“建窑”系,在河北、河南、山西等地也多有烧造。这就使窑口所在地的收藏研究者们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条件,在资料采集等方面有着不可比的优势。但我们也应该看到,收藏研究者们的一些主观和客观的因素或多或少的影响着我们的思维观念。


    欧阳先生文中描述及照片中显示出的福建福清东张窑之黑釉盏与拙文中的仿建盏有着明显的区别,这些由几个福建古玩商人辗转自上海南下至天津、北京等地的黑釉盏分为两种:一种带有匣钵,一种不带匣钵,其中带匣钵者占大多数,仅我数次所见,黑釉盏总数在几百个左右,盏内外黑釉上兔毫纹理不明显,大多数上基本没有,仅见兔毫者不是毫条短促,就是排列疏少,从未出现如欧阳先生文中照片所示,与欧阳先生文中对福清东张窑黑釉兔毫盏的特点相反。


    拙文中的“建盏赝品”被欧阳先生定为宋元时期福清东张窑产品,实为所料不及。抛开其他方法,仅以市场法则而论。若此物真为宋元之旧器,福建又距台湾、香港这两大文物集散地很近,这些商人有什么必要不远千里北上北京来低价销售呢。难道他们爱国吗?依欧阳先生论,福建本地的专家是鉴定建窑系瓷器的权威,而本地买卖成本又低,何不见有识之士把它们(宋元时期东张窑黑釉盏)一网打尽呢,难道福建的收藏界只是见了我的文章才恍然大悟,知道了东张窑又出土了足以装满几个龙窑的宋元瓷器。


    许多年前,建窑遗址惨遭盗掘,冯先铭先生见后目不忍睹,不少完整的和残缺的瓷器流往香港,媒体也作了报道,可是建窑遗址的一块残片也没有流往北京的市场。


    市场是真伪的试金石。


    几年前,我见到这些黑釉盏时,当时并没有确切的把握,仅存疑问。摊主见我照相,答应如不照相,可低价卖我一个。买回家后,想把黑釉盏与匣钵分离开。想尽方法,终不得手,情急中,用力过猛,黑釉盏呯然两分,让我比别人早见庐山真面目。


    古人烧瓷,多用垫饼,垫圈或支钉,宋元时期一定没有光泽浅蓝的矿渣水泥,匣钵中更不会有过火千度而不化的金黄色稻草。而我买后用在文中的这只东张窑黑釉碗就是被水泥沾在匣钵里的,水泥中还有一根稻草。从图一中可看到,匣钵底部有浅浅的圈足痕,在其上部先堆上了湿水泥,再把黑釉盏压下,干后凝结牢,当盏被破坏性取下时,我们看到了两层圈足留下的“奇观”,最底下原来黑釉盏的圈足明显大于现在的圈足直径,原来黑釉盏那里去了?


    图二告诉我们,这只破损的黑釉盏与或钵中水泥形成圈足凹痕是相吻合的,应该是制造者先找到匣钵后,调好水泥摊入匣钵底部,趁水泥未凝结时将黑釉盏对准匣钵位置用力压下,这些匣钵就配上动人的故事北上收藏征程了。


    图三上是黑釉盏胎质、釉面,器形的近观图;与真正“建盏”有着明显区别,至于它是不是福清东张窑的宋元时期瓷器,还要请当地的文物工作者来了断。但有一个常识我想任何人都能回答,若真是宋元时期窑址中的真品,匣钵及其中盏完好无缺者,运至北京仅售一百多元,有违市场规律,更可疑的是为什么要用水泥把盏和匣钵粘上呢?


    至于欧阳先生文中有关建窑瓷器应找窑口当地的专家鉴别之论,我个人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在当今商品化的社会,有人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良知,“专家”也不例外,这大概是“专家”公信力普遍下降,遭受质疑的主要原因,在现今的文物艺术品市场里,指假为真的“专家”与制假贩假的商人合在一起,疯狂践踏着社会公德,良知、法律。流拍的不只是文物艺术品拍品,我们民族优秀的传统,不配的文明,何尝又没有逐渐在流失呢。


    黑釉盏的流拍,原因应是多方面的,首先宋元时期的许多古陶瓷尽管很优秀,但它们是地域性很强的产品,从存世数量上,发展周期上很难吸引人们欣赏收藏共鸣,饮茶习惯限定了黑釉盏的发展。当人们不在“斗茶”时,黑釉盏离开了高贵的场所。在中国北方的农村、黑釉碗一直伴随下层人民的生活,从遥远的唐宋时期一直到今天。


    写到这里,我只想告诉大家一个道理,收藏研究要多读书,读好书,那种东拼西凑、摘抄来的“书商”式作的书,切不可读。欧阳先生的文章,倒可一读。首先不迷信,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敢于在媒体上质疑专家之论,(我不是专家)。且言之有理,其次,博览群书,关注收藏动向,这在文中都有体现。美中不足的是并没有把东张窑瓷器的各种特点说清楚,可能是篇幅有限吧。


    有关“建窑”的研究书籍我看了不少,但没有一本令我满意的。研究建窑的同志们应向江西省景德镇的考古工作者学习,进一步细化量化考古挖掘结果应不会太难。


    收藏不能只看书本知识,今天从书本知识中研究已经落伍,何况要掏自己的钱包来买东西,更不能按图索骥,从古至今,这方面的受骗例子太多,恕不赘言。


    至于北方收藏界谈“建盏”色变,不敢收藏建盏,福建收藏、古玩界只当笑淡,未予肃清之语,使我想起“建盏”盛行之时,一厦门白鹜州古玩城的摊商对着众多带匣钵的黑釉盏,听完我劝其大量收购之语后,笑而不答。


    当今的收藏类文章,多夹带自己的收藏品于其中,镀金扬名,为今后谋取利益作铺垫,鲜见把自己的收藏品敞开示众辨伪的,此举并不是和东张窑瓷器过不去,更不是鼓励大家手中如有同类带匣黑釉盏也砸开看看。也不希望有人从中引申出,盏的真伪不论,匣钵是宋元时物,干脆收藏匣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