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民国贴花壶是在成型的素釉壶体表面,将绘印好的彩色图案,通过胶粘的方法,使其牢固地附着在壶体,以对器具

合肥红三环
民国贴花壶是在成型的素釉壶体表面,将绘印好的彩色图案,通过胶粘的方法,使其牢固地附着在壶体,以对器具起到一种点缀、装饰的效果。可以这样说,民国贴花壶既是现代版画形式在另类介质上的扩容与发展,也是早期彩色胶印技艺与陶瓷物件的结合。

  因纹饰层次感不强,易于磨损,制作工艺又相对简单,贴花瓷向来不为藏界人士看重,在古玩市场常被冷落。从技艺角度看,贴花瓷与传统的各种彩绘瓷、色釉瓷比较,既不雍容华贵,又非精雕细刻,说其为瓷苑里的“小阿弟”一点不过。可是值得人们探讨的是,贴花瓷器从清末民初出现,历时不过百年,档次又不高,但它没有萎缩消亡,相反包括景德镇在内的各大瓷厂迄今仍在大量生产,贴花瓷器仍能堂而皇之走进千家万户,尤其是广大农民与工薪阶层的家庭。笔者是近现代民间壶具业余爱好者,多年来日积月累,收藏民国贴花壶逾百把,对此也曾反复揣摩,其经久不衰似因如下优点。


  一、题材广泛。所见贴花壶题材,有神话传说类:如麒麟送子、嫦娥奔月、木兰出征,有典故野史类:如《三国演义》中的桃园结义、单刀赴会;有民俗民情类:如渔樵耕读、和靖咏梅:也有风光田园类:如西湖游舟、岳阳楼畔;还有花卉鸟兽类:如孔雀开屏、荷塘鸳鸯、佛手石榴等等。可以说,近现代民间壶具中的大宗题材在贴花壶中几乎都有反映。尽管贴花表现的装饰技法单一,但脍炙人口的题材同样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与美感的享受。


  二、贴近民情。向往美好,期盼幸福,是人类的天性。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招财进宝、延年益寿,是普通百姓与庄户人家喜闻乐见的主题。贴花纹饰有:一品富贵、和合二仙、福禄鸳鸯、山野牧歌、四喜齐来、四喜得利、瓶生五福、鹿鹤同春、幼学如漆、过海八仙、天长地久、吉星高照、鲜花盈门、缠枝双喜、松鹤延年、连年有余、玉堂春贵、喜上梅梢、金玉满堂等。贴花壶将这些吉祥内容表现得淋漓尽致。


  三、场景恢弘。贴花是通过线条的勾勒及其间的色彩平涂来表现画面主题,它不讲究同一色彩之间的自然过渡,也不渲染被表现事物的阴阳凹凸,苛求的瓷界人士认为这是它不受青睐的“缺陷”。然而它能够表现比较盛大、恢弘的场景。例如“光荣人家”喇叭壶,描绘花木兰胜利凯旋返回家乡的场面:骑着高头人马,众多将士簇拥随行,家乡父老喜迎,顽童天真好奇,绿树成萌,芳草蔽地,房屋隐现,好一幅细腻入微、气贯长虹的“班师图”。


  四、器型多姿。评价一件近现代民间壶具之优劣,人们通常会从形制、釉胎、题材、纹饰、工艺、制作与品相等多方面进行综合鉴赏。其自然轮廓的立体形态是显露风貌的第一看点。近现代民间壶具形制大致可分为4类,即仿生类、几何类、寓意类与其他类。贴花壶由于“后出山门”,在广泛吸受历史上各类成熟的优秀壶型基础上,得到了比较充分的张扬与延展。贴花壶型有苹果、橄榄、菩提、鸭梨、瓜棱、筒状、喇叭、提梁、大口、四方、八棱、莲台、开光、一手壶、寿桃面以及环形执、鸡冠执、桥钮、蜘蛛钮、蝌蚪钮和孔雀嘴、龙嘴等数十种。琳琅满目的各种壶型,让人折服。


  五、制易价廉。贴花壶的纹饰因系事先绘印制作批量出品,这为成品壶具的批量生产提供了可能。与其他彩绘瓷、色釉瓷相比,其相对低廉的成本与价格,符合了基层百姓的经济境况,满足了他们的日常生活需要,从中也得到了艺术的亨受与情感的陶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