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玉溪窑是云南烧制青花瓷器的主要窑口,其产品的主要种类是青花瓷。在装饰手法上主要以青花绘画为主,但由于

足球火
玉溪窑是云南烧制青花瓷器的主要窑口,其产品的主要种类是青花瓷。在装饰手法上主要以青花绘画为主,但由于吸收了南方窑口的一些工艺,其它的一些装饰手法仍然被采用,所以玉溪窑的装饰手法主要有青花绘画、青釉印花、青釉划花、贴花、剔刻青花、雕塑、酱釉色装饰等。装饰内容可谓丰富,这些不同的装饰手法或单独使用,或组合起来使用,创造了玉溪窑成熟的多样化的艺术魅力。

  一、青花绘画


  青花绘画是玉溪窑中数量最多,最具代表性的装饰手法。[它是用含氧化钴等矿石作为颜料,在瓷器的生胎上直接描绘图案纹饰,再施以透明釉,入室在高温下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绘,因釉下的钴料在高温下烧成后呈蓝色,故习惯上称其为“青花”,又因这种工艺的纹饰在釉层的下面,故又称“釉下彩青花”。


  青花是一种彩绘艺术,借鉴了中国传统水墨画的技法,采用饱蘸色料的毛笔直接在生胚上绘画,可以把丰富多彩的图案表现出来。或工笔,或写意,形成内涵丰富的艺术魅力,可以体现图案的线条之美,性质与中国画很接近,只是中国画画在纸上,而青花是画在瓷器上,并且是画在瓷器的釉下面,是一种独特的装饰方法。冯先铭先生在《中国陶瓷》一书中指出,成熟的青花应具备三个主要的要素:一、洁白的瓷胎和纯净的透明釉;二 、运用钴料产生蓝色的图案花纹;三、熟练掌握釉下彩绘的工艺技术。


  由于采用本地的原料进行烧制,玉溪窑的瓷胎呈现近白的青灰色,采用粗糖和石灰焙烧后的浆汁混合瓷土浆汁而成的石灰碱釉,导致釉面出现青中泛黄的效果,但具有一定的透明度;玉溪窑采用当地所产的钴料绘画,尽管由于淘洗不精,色调青中泛黑,泛灰,且略有晕散,但色调浓重,描绘的图案具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有水墨画的效果;玉溪窑的窑工熟练地掌握了釉下彩绘的工艺技术,所绘的纹饰有鱼藻纹、狮子绣球、缠枝花卉、折枝花卉等,题材涉及人物、动物、花卉等,可谓丰富多彩。绘画层次也很丰富,遍布器物全身,繁缛美丽,但各层纹饰往往用弦纹分隔,同时以弦纹的分隔突出纹饰。主题纹饰和辅助纹饰主次分明,构图严谨,布局合理有致,笔法或工或写,往往采用短笔涂抹,一笔点划,线条自然流畅,具有高超的绘画技巧。综合以上几点,表明玉溪窑已经具备了制作青花瓷器的条件,并且形成一种成熟的技术,从而使青花瓷器成为玉溪窑的主要产品,并作为云南青花瓷器的代表。


  二、青釉印花


  青釉印花装饰是玉溪窑中比较典型的装饰手法,具体做法是,在瓷器拉坯成形但又未干前,用有花纹图案的模具在其上印出花纹,然后施上青釉入窑烧制,形成独特的装饰效果。模具主要是用耐火的泥质灰陶、褐陶等制成。造型有的是方形,有的是圆筒形,模具的印制台面上采用阴刻的方法刻好图案花纹,转印到瓷器上以后,纹饰图案是凸在外面的,施上釉后凸凹不平,有明显的立体感,层次丰富。玉溪窑的印花技术比较成熟,从题材上看,有牡丹、菊花、西番莲、秋葵等花卉植物,还有狮子、神马等动物纹样,构图奇特,或绚丽多姿,或清爽宜人、简洁明快。由于印纹较深,形成层次丰富的特殊效果,这种印花的手法与龙泉窑十分接近,显然是受到了龙泉窑的影响。


  三、青釉划花


  玉溪窑的装饰方法之一。主要用在碗、盘上,工艺和印花很接近,在手工制坯成型后,晾至半干的时候,用竹、木等刀具在其中划出图案花纹,然后施上青釉进窑烧制。玉溪窑的划花工艺比较简单,图案也比较单调,划的线条主要有粗、细两种。粗线条很宽,很像用指甲划的宽度,这种宽线几乎都用于装饰碗的外壁,以碗的圈足为中心,向口沿划放射状的直线纹,比较密集地布满碗的外壁,似乎是一种简易菊瓣纹。细划纹在玉溪窑中则很普遍,常见的有四种,一种是向粗纹一样划在碗的外壁,所不同的是,细纹为双线,且每道双线之间空隔一定距离,一种是在碗外壁用单线划一圈莲瓣纹,一种是在碗、盘的内壁划一圈变形莲瓣纹,用双线,这是玉溪窑中最常见的划花图案,多数莲瓣均变形为螺旋形,有一种流动的美感,还有一种是在碗内壁划一束莲纹,粗简随意,对称分布一圈。划花工艺应当是受龙泉窑的影响,但技术粗简落后。


  四、贴花


  贴花也称“模印贴花”,在玉溪窑中有发现,但不多见,常装饰在罐身上,图案有人物、动物、植物等。其做法是先用模具印出装饰物件,或者用手工捏出成形的小物件,再把它们用泥浆粘贴在还未干的成型的坯件上,晾干后就粘成一体,然后罩上釉入窑焙烧。玉溪窑瓶类的各种耳,就是采用这个方法。罐的腹部贴有花卉、人物等装饰应该是受了当地的影响,在云南的很多的地方,宋元以来一直盛行火葬墓,而大量出土的未上釉的陶制火葬罐上都普遍采用了这种装饰,后来的玉溪窑瓷器贴花应该是沿用了这种工艺。


  五、雕塑


  瓷雕在玉溪窑中比较罕见。出土于玉溪市通海县西山脚墓葬的五件瓷雕人物是这其中的优秀代表。这组瓷俑一共五件,形态大致相同,每个人自然直立于一个圆饼形台座上,双手抱拳在胸,披发梳髻,身着圆领的长袍,袍下着裤,腰系有带,表情拘谨,敦厚,像一个温和而忠厚的仆人在主人面前洗耳恭听,等候差遣。人物身体各部位比例匀称准确,衣服的衣纹线条自然流畅,层次丰富,用笔硬朗,且每个人物的神、形皆能保持一致,几乎不差毫厘,体现了熟练的雕刻工艺和手法。瓷俑的头发、眼睛、眉毛、领口、衣袖、鞋子都加青花点染,具有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


  六、剔刻填青花


  在玉溪古窑出土的标本中仅见一件盘的残件,先用青花勾划出鱼藻纹的轮廓,然后用刻刀把花纹刻出来,再在所刻的图案上加绘青花,使鱼藻产生一种独特的视觉效果,层次丰富而有立体感,这种手法极其罕见。


  七、酱色釉装饰


  也有人称其为褐色釉,是采用一种酱、褐色的釉水装饰瓷器,是玉溪窑瓷器的一个品种。用酱色釉装饰的器物在玉溪窑中似乎是制作略显粗糙的一类器物,主要是罐类,玉壶春瓶也有。施釉较厚,流釉现象明显,加上器物上隐约的旋坯痕,产生一种斑澜、古朴、厚重的美,酱色釉瓷在青釉、青花衰退以后,生产的数量更多,一直沿续到现在。


  玉溪窑瓷器的装饰手法在实际的运用中,则多配合使用,有的在印花上加绘青花,称青花印花:先在未干器物的坯件上用摸具压印花纹,晾干后加绘青花图案,然后施上青釉入窑烧制,采用这种装饰的瓷器在视觉上层次更加分明,产生独特的艺术效果,但不多见。有专家认为这是玉溪窑由生产青釉印花瓷器发展到生产青花瓷器的过渡的证明。另外,划花和印花结合起来使用,也是玉溪窑中常见的装饰方法,许多青釉盘的盘心印有花卉纹,而内壁刻划变形莲瓣纹,美观大方,当然雕塑和青花结合使用也很普遍,青花在雕塑的某些关键部位点彩,更使雕塑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更具艺术感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