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界首彩陶”曾被学者称为“中国近现代四大彩陶之一”,其制作工艺和艺术特征,既蕴涵着丰厚的历史文化传统

英雄联盟官网抽奖
“界首彩陶”曾被学者称为“中国近现代四大彩陶之一”,其制作工艺和艺术特征,既蕴涵着丰厚的历史文化传统,又具有独特的地方特色,为美术、陶瓷、文物等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所关注。2005年,“界首彩陶”幸运地被安徽省推选为申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候选项目。

  界首彩陶的产区分布


  界首彩陶历史上主要分布在安徽颍河界首段南岸,散布于13个村子,因每个村子的村民大都以冶陶为生,并且村子均以陶窑为名,因此,俗称“十三窑”,即:卢窑、魏窑、后魏窑、计窑、前计窑、朱窑、尹窑、高窑、盆张窑、田窑、沈张窑、韩窑、王窑,现属安徽省界首市田营镇管辖。1958年,界首在颍河北岸顺河路组建的工艺陶瓷厂,现为彩陶的主要生产地。


  界首彩陶的历史渊源


  界首位于安徽省西北部豫皖交界处,淮河的重要支流颍河穿境而过。因地处中原要冲,人杰地灵。这里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同时也是中原文化与江淮文化相互交流的门径,从而使当地的民间文化呈现出多元性。


  界首彩陶工艺起源的年代并无明确的文字记载。在1999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的淮北柳孜古运河遗址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界首彩陶片和部分剔花彩陶完整器,尤其是在一眼宋代井中发现的界首刻花三彩陶片(图3),为我们研究界首彩陶的始烧年代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在徐州明城遗址也出土了界首彩陶器物及残片。通过这些发现,可以推断界首彩陶的制作工艺最晚出现在宋代。另外,据《中国历史地图集·隋唐部分》,在颍河的发源地嵩山以北不足百里,便是唐三彩三大产地之一的巩县,而水运又一直是古代运输的重要方式,因此可以推断,界首彩陶工艺的发展很有可能是通过颍河直接或间接受到了唐代的三彩工艺的影响。


  界首彩陶采用的陶土是取自当地的黄胶泥,窑工又称之为“黄河淤”,即黄河泛滥后沉积下来的黄色粘土。据《元史·河渠志》记载:黄河泛滥影响颍河是在元仁宗延佑年间(1314—1320年)。当地窑工介绍,黄胶泥又有大、小胶泥之分,黄河泛滥之前的粘土称为小胶泥,其性硬,只能做盆、盘、盏等造型简单的陶器;黄河泛滥以后波及到的地方,沉积的粘土称为大胶泥,其性软,可塑性较强,能制作造型较为复杂的陶器。元代以后,界首彩陶吸收了当地比较盛行的木版年画和剪纸贴花的装饰技法和纹饰内容,出现了刻画、剔花工艺,初步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艺术风格。在清晚期至民国时期,界首彩陶在继承前期制陶技艺的基础上,又受到当时戏曲艺术的影响,纹饰内容更加丰富多彩,除了花鸟鱼虫外,出现了大量以传统剧目为题材的人物场景画,刻划、剔花装饰工艺更为普遍。建国初期,界首彩陶得到政府的关心和支持,著名窑工卢山义、卢山志被送往中央美院华东分院群众艺术研究班学习,使得他们的绘画、制坯水平得到很大提高。1954年,卢山义先生组建了陶器生产合作社,1958年改名为界首工艺陶瓷厂。1954年,苏联东方艺术博物馆《造型艺术》刊登了卢山义先生制作的三彩“刀马人”酒坛的照片,在国际上反响很大,东欧地区的一些国家争相收藏其作品,卢山义先生也被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评为全国优秀民间艺人,与紫砂艺人顾景舟等大师齐名。“文革”后期至20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文化艺术重获新生,界首彩陶也迎来了一个艺术的春天。界首工艺陶瓷厂在著名工艺美术家韩美林先生的指导下,研制出硅硼系列彩釉,如乌金釉、金砂釉、孔雀蓝釉、玫瑰红釉等,代替了原来的铅釉,同时把陶器由低温型转为高温型(窑温达1000度c左右),胎釉结合较前更为紧密,彩釉更加艳美,产品远销东欧、美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卢山义先生的“三彩刻花缸”还于1984年获轻工部中国工艺美术品百花奖优质产品奖。


  如今,界首三彩刻划陶已集中在界首市工艺陶瓷厂统一生产,而原产地田营镇的“十三窑”只有少数的村子还在烧制,并且多以单色的日常生活用器为主。


  界首彩陶的制作工艺


  界首彩陶所用胎土系本地盛产的黄胶泥,用此土制作的陶胎,质地细密。在刻划工艺上,界首彩陶吸收了民间剪纸、木版年画的艺术风格,为了适应这种风格的需要,必须在胎面上施以两层化妆土(其中能产生赭色即绛红釉色的粉色化妆土为本地所独有),这样才能在刻划过程中表现出赭黄或赭白两种基本色彩对比。在刻划题材上,除以生活中的花鸟鱼虫为创作对象外,还着重吸取了传统戏剧中的艺术元素,以一幕幕场景的形式加以表现,其中以卢山义的“刀马人”最具代表性。


  界首彩陶的制作工序:


  1.练泥:陶土经过精选、粉碎、水中浸泡后,手工搅拌成均匀、柔软、细腻的胎泥。然后揉泥,经过多遍揉和,使之稀稠适度、软硬适中。


  2.制坯:置于成型轮上进行手工拉坯成型,然后放在通风处阴干,并经常用木制拍底板拍打胎底,防止鼓起。待胎体半干时,再进行修整,修至胎体圆整表面光滑为止。


  3.刻划:胎制成后,先分两次施粉、白两色化妆土(粉色在下,白色在上),再用竹签刻划出花纹,然后用刮刀剔去花纹以外的部分,露出第一层化妆土,作为花纹地子(有的补填彩釉),第二层为花纹纹饰。


  4.烧制:待刻划完毕后,陶器就可以入窑烧制了。装窑前要先用小火去除窑内的潮气,方法是在炉膛内从下至上依次放上麦秸秆、树枝和煤,点燃,直烧到烟囱口不冒烟,则说明潮气已排完。因为界首陶器是釉陶,其烧制过程要分为两个阶段,即素烧和釉烧。


  素烧出窑后是砖红色的刻花陶,其烧制温度一般最高达700—800℃。素烧后的陶器挂釉后才进行釉烧。一般在含铅釉料中要加石英粉,以增加釉面的亮度。因石英粉的主要原料是二氧化硅,所以界首彩陶的釉也称硅铅釉;另外还要加一些粉土,以增加器壁和釉料的结合度,防止“飞铅”,然后晾一至两小时后就可以釉烧了。入窑后每件陶器都要罩上陶制的匣钵,防止土窑中的煤烟杂质污染了器物表面。釉烧用火由小至大,逐渐加温两天两夜,最高烧制温度可达到1000—1050℃。上面提到的“粉土”,是挂在泥坯表面的一层灰色粉状土,它和“白土”都起“陶衣”的作用,即增力口釉料和泥坯的结合力,使釉料不至于在烧制过程中剥落,并填补坯体的气孔、凹点和其他瑕疵,掩盖胎体的不良呈色等等。“白土”较“粉土”质地更加细腻,烧出后呈浅黄色,而“粉土”加石英粉烧出后呈绛红色,因此,经刻花剔地后烧制而成的界首陶器就具有了“红地白花”的独特风格。


  界首彩陶的艺术特征


  界首彩陶工艺长期浸淫于淮北地区原汁原味的民风民俗之中,经过不断的发展演变,形成了“器形古朴厚重,刻划简洁生动,釉色流光溢彩,兼具艺术和实用功能”的基本艺术特征。


  器型古朴厚重。界首彩陶采用的陶土是取自当地的黄河泛滥后沉积下来的黄色粘土,其性软,可塑性较强,烧制出的陶器胎质细腻,胎体厚重。在器形上吸取了青铜器、瓷器的造型,更显古朴。


  刻划简洁生动。在创作题材方面,清代以前多以花草鱼虫为主,清代中晚期出现了以传统戏曲人物为主题的内容。在工艺上,吸取了乡土气息浓厚的当地民间剪纸和木版年画的艺术风格,运用了模印、刻画、剔花和彩绘等工艺,画面生动传神。


  釉色流光溢彩。界首彩陶在着釉方面吸取、借鉴了唐三彩的工艺风格,在一层透明铅釉上稍稍地淋上几滴彩釉,经烘烧后局部流淌交融,产生浮云入梦般的艺术效果。界首彩陶的着色剂用料也比较独特,除了以铜和铁为着色剂主料外,还加入了石英粉。石英粉在烧制过程中与化妆粉土发生反应,使主体釉色呈现绛红色,与白色化妆土对比,形成了界首彩陶“红地白花”的独特风格。


  兼具艺术和实用功能。界首彩陶艺人主要受民风民俗的影响,以身边的万事万物为创作题材。在创作中更注重取其神意,而不拘泥于外形。比如在“十三窑”比较流行的三彩刻划鱼盆,注入水后,在水波的荡漾之中,盆里刻划的鱼像活了一样在水草中游动,难怪颍河两岸流传着“鱼盆圆又圆,出在沙河(颍河在界首的俗称)南,有人买了去,富贵万万年”的民谣。从中也可以看出界首彩陶在艺术表现上,迎合了老百姓追求富贵吉祥的心理。在实用功能方面,界首彩陶的器形多为圆腹外鼓,且内外施釉,适合于老百姓作日常盛储器皿之用。这种艺术和实用功能的结合,也反映出淮北劳动人民在日常生活中,对艺术之美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