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邢窑是唐代著名瓷窑,在中国陶瓷史上有重要地位。唐代陆羽《茶经》说邢瓷的釉色“类银”、“类雪”;李肇《

g组积分
邢窑是唐代著名瓷窑,在中国陶瓷史上有重要地位。唐代陆羽《茶经》说邢瓷的釉色“类银”、“类雪”;李肇《国史补》中又有“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的评语,可见邢瓷在唐人心目中的位置。上海博物馆有数量颇丰的白瓷收藏,并有多件邢瓷精品,邢瓷白釉穿带壶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穿带壶高29.5厘米、口径7.3厘米,足径13.5厘米。其形体为小口、直颈、腹稍扁,并有较为宽大的圈足,圈足稍浅而略微外撇。此器器身硕长,双肩及肩下的小腹部各有一系,上下系之间又各有三条凹槽。整器胎质细腻纯净,釉色晶莹洁白,造型古雅稳重,堪称上品。


    邢窑白瓷虽在唐代有显赫的名声,且在北方白瓷中独树一帜,但随着光阴的流逝和时代的变迁,它的辉煌逐渐被岁月所湮没,由于其窑址未被发现,故后人提到邢窑白瓷总有不知其所之感,甚至对邢窑的存在与否表现出怀疑的态度。1980年,唐代邢窑窑址在河北省临城县祁村以及内丘县城相继发现,窑址出土物与《茶经》、《国史补》的记载相符,证明系唐代邢窑窑址,由此揭开了长期悬而未决的“邢窑之谜”,沉埋千年的古窑终于重见天日。


    从窑址出土的精白瓷片来看,邢窑瓷器的胎质细如澄泥,釉色润泽晶莹,其白度之高,令人惊叹,证实了古人的描述不是虚妄之谈。窑址中的瓷片经科学测定,釉的含铁量为0.64%,胎的含铁量也仅0.61%。在中世纪的唐代,先进技术设备缺乏,条件也比较简陋,能够烧出如此洁白的瓷器,确实十分不易的,它已远远胜过同时期甚至以后的许多瓷窑烧造的产品。实际上,这些精白瓷器已经不是普通百姓家的生活用具,而是“长安城内帝王家”库藏中的艺术珍品,也是文人雅士的玩物。从唐代宫殿遗址以及上层官僚墓穴中出土的刻有“翰林”二字和刻有“盈”字铭的精细白瓷看,足以证明邢窑白瓷是尊为统治阶层烧制的高档产品。


    邢窑白瓷的产品以碗、盘、盒居多,瓶、壶类器物较少,这里所介绍的穿带壶,是邢窑中极为少见的制品。这种壶也称背壶,古代也叫做携壶,有嗽叭状口、外侈小口和花口等形制,都是由盘口穿带壶演变而来。壶系的制作也大同小异,有二系、四系或六系的多种。有的肩腹两边有沟槽,自肩至下腹或直接连到圈足,有的器物圈足两边有孔。制作穿带系、沟槽和足孔,是为了穿入绳索或皮带之用,便于在身上或马上携带奶、酒和水等液体饮料,这种穿带壶应当是当时适用于马上活动的贮藏器。


    就目前所知,穿带壶在北方边远地区制作较多,如磁州窑、定窑以及辽瓷中都有各种不同形制的穿带壶。由于这件穿带壶是早年出土的瓷器,在邢窑窑址发现之前只能属不明窑口之物。随着内丘和临城邢窑窑址的发现,穿带壶的产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