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宋 粉青釉窑变红斑碗颜色釉瓷是用各种金属氧化物为呈色剂配制成釉料,在适当的温度和火焰气氛中烧成的,其

大大与足球


宋 粉青釉窑变红斑碗


  颜色釉瓷是用各种金属氧化物为呈色剂配制成釉料,在适当的温度和火焰气氛中烧成的,其色彩丰富,釉面晶莹明丽,光彩照人,世人赞誉为“人造宝石”。其中有一些颜色釉烧成时,在窑内高温下偶发各种变化,意外出现五彩琼霞般的釉色,人们通称为“窑变”釉。


  奇异的“窑变”釉


  古代文人笔下的“窑变” 古人对颜色釉呈色原理缺乏科学的分析和认识。宋代周辉《清波杂志》最早记述景德镇瓷器有“窑变”,云:“饶州景德镇,陶器所自出。于大观(1107~1110年)间,窑变色红如朱砂,谓荧惑躔(chn)度临照而然(意思是:窑变是火星运行时在天空照耀而产生的),物反常为妖,窑户亟碎之。时有玉牒防御使仲戢,年八十余,居于饶,得数种出以相视,云,比之定州红瓷尤鲜明。”周辉是词人周邦彦之子,绍兴中,寓杭州清波门,记述宋代人文杂事,此则记事所述景德镇的窑变红釉瓷“红如朱砂”,令人十分怀疑。因为迄今为止,在传世物和考古发掘中,都没有实物资料证实在宋代景德镇烧制过高温红釉瓷。


  明代曹昭《格古要论》之“吉州窑”(后增)条:“相传云:‘宋文丞相过此窑,变成玉,遂不烧焉’。”人们崇敬文天祥高尚的品质和民族精神,以至于谓其路过窑前,烧瓷也能变成玉,就更不可信了。清代梁同书《古窑器考》之“火候窑变”一章中云:“至若出器时有窑变,非人力所致。官、哥二窑于本色釉外变或黄、或红紫状,类蝴蝶、禽、鱼、鳞、豹,肖形可爱。火之幻化,时或有之。”窑变出现的不可名状的花纹,任凭观赏者想象。梁氏接下又云:“《春渚纪闻》载,万延之赴铨都下,铜禁严甚。以十钱市瓦缶沃面。既倾,有余水留缶,时寒凝冰,视之,桃花一枝也。明日,成双头牡丹。次日,又成水村竹屋,断鸿翘鹭满缶,宛似寒林图画。因以白金为护什袭而藏,遇寒则约客以赏之。此窑变之至幻者。”窑变是化学反应,水凝成冰是物理现象,两者不会自然转化,记述怪诞不经,显然是对“窑变”的误解。